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西馬家的小惡魔 08 志摩燐/ALL燐

  
  「我說……志摩,你拿著枕頭要幹麻?」
  
  當天晚上,傷勢已經痊癒快一半的小惡魔,正準備就寢時看見廉造拎著枕頭出現在門邊,不明所以的問。
  
  「嘿嘿~當然是要來跟你睡啊!打擾了~」踏著輕快的步伐,也不管燐的意願就這樣自動自發的闔上門,闖了進來。
  
  「啊!?為什麼要特地跑來跟我睡啊?你自己不是有房間?」
  
  「哎呀……人家最近作了惡夢睡不著嘛~來來來過去一點───」
  
  「你是小孩子啊你!啊───!不要隨便鑽進別人的被窩!」還有那一臉興奮的模樣哪裡像是作惡夢啊?
  
  「兩個人睡比較溫暖嘛!」將枕頭和奧村的併排,志摩笑瞇瞇的道。
  
  「什麼啊!喂───很擠耶───」抬腳就想將不速之客給踢出被子,可惜志摩的速度比他更快,左手一擋右手一勾順便扯著奧村雙雙跌入被窩。
  
  「抱緊一點就不擠了~好啦晚安!」
  
  「放開我───你這樣我很難睡啦!」被人由後方攬到懷裡是要怎麼睡!
  
  用力的扯著志摩勾在自己身前的手,可惜對方一點也沒有鬆開的跡象,接著身後傳來志摩恍然大悟的嗓音。
  
  「欸?原來你想要換個舒服一點的姿勢啊?早說嘛~嘿咻───」
  
  「嗚哇!」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轉了半圈,抬頭瞧見的是志摩朝自己笑得燦爛的臉:「這樣就比較好睡了吧?」
  
  說著,又抱緊了些,下巴直接靠到奧村的頭頂上,───果然跟他想得一樣,不論是觸感還是高度都非常好啊───奧村真是絕佳的抱枕!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身為惡魔的關係,小傢伙的體溫有些偏低,涼涼的很舒服。
  
  過於親暱的距離讓燐困窘得想推開志摩,但掌心接觸到久違的體溫卻又有些捨不得離開,一雙手推也不是抱也不是,就這樣尷尬的杵在志摩的胸前,小臉慢慢地變得通紅,即使在月光下志摩也能清晰的捕捉到燐發紅的耳根。
  
  奧村支支吾吾地丟出了一句:「真、真拿你沒辦法,只有今天喔!」
  
  志摩很主動的省略小傢伙最後的那句話,「嘿嘿~我就知道奧村你最好了!」
  
  「那、那是看在你做惡夢的份上!不然我才不要跟你擠一個棉被咧!」
  
  「好好好───我會當作不知道你的尾巴在搖的。」
  
  「我只是讓尾巴伸展一下而已───臭志摩!」困窘的罵了回去。
  
  「我可是很香的哪裡臭啊!?不信你聞───」說著就將腦袋埋進燐的胸口,頭髮刺刺的搔癢感讓燐受不了的笑罵。
  
  「哈哈……不要動、好癢───!」
  
  「不行,你還沒說香之前我不會停的。」繼續磨蹭。
  
  「哈哈、嘻……好啦!很香啦很香!」
  
  「這才對嘛~」得逞的扯出一抹笑,拍了拍燐腦袋,「快點睡吧,你還有傷。」
  
  扁嘴,小聲地嘟噥著:「剛剛是誰不讓我睡的啊?」
  
  嘖嘖……這話聽起來還真是引人遐想,要不是看在奧村帶傷的份上不然他早就光明正大的吃起豆腐了。
  
  「好啦,是我不對,給你一個道歉的擁抱───」
  
  某個傢伙完全不覺得自己已經開始在吃奧村的豆腐。
  
  「唔……什麼啊……」這種像是在哄小孩的舉動……
  
  靠在志摩的懷裡不滿地抱怨,隱約地聞到一種淡淡的香味,從志摩身上傳來的,若有似無的檀香。
  
  對喔───志摩這傢伙好歹也算是個和尚,身上有香的味道也很正常。
  
  眨了眨有些睏意的眸,意外的不討厭志摩身上的味道,───甚至是有一點點眷戀的。
  
  本來還有些緊繃的身子逐漸緩和下來,忍不住也伸出手回抱前者,就像以往抱著梅太郎一樣,不同的是多了令他安心的味道,與忍不住想多磨蹭幾下的溫度。
  
  發現身後傳來的觸感,志摩意外的看了看懷中的小傢伙,嘴角漾著疼愛的笑,半張臉埋進散發著淡淡藥香的黑髮中,掌心也在上頭輕輕地來回撫摸。
  
  聽著志摩強而有力的心跳,奧村像隻貓咪那般滿足地闔上眼眸。
  
  好溫暖……志摩的心跳聲……噗通、噗通的……
  
  太久太久沒有像這樣被人抱在懷裡,竟然讓奧村的鼻子有種酸酸的感覺。
  
  上次這麼近的感覺到人體的溫度和懷抱是在什麼時候?───如果除去每個月回去那個臭老爹都會用鬍子磨蹭他的話───已經久到記不起確切的時間點了。
  
  只知道好久、好久沒有被人像這樣抱在懷裡睡著過。小時候他剛到虛無界時,為了怕自己做出什麼危險的事,前幾個星期梅菲斯特都會坐在他床邊,陪著他入睡,偶爾,他會伸出一隻手在他的胸前規律的拍打著,直到他入眠為止。
  
