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孩子氣的一面 雪燐

  
  雪男崩有,慎()
  『』內為小黑講的話。
  
  ****
  
  今天,難得奧村雪男沒有任務,驅魔塾的授課也只到上午,中午隨便找個地方───沒有那些讓他困擾的女學生───吃完哥哥替他準備的愛心便當,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將下次授課的教材整理完畢後,便早早回到宿舍,畢竟任務報告還是用電腦打比較方便。

  一開門,沒有意外的看見自家哥哥趴在書桌上,不同的是今天沒有像隻死魚一樣癱在上頭,而是拿著不知幾時買來的逗貓棒和小黑玩耍著。
  
  「我回來了。」
  
  注意到弟弟的歸來,燐停下手中的動作,扯出一抹雪男相當喜歡的笑,開心的道:「哦!你回來啦?今天真早啊!」
  
  「喵──
  『雪男你回來啦!』
  
  結果顧著抬頭和雪男打招呼的小黑,白色的前腳就這麼拍到了燐的臉上,不重不輕的力道恰好將燐的笑臉給擠到變形,卻不至於到疼痛的地步。
  
  「───唔噗!小黑!那是我的臉啦!」
  
  「喵────
  『燐的臉都變形了!好好笑!』
  
  「啊───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對不對!看我的逗貓棒攻擊───!」
  
  「喵嗚!」
  『唔~~燐好狡猾!』受不了啦!好想抓!
  
  儘管身為惡魔,體內多數還保有貓本能的小黑難以控制的伸出小爪子,不停地追著左右擺動的逗貓棒,一雙貓眼興奮的瞠得圓滾滾的,似乎相當開心。
  
  「誰才狡猾啊?看招───!這是你剛剛偷襲我的報復哼哼哼───」耍著逗貓棒的奧村燐笑得頗為囂張。
  
  鏡片後淡藍色的眸瞥見小黑的爪子拍上哥哥的臉頰時機不可察地瞇了下,似乎是有些不悅。
  
  哥哥難得的笑臉就這樣被小黑給毀了,真是可惜。
  
  默默解下黑色外衣掛在衣架上,然後坐到書桌前,瞥了玩得不亦樂乎的一貓一人一眼,內心有種說不清的情緒開始蔓延。
  
  ───總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煩躁?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皺眉,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鏡。

  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自己。
  
  打開電腦,開始舞動雙手撰寫例行性的任務報告,鏡片雖然反射著螢幕的畫面,後方的眸卻不時朝一旁的方向飄了過去。
  
  哥哥正一手支著下顎,開心的逗著小黑玩,好不容易壓到逗貓棒的小黑開心極了,眼看著逗貓棒就要被抽走,小黑連忙伸出前爪勾住哥哥的指頭阻止,結果非但沒阻止成功,反倒還被哥哥整個抬了起來,兩隻貓爪子掛在哥哥的手指上,身軀在半空搖阿搖的。
  
  「哈哈哈───被我抓到了!」
  
  「喵────
  『是我抓到燐才對!』
  
  「說什麼傻話!明明是我!」然後改將小黑摟到了懷裡故意大力磨蹭起來,癢得小黑邊叫邊掙扎。
  
  只是明明是一個欺負另一個的畫面,映到了奧村雪男的兩個鏡片上卻變成了兩個傢伙相親相愛磨蹭臉頰的畫面───還是清晰放大版的那種。
  
  ……就連自己都很少有機會能抱住哥哥,小黑卻那麼簡單的就被哥哥抱在懷中,甚至還你儂我儂的磨蹭起來───
  
  黑框眼鏡後的眸已經有些不滿的歛了起來了。
  
  當雪男看見小黑報復性的在哥哥臉上拼命舔舐的模樣後───其中有幾下甚至還是落在哥哥柔軟的唇邊───鏡片啪的一聲出現了裂痕,本來打字速度就已經減緩的手更是硬生生地定格。
  
