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理事長的身教 上 慎 梅燐

  
  觀看本篇前請先看過「理事長的尾巴」
  這篇算是後續XD
  
  理事長濫用公權有(),慎XD
  
  ****
  
  難道自己要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梅菲絲特剪掉他心愛的尾巴嗎?
  
  絕對不可以啊───

  看見梅菲斯特頭上的尾巴囂張的晃動,奧村突然靈光一閃。
  
  他怎麼忘了,惡魔的弱點就是尾巴啊!
  
  瞄準獵物後,趁梅菲斯特一個不留意右腳跨上了辦公桌,快狠準的掐住梅菲斯特頭上那根尾巴!
  
  「嘿嘿!」就算梅菲斯特再怎麼厲害尾巴被抓住一樣會虛脫!
  
  梅菲斯特的動作果真嗄然而止,正得意,只見惡魔紳士揚起了一抹笑───看得奧村背脊發涼的笑。
  
  「真是講不聽的弟弟。」梅菲斯特的口吻像是自家的小孩多麼頑劣一般,若有似無的散發著教訓的意味。
  
  只見梅菲斯特抓起小綠鼠,扔進禮帽內,裡頭噴出了幾片小碎紙,然後把空蕩蕩的帽子往奧村的頭上一套,高頂的設計恰好遮去了奧村的雙目,卡在了鼻樑處,爾後一把將人攬到身前,讓前者以極其曖昧的姿勢,面朝自己跨坐在他身上。
  
  「咦?為、為什麼還能動───!?」他明明抓住了梅菲斯特的尾巴了!還有帽子是怎樣!?為什麼要套住他!
  
  梅菲斯特前後動作根本沒幾秒,當奧村從驚愕中反應過來時,雙手已經被銬在身後,動彈不得。
  
  ───手銬是之前買公仔送的贈品,剛好能派上用場。
  
  「把帽子拿掉啦!欸、不對,你先放開我!」雙眼被剝奪的黑暗讓奧村的心懸了起來,奮力的掙扎著,可惜雙手被困身體根本無法平衡,再怎麼掙扎也只是在梅菲斯特腿上扭動而已。
  
  與其說是掙扎,更像是另一種層面的搧動。
  
  可惡、掙脫不了───他剛才明明已經抓住了他的尾巴,為什麼一點用處也沒有!?
  
  「要我說幾次你才懂呢?那不是尾巴。看來不好好親身示範一次以你的腦袋程度是不會懂的。」
  
  梅菲斯特落在耳旁的嗓音玩味而邪氣,失去視覺的情況下讓奧村其他的感官變得更為敏銳,忍不住因為梅菲斯特噴灑在耳畔的氣息顫抖了身子。
  
  奧村紅著臉嚷著:「你、你要幹麻?───啊!」身後的尾巴被梅菲斯特用力一拉,尾巴根部被強烈拉扯的感覺讓奧村痛呼,伴隨著痛楚而來的似乎還有一些其他的異樣感受。
  
  「好痛!這個玩笑太過火了梅菲斯特!」
  
  「我從來沒有說這是玩笑,你要學得還多著呢,───無知的弟弟。」
  
  利齒咬上奧村的尖耳,隔著薄薄的手套,梅菲斯特用拇指和食指擰住奧村的尾巴,稍加力道由下而上的順著尾巴的軟骨刷了上去,霎時奧村的下腹泛起一陣強烈的甘疼感,掙扎的話語直接變調。
  
  「放開我───……!」
  
  那聲音,聽得奧村臉頰一陣火辣,不敢相信是由自己的嘴裡發出的,皓白的尖耳一點一滴的被豔麗的顏色佔據。
  
  這、這是什麼?為什麼他會發出這種像是女生一樣的奇怪聲音?還有……他、他好像起了反應了?怎麼會這樣───!明明只是被摸尾巴而已!
  
  「惡魔對身體的反應可是很誠實的,怎麼樣?尾巴被人抓住的感覺如何?」
  
  「嗯、……唔!好、好奇怪……
  
  本來還試著扯開手銬的手漸漸軟了下去,平常尾巴被人抓住就已經很不好受了,現在更是被梅菲斯特以奇怪的方式拉著,全身的力氣像洩了氣的皮球,一點一滴的自尾巴逃了出去。
  
  「放開我梅菲……斯特……!我知道、知道了啦───」所以快點放開他───
  
  「知道什麼?」
  
  「知道你尾巴不是長在頭上!」喘著氣,奧村幾乎是豁出去的嚷著。
  
  「……
  
  梅菲斯特挑眉,毫不留情的讓奧村體會到什麼叫做尾巴被人擰過又轉圈扯緊的地獄感受。
  
  「嗚啊!你這個魔鬼!惡魔!」痛得泛淚的奧村氣急敗壞的罵著,腳跟也拼命的踢著梅菲斯特的椅側。
  
  渾蛋真的很痛啊!
  
