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理事長的尾巴 梅燐


  尾巴,向來是惡魔的弱點。
  
  這對惡魔而言是基本常識,但對於惡魔知識貧乏得有如初生嬰兒的燐就不是常識了,一直到和亞麥依蒙的戰鬥才從梅菲絲特的口中得知。

  即使如此燐還是整天大剌剌的將黑亮亮的尾巴給掛在身後,說是既然身分已經暴露那自己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捲在身上捲久了也是很不舒服的,還是放出來透透氣比較自在。
  
  不過這也造成燐有那麼一點點困擾。不是擱在地上不小心被詩惠美踩到,不然就是因為自己太興奮甩得太厲害打到別人或是打落東西,再不然就被志摩和雪男當弱點來利用……
  
  有時候真的很不方便啊!不曉得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暫時讓尾巴收起來?
  
  雪男那傢伙就算再怎麼聰明應該也不曉得這種事情,畢竟他又沒有尾巴。小黑也說他不知道,尾巴對他而言是平衡用的,要是收起來還得了。

  也就是說這個人選必須要有尾巴、又懂惡魔的事情、還要是自己可以問得到的。腦袋轉了一圈,符合以上所需的人選就只有一個───梅菲斯特!
  
  既然都能告訴他尾巴是弱點那應該也知道怎麼把尾巴收起來吧?再怎麼說梅菲斯特也是惡魔一定會有尾巴的,現在想想他好像一次也沒有看過梅菲絲特的尾巴耶!
  
  奧村的好奇心整個被撩了起來。
  
  不曉得理事長的尾巴長什麼樣子?好像每隻惡魔的尾巴都不太一樣,上次那個亞麥依蒙的尾巴就像蜥蜴一樣,自己的則是黑黑長長末端有一撮毛,說實在的他覺得他的尾巴還挺帥氣的。
  
  可惜帥氣一樣會造成困擾。
  
  ───各式各樣不同的尾巴被奧村套用在理事長身上,從老虎到兔子甚至是那隻蘇格蘭獵犬的,愈想愈誇張,到後來忍不住惡寒的抖了抖。
  
  還是直接去找本人比較快,他怕繼續想下去自己會先受不了那個畫面。
  
  
  
  「姆───想問我收起尾巴的方法?」梅菲絲特嘴裡含著蘇打冰棒,上下搖晃著,另一手正翻著經典名作七龍珠。
  
  「嗯!因為有很多不方便。」到現在他都記得尾巴被踩到的痛有多難受……簡直有種身為男人最重要的地方被人狠狠踢了一下的感覺。
  
  那種痛真的很難形容。
  
  「那像之前一樣把尾巴藏起來不就解決了?」再咬一口。
  
  「這種天氣藏起來很熱耶,尾巴也會變得黏黏的很不舒服。」要是溼溼的貼在制服上,遠遠看上去還以為自已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纏住。
  
  「那你不會直接纏在制服上?」
  
  「那樣還是會被人抓到啊!」而且還更容易,連繞都不用繞到身後。
  
  「這是你的問題,惡魔的尾巴雖然是弱點,但用處可多了。」

  啊?是還能有什麼用處?在他眼裡實在是沒啥用處可言,該不會也跟小黑一樣是平衡用吧?

  「平衡也是有,當然還有其他的,所以如何藏好尾巴一直惡魔的學問。」畢竟不小心被人抓住可不是單單脫力就能解決的。
  
  「那你的尾巴都藏在哪裡?也是在衣服下嗎?」奧村身後的尾巴很有興趣的搖了起來。
  
  「當然是用我的方法藏起來了,詢問別人的尾巴藏在哪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有什麼關係,告訴我又不會怎樣!這樣我也可以學你藏啊!」奧村激動的尾巴都豎直了。
  
  「我可沒有把弱點告訴別人的習慣,去去,自己想辦法。」
  
  像趕小狗那樣用手背揮了揮,將剩下一半的冰棒朝頭上一遞,一隻披著綠色皮毛、頭上長了一隻角的的小老鼠突然出現在梅菲絲特的帽子邊緣,大口朝冰棒咬了下去,儘管前者已經盡量張大但還是有一小塊冰掉到了白色的禮帽上。
  
  「哎呀?太大塊了嗎?」
  
  將手中的七龍珠放到一邊,連著老鼠一塊摘下禮帽,頓時一條細細長長的物體就這樣自帽子裡頭彈了出來,奧村像是發現什麼稀世珍寶一樣,雙眼瞠得圓滾滾的,目光就這麼黏在梅菲斯特頭上那根毛。
  
  那種細細長長的物體、末端又捲起來的……雖然和他的一撮不太一樣但有異曲同工之妙───
  
  梅菲斯特正在擦禮帽上的小碎冰,轉動帽緣的同時剛好推擠到小老鼠站的地方,一個沒注意小東西就這樣自桌上往下墜落,猛然驚覺的理事長在千鈞一髮之際撈起了前者,頭上的那根毛像是受到短暫驚嚇般登時拉直。
  
  「好險好險。」雖然知道這種高度對亞麥依蒙而言根本不算什麼,但是看見他掉下去的瞬間還是會在內心捏一把冷汗。
  
  哦哦───捲曲的地方還拉直了!啊、又變回原樣了。
  
  注意到奧村異常炙熱的目光,梅菲斯特挑了挑眉,頭上的那根毛也因為主人疑問的關係朝捲曲的方彎了彎:「直勾勾地盯著別人可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
  
  只見奧村雙眼放光,壓根沒把梅菲斯特的話當話聽,激動的指著前者頭上那根物體,「原來藏在那種地方!───你的尾巴!」
  
  難怪梅菲斯特就算大熱天也會戴帽子,原因就在這裡,手段真是太高明了!
  