  他可是只有在半夜三更趁著哥哥睡得不醒人事的時候才可能親到哥哥的唇,小黑竟然隨便舔就能舔到真是太不公平了───
  
  食指帶著強烈怨懟朝鍵盤上重重一壓,突然,電腦猛地出現一聲警示音,拉回了雪男幾乎瀕臨爆走的理智,反光的鏡片清楚地映著螢幕中跳出來的提醒視窗。
  
  『資料已刪除完畢。』
  
  「啊……
  
  他的任務報告還沒建檔。
  
  「……
  
  「怎麼了?」聽見自家弟弟的驚呼,燐停下磨蹭的動作轉頭疑惑的問。
  
  「沒事,與其擔心我哥哥不如先做好下次測驗的準備,───我可不想又被你的成績給弄到胃疼。」
  
  將龜裂的眼鏡拿下,拉開抽屜換上了備用的眼鏡,又默默的開始重頭打起報告。
  
  「哎呀~那種東西只要上課認真聽根本不用讀嘛!」
  
  「對於在我課堂上都能打瞌睡的傢伙,我實在是不相信其他課程可以認真到哪裡去。」
  
  「什、什麼嘛!別看我這樣我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講不過自家弟弟乾脆轉移話題。
  
  雪男停下手中的動作,推了推眼鏡一臉鄙視的瞅了某人手中的逗貓棒一眼───基於內心不平衡的怨念───然後再將目光放回了一臉不服氣的哥哥身上。
  
  「我一點都不覺得手裡拿著逗貓棒的哥哥,和正在打任務報告的我相較之下可以忙到哪去。」
  
  雪男瞥向逗貓棒的眼神看在燐的眼裡就好像在說「拿逗貓棒玩的行為蠢到極點」,氣得燐豎起尾巴將小黑撈到肩上,指著對方回嗆:「雪男你這傢伙───我跟小黑玩礙到你啦!?哼!小黑我們走!免得在這裡又被滿臉痣的傢伙說教!」
  
  皺眉,有些不滿的問:「哥哥,你要去哪裡?」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去一個沒有眼鏡男會管的地方和小黑盡───情的玩!」末了還幼稚的拉下眼皮朝弟弟吐了舌頭。
  
  手一拉燐開門就要走人,豈料雪男一個箭步,啪的一聲掌心直接壓到了門上,嚇得趴在燐肩上的小黑毛頓時都豎了起來,然後強硬的關上已經被燐開了一個縫的門。
  
  「你幹麻啊雪男!」回頭就想罵弟弟令人火大的動作,感覺到後頸突然增加的重量,到了嘴邊的怒罵逐漸轉成不太開心的直述句。
  
  「……你這樣我出不去。」
  
  其實以燐的力氣要強行闖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身後增加的重量讓他不願意、也不忍心這麼做。
  
  那種感覺就好像小時後的雪男不希望自己離開,而緊緊抓住自己的感覺───帶著濃濃的不捨。
  
  儘管現在只是一個很輕的倚靠,但是他就是知道雪男沒有說出口的挽留,要他強行開門出去就像要他甩開那雙邊哭邊捉住自己的小手一樣困難。
  
  雖然現在的雪男變得很不可愛、也很令人火大,但不管怎樣終究是他的弟弟───他唯一的寶貝弟弟。
  
  燐歎了口氣。果然當哥哥的始終敵不過弟弟啊!
  
  「我不會出去的,所以你可以把手收回去了。」
  
  難得的,哥哥的嗓音帶著他許久未聞的無奈───那種敗給弟弟任性行為的無可奈何───以及絲絲的寵溺。
  
  兩人沉默了半迥,雪男還是沒收回抵在門邊的手。
  
  什麼啊……結果雪男還是不相信他的話嘛!都已經跟他講不會出去了竟然還壓著門!
  