  「你的稱讚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再說我本來就是惡魔。」
  
  自己明明不是那種衝動的人,但是面對這個愚蠢的弟弟時候,梅菲斯特發現他的耐心正以驚人的速度下降著,而另一股奇妙的感受正緩緩浮出。
  
  該怎麼說,雖然很火大,但是這小鬼被自己掐著尾巴展現出來的反應莫名讓他有一種……
  
  努力思考著那個名詞,梅菲斯特恍然大悟的彈指。
  
  對了!───反差萌!
  
  嘖嘖,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和笨蛋沒兩樣的弟弟竟然能將他帶到這麼高的萌境界,果然有弟弟還真是幸福。
  
  當然,這跟教育弟弟是兩回事。
  
  竟然無知到把他頭上的天線看作是尾巴,要是傳出去自己身為監護人的面子該往哪擺?
  
  ───其實只是單純想看奧村的反應而已,梅菲斯特。
  
  土耳其玉般的色澤劃過一絲銳芒,梅菲斯特繞著奧村尾巴的掌心拾到面前,伸出舌尖舔著上頭的細毛,舌頭的觸感登時被放大好幾倍狠狠刺激著奧村的交感神經,雙腿忍不住夾緊了椅子。
  
  「不、什麼……?」分不清尾巴的異樣感受是如何引起的,奧村拼命搖著腦袋,禮帽因為奧村的動作透出了一絲光亮,從那個細縫中奧村看見梅菲斯特揚著一抹笑,對上了他的眼神,和自己一樣的犬齒正好咬上他的尾巴。
  
  然後,控制不了的低吟:「啊啊……!」
  
  被梅菲斯特咬到的地方溫度開始失控,一撮撮的火苗漸漸蔓延至奧村的身體各處,最難受的還是不知不覺已經繃緊的下身,感覺自己的內褲好像有些溼溼滑滑的,就和偶爾早上起床會有的感覺很像,讓奧村幾乎想找個洞鑽進去,逃避這些讓人羞恥到極點的事情。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
  
  梅菲斯特饒富趣味的看著奧村蓬起的褲檔,語調微微上揚:「嗯?我什麼都沒做,你也有反應?」
  
  「囉唆……!還不是因為你……啊!亂、亂碰……!」
  
  拼命壓抑的喘息,混著片段的字句無形中透著欲拒還迎的意味,察覺這點的梅菲斯特低低的笑了起來,含在喉嚨的嗓音有些悶悶的───一種屬於梅菲斯特個人魅力的嗓音,聽在奧村耳裡既欠打又羞赧。
  
  這個該死的、變態的、尾巴長在頭上的混蛋色魔!
  
  狠狠從細縫中瞪了回去,反抗的眼神看得梅菲斯特玩心高漲,那表情就像看見物質界這個玩具箱那般,既似觀察又似欣賞───欣賞著奧村的每聲喘息、每個反應。
  
  用食指抬起奧村的下顎,望著掩在禮帽下的氣憤蒼眸,「你知道嗎?惡魔的尾巴向來也被當作增加情趣的道具。」
  
  明明是兮鬆平常的口吻,但話裡的意思讓奧村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情、情趣?」他可不可以選擇不要知道?光看梅菲斯特的表情就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凡事都要嘗試不是?難道你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嗎?原來口口聲聲說想打倒撒旦充其量不過是兒戲。」梅菲斯特攤了攤手,挑釁意味十足。
  
  被激得滿臉通紅,奧村不甘示弱的大聲反駁:「誰說我沒有勇氣了?我是認真的!───絕對會成為聖騎士痛扁撒旦!」
  
  梅菲斯特誇張的拍了拍手,語帶笑意的稱讚:「很好很好,就是這種氣魄,那我也可以親自測試你所謂的勇氣是到什麼程度了?」
  
  「當然!放馬過來!」
  
  喊完,奧村才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只見梅菲斯特舔起奧村尾巴末端的毛,一陣細微的顫慄感從被舔的地方溜到了股間,讓奧村倒吸一口氣。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梅菲斯特笑道,開始動手解起奧村的褲子。
  
  「咦咦───!?你、你脫我褲子要幹麻?」不是說要測試他的勇氣嗎?應該要放開他然後跟他開打不是!?───怎麼變成開始剝他褲子!?
  
  「請你好好回憶我剛剛的話。」說的同時手的動作也沒停過。
  
  奧村考試成績雖然不好,又是個不用大腦的行動派,但這不代表他真的沒腦袋,遲鈍歸遲鈍,被人這樣明點出來還是可以發現自己根本是被梅菲斯特給設計了。
  
  「啊啊啊───!你這個渾蛋!竟然騙我!」
  
  「真是失禮~我字字句句都屬實,而你也答應了,哪裡有欺騙之說?」
  
  奧村頓時被噎的說不出話。
  
  「我、我不要用這種方式證明啦───!」
  
  
  
  TBC
  
  
  ****
  尼桑果然逃不過激將法(
  啊...下篇感覺會很糟糕啊..XD
  深深覺得尼桑被梅菲斯特擺弄的相當誘人(掩面
  尾巴真的寫不膩耶..(看得人不曉得會不會膩囧
  
  感謝送禮、投票、點閱的親ˇ
  
  2011/09/19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梅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