  梅菲斯特很沒有紳士形象地抽了抽嘴角,額上爆出青筋,露出閃亮的犬齒笑得異常燦爛:「你不是想知道尾巴收起來的方法?」
  
  這小鬼竟然把他頭上如此藝術的分岔說成是尾巴,實在是太失禮了!
  
  「咦?你願意告訴我了?」剛才不是還要他自己想辦法的?管他的,既然梅菲斯特改變主意自己當然不能放過!
  
  奧村興奮的湊到梅菲斯特桌前,惡魔紳士優雅地拉了拉紫色手套,眼裡的笑意明顯就是暗藏著怒意,「剛好我剛才在一本書上看見了相對應的方法,可以幫你解決尾巴的問題。」
  
  眼神不著痕跡地瞥了桌面上的七龍珠一眼,梅菲斯特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什麼?是什麼?」奧村賣力的搖著尾巴,巴不得能快點知道答案。
  
  「很簡單,拔掉它就好了。」
  
  「欸?───咦?」他沒聽錯吧?剛才梅菲斯特是不是說要拔掉他的尾巴?
  
  對上梅菲斯特黑了一半的笑臉,奧村的臉也白了一半。
  
  不會吧?梅菲斯特這傢伙是認真的?
  
  當奧村想腳底抹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的尾巴正被前者掐在手裡,哪也逃不了。
  
  「不能拔啊梅菲斯特───!」
  
  「那我換個方式用切得如何?所謂長痛不如短痛,不要緊,我技術非常好的,忍一下就過去了。」
  
  什麼技術非常好他一點也不想領教啦!
  
  奧村戰戰兢兢的望著前者,看見那隻老鼠鑽到梅菲斯特的帽子裡頭,咬出一把手術用剪刀遞給梅菲斯特,頓時連掐死那隻老鼠的心都有了。
  
  艱難地嚥了口口水,奧村結結巴巴的道:「我、我想我還是纏在身上好了,所以不用麻煩你了!」
  
  努力試著把尾巴抽回來,可惜梅菲斯特抓得太緊,硬碰硬最後痛得還是自己。
  
  「這可不行,身為紳士最講求的就是信用,既然我說會幫你就一定會幫的,來───不要客氣───
  
  手術刀在空中發出的喀嚓聲聽得奧村陣陣發毛,拼命地把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似的,被握在梅菲斯特手裡的尾巴也微微地抽蓄著。
  
  早知道會變成這樣那他就乖乖把尾巴纏在身上,也不要來求梅菲斯特。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你的尾巴長在頭上的!」
  
  「那不是尾巴。」真是天大的恥辱啊!
  
  「放心我絕對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所以梅菲斯特你不用否認我都知道!」
  
  梅菲斯特覺得他的血壓有升高的跡象。
  
  「我已經說過了───那不是尾巴。」如果說剛才的口氣還算平穩的話,這次梅菲斯特的嗓音已經有些顫抖了───被氣出來的。
  
  接二連三的被否認奧村也有些上火了,壓根忘了自己的小辮子還掐在對方的手上不服氣的回。
  
  「明明就是!我剛剛還親眼看見它做出不同的反應耶!」
  
  這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真想不通梅菲斯特幹麻要否認。
  
  梅菲斯特瞇起眼,頭上的紫毛明顯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一看就知道梅菲斯特現在心情非常差。
  
  「你看你看!又變了!尾巴長在頭上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不要介意啦!」相反還很好藏耶!
  
  「這樣的話我幫你切掉就更方便了,連藏都不用藏。」
  
  「這、這就不用了……哈哈哈……住手啊梅菲斯特───」奧村急到連火焰都竄出來了。
  
  梅菲斯特這傢伙心眼還真小!他都已經跟他保證不會說了竟然還硬要剪他尾巴───實在是太過分了啦!
  
  不管怎樣絕對要先保護好尾巴啊───
  
  他明天絕對要大肆宣傳理事長的尾巴長在頭上,可惡!
  
  
  
  Fin.
  
  
  
  ****
  首次梅燐,希望理事長沒崩(貌似很有困難
  梅菲斯特原來你尾巴長在頭上(大誤
  但是那一撮真的太適合了XD
  笑死我了哈哈XD
  
  其實會有這篇文主要是因為在P站看見梅菲斯特頭上那根毛各式各樣的情緒表達..
  森的撲浪那裡有貼XD
  看到的時候真是笑死我了= =
  
  感謝點閱ˇ
  
  2011/09/17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梅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