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時尚番外 下 志摩燐/雪燐

  
  「你回來啦,哥哥。」
  
  「啊,我回來了───真是累死我了,沒想到志摩那傢伙還挺會逃的。」步伐沉重的走到床邊,撲騰一聲的讓自己摔在軟綿綿的床鋪。

  本來還安靜寫著東西的雪男聽見志摩這兩個關鍵字手默默地頓了下,瞥見哥哥手裡多了一個方形的東西疑惑的問:「哥哥,你手上的是什麼?」
  
  瞬間,燐的手僵硬了下,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將那東西塞到肚子和棉被的夾縫處。
  
  「沒、沒有啊───哪有什麼東西雪男你看錯了───哈哈……
  
  本來還不以為意的雪男,看見哥哥如此反常的動作緩緩地瞇起了雙眸,放下手中的筆走到了哥哥的床緣,某個傢伙正打算蠕動身子盡量拉開與雪男的距離,可惜床舖也就這麼大,任憑燐再怎麼移動也離不了多遠。
  
  只見雪男的手快狠準的伸到了自家哥哥的肚子下,哥哥的尾巴像是感覺到危機般直挺挺地豎在身後,見狀,雪男更不可能打消追究的念頭了。
  
  「哥哥,你的肚子好像變的有點硬?」摸到被自家哥哥藏在肚子下的東西,難得雪男很有幽默感的問。
  
  「那、那是我的肌肉!最近很勤的鍛鍊嘛哈哈───」不著痕跡地由另一頭勾住了相框邊緣,說什麼也不能讓弟弟看見自己這麼丟臉的照片。
  
  「是嗎?怎麼哥哥你的肌肉還有凹陷呢?為了你的身體著想我有義務幫你好好看看。」
  
  「不、不不用了真的!」
  
  「別客氣嘛!哥哥───」後頭的哥哥音節因為使勁抽出前者極力隱藏的東西咬得有些用力。
  
  「真的不用了───可惡雪男你不要太過分!」發現自家弟弟的力道非但沒有減輕反而還加重,燐火大的嚷著。
  
  「到底是誰先開始的?哥哥你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怕我看到嗎?」
  
  本來只是無心一問,沒想到原先還在半空掙扎扭動的尾巴猛地拉直,等於是間接地承認了雪男的問句。
  
  雪男推了推有些下滑的眼鏡,這次連另一隻手都用上了,拼命的擠進哥哥用力貼住床面的肚子,攀到了物體邊緣後用力的扯著被藏起來的東西。
  
  「放、放手雪男───
  
  「你先讓我看看到底是藏了什麼我就會放。」
  
  「那不就沒有藏的意義了嗎!」一面用身體壓著另一手拼命的和自家弟弟做拉鋸戰。
  
  要論力氣還是奧村佔上風的,但是論頭腦的話……雪男不知勝過前者幾籌。
  
  眼看著雪男就要失勢,只見前者鏡片一閃,騰出一隻手朝哥哥的尾巴用力抓了下去───當然有控制好力道,雖然會痛卻不至於到不能忍受的地步───被逮到弱點的燐身軀瞬間軟了下,雪男見機立刻將哥哥身下的東西抽了出來。
  
  「你這傢伙太卑鄙了!」眼角含淚的指著弟弟控訴。
  
  竟、竟然那麼用力扯他的尾巴───!很痛的欸這個混蛋眼鏡男!
  
  「這叫兵不厭詐,誰叫哥哥不先放手,也由不得我出此下策了。」
  
  看了看手中的東西,果然是個相框。
  
  當雪男將相框轉到正面後,臉上的眼鏡沒有意外的龜裂了。
  
  「那、那是志摩趁我不注意時偷拍的,剛剛追他就是為了搶這個。」當然還有把前者噴得像個少林寺十八銅人,否則難消他心頭之恨。
  
  奧村支支吾吾的解釋著,其實一開始看見照片時他還沒什麼感覺,一直到後來愈看愈發現自己這個表情根本就像是希望人家親上來一樣,才漸漸感到害羞。
  
  只見自家弟弟推了推有裂痕的眼鏡,心平氣和的給了哥哥一個微笑:「有關照片問題就交給我處理,哥哥你不用擔心照片會流出去。」
  
  「咦?你說真的?」沒想到自家弟弟竟然會主動要幫他維持名譽,他這個做哥哥的實在是太感動了───
  
  「當然,全部交給我吧。」雪男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將手中的相框收了起來。
  
  開玩笑,哥哥這種照片豈能讓別人隨便看───要看也只有自己能看。
  
  只要一想到第一個瞧見哥哥如此可口的照片是志摩不是自己,內心就一把火在燒。
  
  且憑志摩一貫的行為模式很有可能已經對哥哥的照片作出一些有礙觀瞻的舉動,就算哥哥搶回了相框但不代表志摩那裡就沒有存檔───
  
  經過多方盤算後,奧村雪男決定運用無限鑰匙直接殺到志摩房間剷除後患。
  
  物盡其用一向是雪男信奉的最高宗旨。
  
  
  
