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理事長的身教 下 慎 梅燐

  
  尾巴糟糕有,工口有,請慎入。
  
  ****
  
  可惜尾巴在人手,身不由己,奧村除了象徵性的掙扎以外根本沒有其他辦法,咬牙,也不管火焰是否會弄傷梅菲斯特,正當奧村打算來個絕地反擊時,身後的弱點立馬傳來強大的拉力,痛得奧村慘叫。

  「嗚啊───!痛、痛痛!」可惡梅菲斯特這個王八蛋!
  
  「不好意思,手滑了。」梅菲斯特笑得人畜無害,奧村憋在喉嚨的怒吼還沒出口,戴著紫手套的手一把將帽子拉下,這次死死的卡到了下方,不像剛才甩個幾下就能鬆動。
  
  「為什麼又把帽子拉下來啊你!───噫!」
  
  眼前突然一黑,某種濕濕滑滑又柔軟的物體從尾巴中段滑到尾端,零碎的電流跳動在腰際,快要脫口的呻吟被奧村死死地嚥了回去,小巧的鼻翼不停地顫動,似乎是在緩和紊亂的氣息。
  
  「我正在好好讓你體會一下尾巴其他的妙用啊。」
  
  理所當然的口吻,一手撥開奧村渾圓的臀瓣,毫無預警的把沾溼的尾巴插入沒有經過任何潤滑的後庭,隱密的地方被外物強行侵略的痛楚讓奧村痛苦的低吟。
  
  「呃啊……!住手……啊、啊……!」這傢伙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把尾巴放進那種地方───
  
  這是什麼鬼用法啊混帳───
  
  梅菲斯特沒有因為奧村的痛乎而停止,反倒變本加厲的將尾巴往裡面推送,痛楚只有在一開始最為劇烈,體積本就不大的尾巴順利的沒入內部。
  
  「唔、唔嗯……
  
  尾巴被緊緊咬住的感覺鮮明的奧村臉頰一熱,體內被侵入的異物感儘管難受,難受中卻有某種說不出的奇異感蔓延了開,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一同衝擊著奧村的腦袋,模模糊糊地分辨出那種感覺是什麼以後,奧村更是恨不得一頭撞在牆壁上昏死過去。
  
  在奧村這個年紀多多少少已經懂得什麼是所謂的快感,也曾經半夜躲在棉被裡頭偷偷抽著衛生紙過,當熟悉又陌生的悶疼感自下腹竄起時,遮在帽子裡頭的眸子難以置信的瞠大。
  
  「為、什麼……唔、噫……怎麼會……?」
  
  怎麼會有感覺啦啊啊啊───
  
  奧村無聲地在內心哀號。
  
  「這下你知道為什麼惡魔要把尾巴藏好了吧?───尾巴不但是惡魔的弱點,更是惡魔的性感帶。」
  
  後面那句話,梅菲斯特直接貼到奧村的耳邊低語,本來就已經很敏感的身子一被刺激後,更是緊緊地吸附住擅闖內裏的物體,同時奧村幾乎有一種前面的地方被人夾緊的錯覺,加上尾巴本來就很容易受到刺激,前後交幟的快感恰似洶湧的浪潮,一波又一波的拍打著奧村,腦袋幾乎快要無法思考。
  
  「嗯、哈……把它、把它拔出來……梅菲、斯特……!」發軟的身子無力的靠向梅菲斯特作為支撐,奧村用盡力氣拉回風中殘燭般的理智向前者哀求。
  
  梅菲斯特笑睨了靠在自己肩上的奧村一眼,十足十的紳士風範嗓音翩然落下,「───樂意之至。」
  
  依言將尾巴拉到了接近穴口處,尾巴末端就像毛筆一樣在內壁搔刮著,酥麻的快意讓奧村不自覺的輕吟,拼命的忍著已經不曉得是哪裡傳來的快意,一心只希望梅菲斯特快點把尾巴拔出來。
  
  「唔唔啊……!哈、哈啊……」拜託,快點、快點拉出去……
  
  燦綠的眸往下移了些,奧村的褲子被自己給拉到大腿上,白色的內褲被裡頭的硬物撐得鼓鼓的,甚至能看見頂起的前端被液體弄濕的色差,微微透出裡頭的嫩物。
  
  梅菲斯特愉悅的笑了笑,似乎相當滿意奧村的反應。
  
  不愧是惡魔之子,同樣和惡魔一樣對於追求快感很沒有抵抗力───畢竟惡魔本來就是忠於本能的生物,就算前者再怎麼不願意體內還是流著惡魔的血,身軀自然而然會很誠實的做出反應。
  
  緩慢地將尾巴拉到快退出來的程度,正當奧村以為快要解脫的時候,下一秒梅菲斯特又硬生生地插了進去,力道遠比第一次還要猛烈,尾巴也埋更深,末端更是直接導向了前列腺,奧村的身軀頓時抽蓄了下,和現在的刺激相較之下,剛才的根本是小兒科。
  
  「哼嗯……!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吧……!」竟然又把尾巴放進來!他就知道尾巴長在頭上的傢伙不能信!
  
