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乘船請小心腳邊 下 志摩燐/ALL燐


  就在志摩意識即將遠離時,因為下沉的關係臉頰剛好貼到了奧村彈性頗佳的屁股上,色氣模式頓時開啟,本來因為掙扎過度脫力的身體頓時又湧現無數精力
───憑著最後的力氣奮力一搏───死命的抓住浮在一旁奧村老師的泳褲。
  
  他都還沒有欣賞完泳裝姊姊,也還沒有摸到奧村光溜溜的身軀───豈能在這裡結束生命!

  ───就是死也要拖著奧村老師一起!
  
  看來那兩腳間接也給了志摩很大的生存動力。
  
  「……請放手!我沒有辦法一次救兩個人!」可惜不論雪男怎麼扯怎麼捏,志摩的手就像黏在泳褲上,巴不開。
  
  兩人正扯得難分難扯,勝呂突然指著雪男身後緊張的大喊:「奧村老師!後面!後面!」
  
  「咦?」
  
  下半身正在海裡和志摩做拉鋸戰的雪男疑惑的回頭,只見修拉手中的船以驚人的氣勢失控的朝他們衝過來。
  
  「閃開閃開───!」修拉一面奪回船的主控權一面嚷著。
  
  藉著奧村老師的泳褲作為施力點,好不容易重獲氧氣的志摩還來不及慶幸,看見衝撞過來的船體,嚇得下垂眼都快瞠成了鳳眼。
  
  所幸,有了第一次教訓後,志摩當機立斷的吸了一大口氣再度沒入海中,手中還抱著哥哥的雪男縱使想躲也沒地方躲,只好勉強側身盡量離船身遠一點,並且能游多遠就游多遠───以身軀保全哥哥的安危───最後沒意外的壯烈犧牲。
  
  「啊啊~~~真是受不了!」勝呂鬱悶的大吼一聲,跟著加入救援行列。
  
  「志、志摩!接住!」不知從哪裡找來救生圈的詩惠美用力一扔,正巧探出水面的志摩只見一抹陰影壟罩過來,不偏不倚的以臉部正面接下,才剛浮上來沒多久又可憐地沉下去。
  
  臨、臨死前還能看見詩惠美傲人的上圍,甚至還感受過奧村屁股的柔軟他死也瞑目了───
  
  詩惠美慌張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好不容易控制好帆船的修拉一臉糟糕的搔了搔臉,已經游到三人沉屍海面的勝呂深深吸了一口氣,潛下去先拉上了最先失去意識的奧村,把人安置到船上,再游回去重複同樣的動作撈起其他兩人,頓時勝呂在驅魔塾中的地位大大提升。
  
  果然關鍵時刻就只有勝呂靠得住───哥哥永遠擺第一的雪男只有在哥哥以外的事情靠得住而已。
  
  最後一個被勝呂弄上船的志摩,在前者把人扔到船上的時候就醒了───他只是一時痛得受不了,眼前一黑沉了下去而已───瞥見一旁昏迷的奧村兄弟緊張的問勝呂:「少、少爺!奧村沒事吧?」
  
  連續游了三趟對於每天都習慣晨跑的勝呂根本沒什麼大不了,伸手探了一下燐的脈搏,朝志摩道:「你還記得學校教得CPR怎麼做吧?───奧村老師就交給你了!」
  
  語畢,勝呂捏住燐的鼻子,抬高前者的下顎暢通呼吸道,在志摩無比扼腕的眼神下準確又紮實的口對口送了一口氣進去───然後開始做起心肺復甦術。
  
  少、少爺───我很想跟你說我們能不能互相換個對象……。可惜來不及了,發現志摩還呆愣在那裡勝呂不悅的大聲催促:「你還發什麼呆?快做!」
  
  骨子裡下意識的接下勝呂的命令,「是、是!」
  
  然後百般不願的滾動了喉嚨,看著一臉安祥實際上根本是殺人於無形的奧村老師,即使志摩內心有千百個不願意在少爺的眼刀下也得硬著頭皮上。
  
  ───為什麼不是奧村呢?雖然都姓奧村但是兩者的差別根本是天差地遠啊───這邊是地獄那邊是天堂。
  
  志摩深深覺得今天出門真該看黃曆的。
  
  酒紅的眸瞪著雪男的臉,內心正在天人交戰,眼看勝呂又要罵人這才趕緊照著學校教過的標準流程,抬起雪男的下顎捏緊自己的鼻子,一副豁出去的模樣慢慢接近雪男的臉。
  
  正巧在做胸外按壓的勝呂見狀頭冒青筋的罵:「你捏自己的鼻子幹麻!要捏奧村老師的啦!」
  
  再拖下去他覺得奧村老師會先因為腦部缺氧而英年早逝。
  
  罵完,再度度了一口氣給奧村,口對口幾乎是貼緊讓勝呂不知怎地心跳有些加快,暗自在內心嘀咕。
  
  奧、奧村這傢伙……看不出來嘴唇竟然這麼軟,明明就不是女生!而且還有一種───該死的魷魚味。
  
  可惡這個麻煩的笨蛋!快點醒來!
  