  而全身真的被奧村給噴成少林寺十八銅人的志摩,好不容易在眾目睽睽之下火速衝回房又火速衝到澡堂洗澡───路上甚至還被少爺和子貓看到,勝呂當下直接拉著子貓丸假裝不認識想要繞道而行……真是有夠傷人的。
  
  為了徹底洗去那些顯眼的染劑,志摩整整搓了半小時才弄乾淨,雖然很累,但只要一想到房間內還有一個他預防萬一藏在枕頭下的對望相框,心情說什麼也不會差到哪去。
  
  一身香噴噴的回到房間,摸到枕頭下的相框志摩寶貝的抱在懷裡磨蹭。
  
  「嘿嘿───睡前順便親一下好了!」雖然獨立的相框沒了,但是他還有折疊的!
  
  興高采烈的打開相框,看見裡頭的照片後志摩的笑頓時僵了下。
  
  「欸……?是我眼花還是幻覺……我怎麼好像看見奧村的臉變成理事長的……
  
  默默的闔上相框,志摩揉了揉眼睛,笑著再次打開───
  
  這次目光直接定格在奧村的索吻照上面───本來應該要是奧村誘人索吻照的地方不知何時被換成了理事長拋媚眼的模樣,志摩足足愣了好幾秒才回過神。
  
  「我、我的奧村怎麼變成理事長了啊啊啊───!」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原本的照片,志摩整個晴天霹靂。
  
  他才不要理事長的照片!到底是誰把他的照片給掉包了啊───!再說除了奧村根本不會有人知道自己偷偷去洗了他的索吻照───
  
  等等、說到和奧村有關的人就只有───
  
  腦海裡的人選呼之欲出的同時,眼角餘光瞥見了自己的親吻照,上頭不曉得被誰用麥克筆在噘起的嘴唇上畫了一圈重重的黑鬍子,眼睛還被誇張的加了上下睫毛,一整個慘不忍睹。
  
  看著自己英俊的臉被塗得亂七八糟,志摩深深地體會到那些教科書上的偉人,被自己塗得一塌糊塗時的感受了。
  
  眼角掛著淚,雖然內心很不捨,但想起了自己的手機還有所謂的備份檔案後,頭上的烏雲很快的散去,開心的掀開螢幕,意外的發現有一封未讀簡訊,寄件者是奧村老師。
  
  「真是稀奇,奧村老師竟然會傳簡訊給我───」好奇的點進去,不看還好一看讓志摩登時有種被人監視的發毛感。
  
  上頭有一張照片,與短短幾句話:「志摩同學,要是讓我發現任何有關哥哥的隱私照───不論是原檔還是備份或是加洗甚至是印刷到類似抱枕之類的東西上,請你做好這張照片被加大錶框掛在學校各處的心理準備。」
  
  ───至於那張照片,正是志摩幫奧村染髮那天,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四角褲屁股部分還寫著「尾巴萬歲」四個字,被雪男持槍追殺的狼狽模樣。
  
  拿著手機,志摩冒著冷汗開始努力思考幾天後的抱枕該怎麼偷渡進宿舍了。
  
  就算冒著顏面掃地的危險───奧村的裸體抱枕也要守住啊!
  
  至於照片存檔他倒不擔心,將手中的圖片夾帶好寄給絕對不可能被發現的兩個人選───安心的上床睡覺去。
  
  也幸好雪男並不曉得志摩拍下哥哥的四角褲照,否則就不僅僅是掛照片這麼簡單,恐怕會直接把志摩扒光晾在校門口示眾。
  
  至於雪男接手的那個相框,據說被前者放到了枕頭下,取代了他和哥哥小時候的合照,成了雪男的秘密收藏。
  
  事情圓滿落幕真是可喜可賀(?)
  
  
  
  Fin.
  (番外的小插曲請往下)
  
  
  
  
  
  傳送完畢後,志摩蓋起的手機螢幕上頭清楚顯示著:「傳送人數:3名,傳送中……傳送完畢。」。
  
  同時,正在不同地點各自執行任務的志摩兄弟───柔造和金造,在同一時間收到了自家小弟少有的簡訊。
  
  『主旨:請幫我好好保管,廉造 內文:切勿外傳』
  
  兄弟兩看見裡頭夾帶的圖片後,一個是愣了半秒錯愕的嚷著:「這是什麼啊!?」,另一個則是感概自家小弟終於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與此同時,已經入睡的雪男被手機的訊息提示吵醒,皺眉拿起眼鏡戴上,看清楚主旨與內容後,默默的將手機也塞到了枕頭底下,就這樣掛著眼鏡躺回床上。
  
  看來隔天學校的大門會多個裝飾物了───用活生生的人體。
  
  
  
  
  
  ****
  西馬,請好好享受最後一晚。
  哈哈哈XDD感覺下一個出現在相片館的會是雪男耶XD
  某個笨蛋因為剛看完雪男的簡訊就順便一起納入了傳送群組中───
  西馬,只能說你實在是太笨了。
  
  感謝點閱ˇ
  
  2011/09/13 Mori.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志摩燐 雪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