  「你今天很奇怪喔!」側頭,望著自家弟弟的腦袋瓜,距離近的連弟弟的髮旋都看得一清二楚。
  
  等了半天,也不見弟弟的回答,燐的視線定格在自家弟弟的髮旋上,本來靜止的尾巴漸漸地擺了起來。
  
  ───然後,伸手戳了戳那白白的部位。
  
  只見雪男緩緩將頭從脖子的部位移到哥哥的背上,彷彿為了避開哥哥不安分的手那般,雪男語調平板的道:「……哥哥,不要隨便玩人家的頭髮。」
  
  「欸?一個不小心就……誰叫你一直都不回答我!」
  
  「基本上哥哥你剛才的不是問句吧?我當然沒有必要回答。」還講得非常理直氣壯。
  
  「聽你講話真的會讓人很火大耶───
  
  燐咬牙切齒地道,接著想也不想的轉過上半身,動手弄亂總是打理得相當整齊的黑髮,帶點洩憤似的。
  
  「啊───!剛剛才說你又弄了!住手、哥哥!」受不了的抬頭,抓住在自己頭上為所欲為的手,雪男一臉老大不爽的道。
  
  望著雪男生氣的表情,以及被自己弄得像顆鳥窩頭的髮型,眼鏡也因為自己胡亂抹的關係歪了一邊,一反平常斯文整齊的模樣,狼狽的反差讓燐忍不住捧腹大笑。
  
  「噗、哈哈───哈哈哈───這個髮型超適合你的啦雪男!乾脆你以後就這樣去教課好了!」
  
  「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一臉平靜的將亂七八糟的頭髮給弄平,順便將眼鏡扶正。
  
  ───剛才還不知該怎麼處理的情緒被哥哥這樣一亂全煙消雲散了。
  
  意識到這點的雪男,忍不住一股腦地又將頭埋回了哥哥的肩上───帶點撒嬌似的。
  
  他的哥哥,真的很不可思議───雖然很笨、又很衝動。
  
  但卻是唯一能讓他在龐大的壓力下,成為他堅持下去的力量。
  
  「唔哦───!?」現在是怎樣?除了小黑雪男也喜歡賴在他肩上?
  
  半迥,久到燐都快要以為雪男是不是就這樣靠在他肩上睡著的時候,雪男才緩緩道:「───抱歉,剛剛是我不對,哥哥。」
  
  不曉得為什麼,看見哥哥和小黑感情那麼好的玩在一塊,他就會覺得很不是滋味。
  
  ───甚至漸漸變得煩燥。
  
  明明已經不是孩子了,竟然還會跟一隻貓又吃醋?
  
  真是丟臉。
  
  當然這麼丟臉的事他是不會有機會讓哥哥知道的。
  
  燐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隨即扯出一抹相當燦爛的笑,───有些傻氣的。
  
  原來───雪男這傢伙也是有可愛的一面嘛!
  
  「好啦!反正你又不是第一天對我沒大沒小的!這點小事我早就習慣啦!」雖然聽到的當下還是很不爽就是,但是身為哥哥的才不會因為這種小事就掛在心上。
  
  他可是很有包容力的好哥哥!
  
  邊說還邊拍了拍抵在他肩上的腦袋瓜,換來雪男相當不以為然的反駁。
  
  「還不是因為哥哥平常太鬆懈了。」
  
  「什麼啊!?結果還是要說教啊───!?」一臉受不了的嚷著。
  
  早知如此他剛才真該溜出去的。
  
  離開哥哥的身上,雪男走回書桌前,推了推眼鏡朝自家哥哥一笑。
  
  「這麼鬆懈的哥哥在我們房間裡鬆懈就夠了,沒有必要再特地出去讓別人看見,你說是不是?───哥哥?」
  
  「你說什麼!你這滿臉痣的混蛋眼鏡男!」
  
  剛才還認為自己是很有包容力的好哥哥的傢伙,立刻被自家弟弟的一番話給氣得直跳腳。
  
  「人身攻擊是很幼稚的,哥哥。」
  
  啊───真是氣死他了雪男這渾蛋!他剛才絕對是神經不正常才會覺得眼前笑得欠扁的傢伙有那麼一點點可愛!
  
  從頭到尾都將一切看在眼裡的小黑,一臉開心的道:『燐!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啊!?你哪裡看出我跟這個眼鏡男感情很好啦!?」
  
  「用尾巴指著別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哥哥。」
  
  「你管我!我就是愛用尾巴指你怎樣!」
  
  「時間也不早了,這麼大聲是會吵到別人的。」
  
  「這個宿舍只有我跟你兩個人是可以吵到誰啊!」
  
  雪男推了推眼鏡,正色道:「───會吵到我。」
  
  然後沒意外的哥哥又氣得炸毛了。
  
  ───不是他說,氣到炸毛的哥哥真的很可愛。
  
  真要說孩子氣,他可是遠遠比不上哥哥呢!
  
  
  
  隔天,當雪男看見小黑一臉享受的躺在哥哥膝上扭動著身體和哥哥玩的時候,鏡片再度啪滋一聲的裂了開。
  
  ───作為貓又的實在是太狡滑了,就連他也沒有躺過哥哥的膝枕啊!
  
  果然,知道和接受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默默的拉開抽屜,不知第幾度換上一副新的眼鏡,並在內心盤算著該用什麼辦法才能光明正大的騙到哥哥的膝枕。
  
  ───孩子氣的,不曉得是誰呢?
  
  
  
  Fin.
  
  
  ****
  我明明原本是想崩雪男的───
  結果打著打著就莫名變成這樣了OTZ
  是說這算是第一篇完整的雪燐XD
  明明是老梗我卻打得很開心啊───
  老實說有些怨念,因為雪男不夠崩(被打
  還有照雪男這樣裂眼鏡下去遲早存貨會不夠吧?(笑倒
  
  感謝點閱ˇ
  
  2011/09/06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雪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