  「我看它好像很不想被拔出來,就很好心幫你又放回去了。」臉不紅氣不喘的辯駁著。
  
  這是哪門子的鬼藉口啊!當他是三歲小孩嗎!
  
  「騙誰阿你…………!你、啊……唔、嗯、嗯……」怒罵聲在梅菲斯特猛然抽插起來的動作化成殘破不堪的音節,帶著濃濃鼻音的呻吟隨著梅菲斯特的動作起伏著,煞是誘人。
  
  尾巴帶來的刺激等同於慾望被人摩擦的感覺,甚至過之而有所不及,摩擦與收緊的感覺並存,加上體內的敏感點不停被頂撞著,漸漸的,迷失在感官之中。
  
  「哈啊…………唔嗯……
  
  怎、怎麼辦……他竟然開始覺得很舒服……明明應該要阻止梅菲斯特的───
  
  梅菲斯特敏銳的察覺奧村的聲音變得甜膩,手中的頻率也跟著加快。
  
  縱使很不情願仍抵擋不了生理的反應,奧村心有不甘地張嘴,用力咬向梅菲斯特的肩膀以示不滿,順便也遮去那些他不願聽見的奇怪嗓音。
  
  對於奧村無言的抗議,梅菲斯特沒有說什麼,任由前者咬著。
  
  「呼嗯……嗯、嗯……
  
  奧村全身泛起甜美的顫慄,身後的刺激儘管強烈,卻不足以將他推向高峰,腰支不由自主地扭動了起來,急欲宣洩的渴望讓奧村摩擦起梅菲斯特的大腿還渾然不覺,那模樣說有多煽情就有多煽情。
  
  梅菲斯特挑了挑眉,故意用大腿頂住了奧村腫脹的下身,不讓他得逞,抽動的手也跟著停止,饒富趣味的問:「知道尾巴要藏好了?」
  
  一片空白的腦袋勉強聽得懂梅菲斯特的問句,奧村難耐的在前者的肩膀上點點頭,禮帽邊緣恰好卡在了梅菲斯特的肩膀,就這樣誤打誤撞的把帽子給蹭鬆,落到了一旁。
  
  奧村的表情就這麼映入了梅菲斯特的眼中。平常總是顯得清澈的深藍此時蒙上一層絢麗的情慾色彩,唇瓣因為急促的喘息不停地開闔,裡頭的舌與虎牙若隱若現,享受中卻又夾帶苦悶的神情讓梅菲斯特眼睛一亮。
  
  沒想到,他的弟弟有感覺的表情還挺可愛的───意外的能煽動他的情緒,儘管只是一點點,但確實讓他動搖了。
  
  「……真是有趣。」
  
  思緒被本能佔據的奧村根本聽不清梅菲斯特放輕的話語是什麼,梅菲斯特笑了笑,手一鬆,擺到了兩側,一副全部由對方來的舉動讓奧村不解的回望。
  
  「既然你已經知道尾巴的重要性,加上我也示範過了,剩下的輪到你親自嘗試。」
  
  梅菲斯特的嗓音,透著強烈的蠱惑。
  
  彈指,限制住奧村的手銬應聲而開,梅菲斯特將背陷進了柔軟的椅背中,拉開距離後更能將奧村迷亂的模樣盡收眼底。他雙手交握在胸前,伸出右手朝奧村比了一個請字。
  
  「───不用客氣,儘管以你喜歡的方式動吧。」
  
  奧村粗喘著氣,顫抖地扯著制服下襬,體內這種不上不下的熱度根本是在折騰人,此時的他也顧不上什麼羞恥,鬼使神差地動起了自己的尾巴,照著梅菲斯特剛才動的方式刺激著剛才的地方,雙手正想摸上前方挺立的慾望時,被梅菲斯特笑著阻止。
  
  「不能用手,剛才你是怎麼做的就那樣做,不然我的手可能又會不小心滑了一下。」邊說,邊將下巴靠到了交握的指節上方,無形中散發著一種令人無法違背的威壓。
  
  奧村探出去的手尷尬的僵在半空,也不曉得該擺在哪,梅菲斯特見狀朝奧村拋了個媚眼:「我不介意肩膀讓你扶一下。」
  
  奧村還真的就這麼把手搭到梅菲斯特的肩膀上,不由自主地,一邊以自己的步調動著尾巴,一邊撐在梅菲斯特的腿上摸蹭起下身的硬挺。
  
  「哈啊……嗯、唔…………!」
  
  他到底在幹麻……這麼令人害羞的事情,偏偏身體卻停不下來───
  
  身後的尾巴進出的幅度愈來愈大,摩擦的動作也愈來愈重,奧村的嗓音也染上了豔麗的味道,令人面紅的水聲不停刺激著聽覺,梅菲斯特欣賞著奧村半瞇著眼,陶醉在快感、想停止卻又停止不了的表情,頭上的毛也微微動了動。
  
