[D.G]鏡花水月 05 帝拉


  感覺到臉頰上略低的溫度,以及帶點彈性卻又柔軟的觸感,讓男人疑惑的顫了顫眼簾,視野由一道細線轉為廣闊,最後映入琥珀的是男人在意許久的清秀臉蛋。

  男人先是頓了頓,記得他不是坐在沙發上無聊的轉著電視?難不成坐著坐著就睡著了?

  …怎麼覺得這景象還挺可笑的。

  「醒啦?」拉比給了男人調皮的笑,更讓男人不由自主的挑起一邊的眉。

  似乎和上次見面的感覺不太一樣。

  即使察覺到少年些微的轉變,帝奇也只是裝作不知,打趣的和對方攀談起來。

  「不曉得剛剛是誰在我臉上摸來摸去的喔?小兔子~你想摸就直說嘛,何必這麼偷偷摸摸呢?」男人還刻意加重了後頭摸摸兩字的語氣。

  牽起一抹邪惡的弧度,男人坐起身,大力的弄亂橘紅的髮絲。

  「哼,你要我摸我還不希罕,還有不要隨便弄亂人的頭髮啦!」生氣的將帝奇推開,拉比甩了甩頭,很快的又恢復平常滑順的樣子,讓帝奇感嘆是哪家的洗髮精效果如此好,竟然可以在瞬間甩一甩就恢復,拿出去賣肯定很暢銷

  「好好好~」男人的饒富趣味的勾起一抹笑。

  拉比即使看不見對方此時此刻的面貌,卻沒由來的就是明白現在帝奇的表情一定很欠扁,還是那種隨時會做出讓自己火大的欠揍表情

  果不其然,在最後一聲好字落下,某人的頭又慘遭狼手肆虐

  「你你你!弟兄們!上啊,給我咬死他───!」

  氣的拉比白皙的臉頰都染上了紅暈,可愛的讓帝奇很想一把將人抱在懷裡,可惜某大叔沒那份福氣多欣賞幾秒,正疑惑人兒口中的弟兄們到底是打哪來的,不下一秒,帝奇就見識到拉比所謂的弟兄們是何方神聖了───

  自少年後方衝出一大群動物,有羚羊啦、狗啦、貓啦、猴子啦、老鷹啦,更有一堆是對動物沒啥研究的帝奇也說不出名字來的生物,總之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應有盡有,他好像還看到了貓科中最具權威的動物。

  沒時間去思考這群動物是打哪冒出來的,只見那一群莫名其妙的動物很有威嚇感的朝自己狂奔而來

  靠,這不跑等著被咬死嗎?是說在被咬死之前好像會先被亂腳踩死───

  或許是一時過於驚訝,讓帝奇霎時也忘了自己身在夢中,不管怎樣都死不到他的本尊,就開始沒命的跑給後面一群動物追,回頭還不忘丟下一句。

  「小兔子,你太狠了吧────會死人的啊啊───!」

  「放心,我可以幫你火葬。」少年很沒良心的回到。

  「咦───我比較喜歡土葬

  男人最後的尾音漸漸變小,動物們紛紛很有默契的避過拉比直朝他們的獵物追去。

  帝奇並沒有瞧見,也沒那個命停下來,少年從頭到尾都帶著的笑意消失的那瞬間,冉冉溢出的壓抑與悲傷。




  某大叔氣喘吁吁的倒在草地上,很沒形象的扯開胸口的衣領。「我我不行了───

  「知道錯了?」少年居高臨下的望著男人,接著就看見一個大男人像個孩子一樣慢慢的滾到草地與湖面的邊緣處,只可惜拉比沒辦法看見那好笑的模樣,只是能感受到身旁的人似乎是移動到快接近岸緣。

  稍微推算一下也能知道男人是用滾的過去,讓拉比疑惑的踢了踢帝奇。

  「喂!怎麼沒反應?」不是吧,嚇嚇他而已就不行了?