  有的時候,心血來潮的梅菲斯特還會講睡前故事給他聽,但聽了第一次就沒有第二次,───沒聽還好聽了反而睡不著,就算昏昏沉沉的睡著也逃不了被惡夢騷擾的下場。
  
  但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梅菲斯特就不再到他的房裡,見面次數也漸漸開始減少,後來他才曉得原來他被撒旦派到物質界。
  
  當時梅菲斯特怕他睡不著,還給了他一隻和當時的自己等高的布娃娃───就是那隻梅菲斯特的縮小版梅太郎───說什麼要是睡不著的話就把那個布偶當作他,一定可以很快入睡。
  
  起初他完全沒將那個布偶放在眼裡,畢竟他還有小黑,因此也只把梅菲斯特的話當玩笑。
  
  每到睡覺的時間,小黑都會變大讓他靠在懷裡,隨著小黑呼吸而起伏的頻率慢慢的入睡,但時間一長他發現他入眠的時間也跟著拉長,到後來就算有小黑的陪伴也一樣睡不著。
  
  完全不曉得原因在那,就是沒辦法入睡,那時候甚至動員所有惡魔來幫助他入眠,什麼奇奇怪怪的招數通通使了出來,催眠催到他頭痛、放鬆薰香放到他爬不起來、安眠曲聽到他直接用火焰燒了那個噪音來源,───簡言之就是都沒用。
  
  直到他注意到被自己丟在床邊的布偶───縱使很不情願,還狠狠的笑了布偶怎麼長得那麼蠢,蓋上棉被後,本來只有一個人的隆起觸變成了兩個。
  
  說也奇怪,自從握著布偶的手以來,他就沒有再失眠過。有好幾次他都懷疑是不是梅菲斯特對他下了詛咒還是什麼的,不然怎麼會碰到布偶就可以睡得著?
  
  腦海正胡亂地轉著,有點像是快步入夢鄉那般無意識的東想西想,不知何時在自己背後一下一下拍打著的手漸漸清晰起來,以及低低的幾個音節───由志摩口中哼出來的。
  
  很小聲,但彼此幾乎是貼在一起的距離仍能傳到奧村的耳裡。
  
  「この子よう泣く~守りをばいじる~守りも一日~やせるやら……」
  (孩子總是哭泣~照顧他更辛苦~一顧就是一天~越來越瘦了……)
  
  「はよも行きたや~この在所こえて~むこうに見えるは~親のうち~」
  (真想儘快走出去~離開這個地方~那邊能看到的是~父母的家~)
  
  志摩的歌聲說不上好聽,裡面的歌詞也聽得奧村莫名奇妙,但內心莫名的被志摩哼出來的旋律撼動著,隨著志摩起伏的音節,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快要從胸口滿出來一樣……
  
  「……むこうに見えるは~親のうち……」
  (……那邊能看到的是~父母的家……)
  
  可惡的志摩……沒事不睡覺唱這什麼奇怪的歌!害他莫名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用力地在志摩的懷裡左右蹭著腦袋藉此表達不滿,同時也是為了掩飾快掉下來的淚水───用志摩的衣服來擦───可惜這動作在志摩眼裡怎樣看怎樣像在撒嬌,不停飄著小愛心蹭了回去。
  
  「怎麼?還沒睡?」
  
  「唔……還不是被你難聽的歌聲給吵醒了。」低頭望著在自己胸前磨蹭的黑色腦袋,小傢伙噘著嘴不滿的道。
  
  「好過份───雖然我歌聲沒好到哪裡你也不用講得這麼白嘛!」說完,志摩揚首,將額頭靠到奧村的額上,紅檜木般的眸直勾勾地映著有些閃爍的湛藍。
  
  「這是流傳在我們京都的民謠,從小聽到大的,很適合睡前聽喔。」
  
  「我怎麼覺得聽了反而睡不著……」皺眉,望著眼前朝自己笑得欠扁的傢伙,一直以來空蕩蕩的心似乎因為志摩的話增加了一些些重量。
  
  突然,棉被裡頭傳來某種東西蠕動的感覺,志摩一臉不明所以的瞪著緩緩靠近的隆起處,正打算掀開棉被探個究竟,一坨黑黑的物體就這樣從自己和奧村的身體中間擠了上來。
  
  「喵───!」『我也要一起睡!』
  
  小黑開心的搖著尾巴,白色的前爪拍了拍志摩的鼻子,爾後又賣力的扭動身子將身體轉向奧村那邊,身後的兩條尾巴順勢的甩向志摩的臉頰,留下清晰的貓尾巴印子。
  
  「痛……!」看不出這隻貓又尾巴還挺有力的……還有剛才到底是故意還是巧合?不然怎麼那麼剛好兩條尾巴都甩到他!
  
  「小黑!好啊,一起睡!」
  
  奧村開心的將小黑抱進懷裡蹭了蹭,志摩吃痛地撫著鼻頭在內心暗忖。
  
  嘖嘖…….早知道就把小黑丟到另外一個房間,哪裡不擠偏偏要擋在自己和奧村的中間,真是超大的阻礙啊───明明就可以聞著奧村香香的味道入睡,卻變成貓又的腦袋……。
  
  攬住小傢伙腰的手默默地收了收,想想至少現在還是抱著奧村多少有些安慰。
  
  
  
  ****
  志摩哼的歌其實是搖籃曲,而且是在京都流傳的
  名字是竹田の子守唄
  歌曲連結在這
  http://mymedia.yam.com/m/3357808
  
  感謝點閱ˇ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志摩燐 ALL燐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