  真是絕景。
  
  俯首,奪去奧村的氣息,梅菲斯特隔著手套握住早已勃發的部位快速地套弄起來。
  
  「唔唔……嗯唔……哈啊───不行……再繼續的話……
  
  重獲自由的唇瓣大口大口地吸取著氧氣,奧村揪緊梅菲斯特的肩,身後的尾巴很主動地迎合了梅菲斯特的節奏,下腹的筋鑾也愈來愈強烈。
  
  「啊、啊……唔哈……!梅菲、斯特…………梅、梅菲斯特……
  
  奧村不停地喊著梅菲斯特的名,彷彿這樣就能在官能狂潮中攀得一處立足之地,軟膩中又有著強烈渴求的嗓音讓梅菲斯特舔了舔唇,啃嚙著奧村的耳骨低喃。
  
  「……手套弄髒也沒關係的。」
  
  因為對方的嗓音忍不住囉唆了下,最後在一聲拔高的呻吟中解放,尾巴也退到了體外,多餘的液體滴到光滑的桌面發出了幾滴啪噠聲,甚至沾到一旁的漫畫上。
  
  高潮後的餘韻讓奧村渾身都軟綿綿的,癱軟在梅菲斯特身上不停喘息,直到那股甘疼漸漸退去後,才心有不甘的低聲咒罵。
  
  「可惡……早知道我就不要問你了……
  
  「這些可是基本常識,不知道會讓人笑掉大牙的,更何況───這是剛才那麼舒服的人該說的話嗎?」梅菲斯特頑劣的調侃著。
  
  「囉、囉唆!我要回去了啦!」滿臉通紅的嚷著,豈料腳才跨上地面立刻軟了下去,梅菲斯特眼明手快的拉住奧村。
  
  「你現在腳還使不上力吧?休息一下再走如何?」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回去!」一把推開害他腳軟的元兇,被推開的傢伙聳了聳肩,涼涼的道。
  
  「你想這樣回去我也沒意見。」無所謂的擺擺手,然後意味深長的瞥了奧村的尾巴一眼。
  
  「到、到底是誰害的啊!」奧村氣得臉紅脖子粗,卻拿對方沒有任何辦法。
  
  「我只是盡了監護人的身分,簡單明瞭的告訴你惡魔尾巴的用處與重要性。」那理直氣壯的語氣聽得奧村真的很想一把掐死梅菲斯特。
  
  這個尾巴長在頭上的混蛋傢伙!真是氣死他了!
  
  梅菲斯特慢條斯里的走向門前,手一轉一把鑰匙憑空出現在前者手裡,將鑰匙插入鑰匙孔轉動。
  
  「就當給你學習的獎勵,送你一程吧。」
  
  聞言,方才香豔的畫面頓時湧了上來,一張臉不爭氣地又紅了起來。
  
  「可、可惡!下次我絕對會討回來的你給我記住!」然後一溜煙的打開門逃了出去。
  
  「……下次嗎?」梅菲斯特深深地笑了笑,瞥見手裡的鑰匙淡淡地啊了聲。
  
  本來是要拿無限鑰匙的,結果不小心拿成了通往課後輔導教室的了。
  
  「嘛,總是走得回去的。」
  
  而另外一頭的奧村,看見眼前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長廊後,非常有禮貌的在內心問候了梅菲斯特頭上的尾巴好幾遍。
  
  這個混蛋梅菲斯特絕對是故意的啊啊啊───
  
  
  
  從那件事以後,有好一陣子奧村都緊緊地把尾巴纏在身上,不論是吃飯還是睡覺甚至是洗澡的時候,沒有一刻鬆開過,至於那些想碰他尾巴的人,奧村一律無差別咬殺───志摩就是第一個受害者。
  
  ───由此可知,理事長的身教威力有多大。
  
  
  
  Fin.
  
  
  ****
  尼桑誘受了啊OTZ...
  尾巴真是萬惡的根源(不是吧
  打這篇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掩面
  其實挺喜歡梅菲斯特那種欣賞的態度,好惡劣但是好棒(被打
  
  喜歡的同好不要害羞浮水讓森瞧瞧吧---(你走開
  
  感謝點閱、投票、禮物
  
  2011/09/20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梅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