  不曉得是不是勝呂的咒罵見效,當前者準備第二輪循環時奧村陡然咳了起來,嘴裡溢出了多餘的海水,一副快要虛脫的睜開眼。
  
  「唔…...勝呂……?」
  
  「喂,你還好吧?」深怕對方又昏過去,勝呂又拍了拍奧村的面頰。
  
  發現自己得救的奧村,而且還是被勝呂搭救的,內心不免對勝呂的印象好上了幾分,扯出一抹虛弱卻又燦爛的笑靨,「沒想到……你的雞冠頭放下來、還挺帥的耶……
  
  勝呂拍著奧村的手頓時定格,然後修拉眼睜睜看著勝呂的臉刷的一聲紅得和蝦子有得比。
  
  「吵、吵死了!我本來就很帥了不用你提醒!」奧村這小子是被海水嗆昏了不成?還有聽見這種話自己明明應該要感到火大才是───的確挺火大的沒錯──只是沒有像之前一樣氣得想揍死這傢伙。
  
  ───而且,莫名有一種……奧村那種傻傻的笑還挺可愛的感覺。
  
  被自己的想法徹底震驚的勝呂拼命在內心否認。奧村的笨蛋絕對會由口水傳染!不然他剛才怎麼會有那種荒繆的想法!?
  
  想起剛才自己某一個層面上也算是和奧村接吻,儘管是不得已的───但還是吻了───然後惱羞成怒的用手背捂著嘴嚷嚷:「你是白痴嗎?救人結果自己也掉下去!真是太遜了!」
  
  「你、你說什麼!你這個掃把頭!」虧他剛才還覺得勝呂有那麼一點討人喜歡,搞不好是因為喝太多海水產生的錯覺。
  
  「什麼掃把頭!早知道剛剛就讓你溺死算了!」
  
  ───果然這傢伙,還是很讓人火大啊!
  
  這是兩人此時的心聲。
  
  那邊莫名對峙了起來,另一旁的志摩從剛才到現在則是拼命催眠自己他現在要做CPR的人是奧村,不是奧村老師,是奧村,不是奧村老師、是奧村,───對、就是奧村!
  
  然後直接忽略的雪男臉上的三顆痣,相似度更是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頓時讓志摩幹勁十足的捏住雪男的鼻子,壓下下顎將嘴覆了上去……就在志摩準備度氣的瞬間───一雙模糊的藍眸一點一滴地出現在志摩的視野中,由最初的模糊轉為清晰,清晰後又變成驚愕,最後以足以殺死人的眼神收場。
  
  「……!」
  
  「───!」
  
  雪男醒的同時,志摩也徹底清醒。
  
  ───他的奧村眼神才沒有這麼恐怖!
  
  嚇得臉色發青的志摩火速離開,比手畫腳的解釋:「這、這是為了幫奧村老師做CPR!放心我對老師絕對沒有任何一點非分之想,除了把老師想成是奧村以外我什麼也沒想真的!」
  
  混亂中,志摩一股腦地也把內心話脫口而出。
  
  只見雪男黑著臉,變魔術一般的掏出一把黑槍───明明只穿著一件泳褲也不知從哪拔出來的───抵在志摩解釋的嘴裡。
  
  然後,露出了眾人再熟悉不過的職業用笑容,「子彈跟跳海,你喜歡哪一個?」
  
  ……他可以選擇搭另外一艘船嗎?
  
  ───從響亮的落水聲看來,恐怕是不行。
  
  
  
  在那之後,雪男拼命刷牙且特地買了一灌漱口水(家庭用),在燐驚愕的表情下於短短幾分鐘內漱掉一整灌,加上之前整整刷了───具燐的統計應該是十八次───的牙才肯罷休。
  
  而勝呂則是有一段時間看到和魷魚有關的料理就會莫名奇妙的臉紅,在子貓丸一臉納悶下硬著頭皮火速解決,然後拼命在內心咒罵始作俑者。
  
  ───至於志摩呢?
  
  回來後便很可憐的攤死在床上───與感冒爭鬥著,嘴裡還不停呻吟:「救、救救我……唔唔……
  
  與其說是感冒更像是做惡夢被惡鬼追殺那樣。
  
  這趟帆船之行,每個人都收穫良多啊。
  
  
  
  Fin.
  
  
  
  ****
  最倒楣的還是志摩XDDDD
  好可憐啊..不過有貼到奧村的屁屁應該死而無憾了。
  其實最後撈到好處的是勝呂和修拉(因為修拉在旁邊看戲看得很開心((
  
  感謝點閱、投票、禮物
  
  2011/09/24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志摩燐 ALL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