  而某人還是沒有動靜,像條死魚一樣的癱在那。

  終於還是心軟的蹲下身子,拉比帶著三分憂心七分懷疑的推了推帝奇。

  「你還活著嗎?」

  豈料下一瞬,拉比只覺身軀一傾,接著就被男人給摟進懷裡,突如其來的溫暖讓拉比嚇了一跳,接著掙扎起來。

  「嘿嘿!抓到你了!」

  「你!放開我,你這死變態───!」他就知道這傢伙不安好心、不安好心啊啊!

  ───自己竟然還上當真是該檢討。

  內心更是因為接觸到人體的溫度以及許久不曾聽聞的心跳聲動盪不已,鼻間甚至能聞得淡淡的菸草味

  腦海深處的回憶瞬間決堤一般的湧上心頭,可惜將人摟在懷中的帝奇沒法瞧見隱隱攏起的眉頭,只是任憑少年掙扎也不肯放手。

  壓抑了內心的情緒,拉比很快的恢復了該有的樣子。

  「放開我!你這不要臉的傢伙!」

  「咦!?等等,小兔子你再動的話────

  隨後是響亮的落水聲

  落水的瞬間,一個畫面就這樣閃過帝奇的腦海,那是之前夢裡少年哭得傷心欲絕的模樣

  心,跟著泛疼。

  隨後帝奇反應相當快的一把攬住少年,雖然拉比不可能會在裡頭淹死,但他並沒有拒絕帝奇將自己帶上水面的舉動。

  「噗哈!」

  竄出水面,男人不是責備少年方才讓他們落水的行為,而是關心拉比的狀況。

  「怎樣?沒事吧?」

  「沒事,不曉得是誰害我落水的喔?」沒好氣的瞥了帝奇一眼,即便雙眸矇著繃帶,帝奇就是知道少年正在瞪他。

  男人只是笑笑,接著爬上岸,順手的拉起準備上岸的少年,親暱的撫去沁濕而黏貼在臉頰的橘髮,露出同樣濕漉的蹦帶。

  昏黃的眸歛了起來,讓人無法解讀其中的思緒。

  「正是我,我真是太榮幸了。」

  「還榮幸咧」拉比覺得這樣下去他會先氣急攻心身亡

  接著是短暫的沉默,而對於突如其來的寂靜兩人只是靜靜的佇立,拉比低著頭,而帝奇則是凝神的望著少年的臉龐。

  「可以告訴我,你的眼睛能看見嗎?」

  拉比搖搖頭。「不能,但是我可以感覺到週遭的事物,所以不礙事的。」

  聽到最後那句話,不知怎地帝奇就升起一股無名火。

  那種對於自己的一切都無關緊要的口吻,使得帝奇很惱怒。

  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在不爽什麼,但是,他就是不喜歡小兔子說出這種話,彷彿他自己的存在根本可有可無,甚至受傷也無關痛癢。

  「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有別於先前的玩笑語氣,帶點冷意的語調有著不容反抗的味道。

  拉比有些不解的偏了偏腦袋。

  他竟然在生氣。

  他該對帝奇對自己的重視感到開心才對,畢竟這也代表自己很有可能已經在對方的內心占下一席之地,距離讓對方迷戀上自己的一步又更近了些。

  可又為什麼心坎卻浮上點點的酸澀?

  「哪種話?」將情緒掩飾的很完美,拉比回的很是疑惑,但是帝奇知道小兔子明白他指的是什麼,只是將雙手放在少年的眼窩旁。

  「那種對自己的一切都無所謂的話不要再說。」

  少年勾起一抹有些嘲諷的笑。「是無所謂,因為那是事實。」

  繃帶後的綠眸閃過點點光芒。「你不過是第二次見到我,何必這麼在乎我呢?」

  拉比在確認。

  確認帝奇是否已───

  似乎是問到了帝奇自己也不明白的地方,男人牽起一抹無奈的笑。

  「是啊為什麼呢

  接著一把將纖細的身軀帶進懷中,意外的,這次拉比沒有掙扎。

  「為什麼從沒在乎過任何事情的我,會如此在乎你呢」彷彿在說今天天氣多好之類的平常語調,帝奇淡淡的道。




  當下,拉比要的答案已呼之欲出……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驅魔 緹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