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驅]燐所謂的治療方法 下 慎 志摩燐


  打著打著不小心就爆字數了...OTZ
  工口有,慎。

  ****

  志摩開著小花將奧村的後腦按了下來,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握著前者尾巴的手不安分的搓弄著,敏感的地方被人這樣撫摸奧村哪裡撐得住?

  身體反應相當誠實的燐輕吟了聲,志摩抓準時機咬住奧村的上唇,溫熱的舌相當煽情的舔過奧村的下排齒貝,惹得奧村背脊一陣顫慄。

───志摩這傢伙,不是告訴他不准伸舌頭嗎!

  「我沒有伸唷~那是用舔的。」笑嘻嘻的如此宣佈,一手撩起奧村的制服下襬,細細的碎吻跟著落在奧村的頸部。

  一邊想要阻止志摩脫自己衣服一面又希望對方可以放開他的尾巴,加上脖子傳來的酥麻感覺讓奧村的腦袋一片混亂,───憑奧村的腦袋可以同時處理兩件事情就很不錯了,很顯然的現在腦子已經超過負荷範圍冒煙了。

  燐漸漸變得急促的喘息讓志摩滿意的親了親前者的側頸。

  奧村一定不曉得,他現在的表情有多色吧?嗯~既誘人又可愛……

  不同於以往的神情讓志摩內心升起了一股優越感與獨占慾。

  他想要……獨佔這個人,───或者該說惡魔?又好像兩個都是?

  總之不管是哪個他只知道他想要眼前這個紅著臉拼命想從自己懷中脫身的傢伙。

  甚至奢侈的希望未來的日子都能有他陪在自己身旁……

  壓抑著許許多多的情緒,志摩用舌尖由下而上的自鎖骨舔到下顎,感覺到脖子上的搔癢感奧村忍不住笑罵:「噫、哈哈……你幹麻舔我!很癢…………!」

  還有不是說親完就會放開他的尾巴嗎?為什麼非但沒放反而開始掀他的衣服啊?───可惡志摩這騙子!

  「哎呀?奧村你不知道嗎?動物都是經由舔對方表達安慰的,人類也是動物所以這也是安慰的一種方式唷~」

  「欸?───是這樣嗎?」這麼說來,原來小黑在他沮喪的時候舔他是這個意思啊───

  奧村恍然大悟,志摩在內心早就不知道笑到哪裡去了。

  奧村真是太好騙了───難怪奧村老師會這麼不放心像個老媽子一樣盯著他啊───

  且到現在奧村都沒有發現親吻不代表安慰耶!───看來他以後要多注意對方了,要是奧村看到誰哭就上前去親一口他可是很困擾的。

  愈想愈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志摩相當認真的捉住奧村的肩膀面色凝重的問:「奧村,你要認真的回答我喔!───要是你看到少爺難過的話你會怎麼做?」

  「啊?───當然是一拳打醒他啦!」奧村理所當然的即答。

  志摩的肩膀狠狠地朝左邊一歪。……他好像不該拿小少爺當範本的。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你會不會對我以外的人也用這種安慰方式?」

  奧村一臉莫名奇妙,「你的問題很奇怪耶!是你說要用親的才算安慰不然我幹麻親啊?」

  這不問還好,一問志摩驚悚了。

  「咦───!這麼說來要是其他人對你說只要親他就能打起精神你也會親了?」

  「怎、怎麼可能阿白痴!」就連他也是知道親吻是不能隨便和人做的!

  「這、這麼說來奧村你───」志摩感動的以為原來自己在奧村的心目中是特別的,開心的撲上去以後才聽見奧村理直氣壯的道。

  「那種事情只能和家人、朋友、戀人做不是嗎!」

  「嘛~……這麼說也沒錯啦───」瞬間志摩像洩了氣的皮球附和。

  害他剛才還稍微期待了下,真是可惜,不過……

  像是想到了什麼,志摩賊賊一笑,「───那這種事呢?」

  「啊?……啊!」感覺到身為男人重要的部位被人握了住,燐又羞又氣的罵,「志、志摩你在摸哪裡!」

  「撒~我是在摸哪裡呢~」

  故意的重覆了奧村的問句,早就將前者的弱點給抓得一清二楚,一手握住前方另一手溜入了後方稍微加重了力道握住前者的尾巴繞在掌心,懷中人的身體立刻彈跳了下。

  「唔嗚……!尾、尾巴……」不要那樣抓啦───

  「嗯~?是尾巴嗎?還是這裡呢?」

  壞心的加快前方套弄的速度,尚未嘗過快意的身子漸漸熱了起來,本來被志摩繞在掌心的尾巴登時纏緊,身軀誠實的反應讓志摩內心一陣騷動。

  這樣的奧村真的會讓人很想欺負耶───好可愛!

  刻意的捏起下方的渾圓,奧村的呻吟也甜膩了幾分。

  「原來這裡是奧村舒服的地方啊~」

  「住手啦……!啊、唔……!」

  因為志摩的動作忍不住囉嗦了下,面對未知的快感本來腦筋就已經打結的奧村更是直接短路,完全沒發現志摩已經鬆開對尾巴的掌握,而是自己纏著對方,───彷彿捨不得對方離開那般。

  渾身軟綿綿加上下腹漸漸加深的甘疼感讓奧村只能斷斷續續的要志摩停手。

  「嗯、啊……不、不要碰那種地方……唔啊……!」

  嗚哇……奧村這個聲音根本是犯規嘛───太煽情了啦───

  志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哪裡還有和尚的模樣?───雖然本來就已經沒有了。

  「啊、啊……不要那樣弄……嗯哈志、摩!」

  飄飄然的感覺讓奧村下意識的緊捉志摩的衣服,志摩語帶笑意的問:「哪……比起自己做哪個比較舒服?」

  「什麼……?唔嗯……!」

  「奧村沒有做過嗎?……像這樣。」

  感覺到前端被姆指擦過,過於刺激的感覺讓奧村的尾巴忍不住拉直,蒼穹般的藍眸含著滿滿的疑惑,與明明很想拒絕卻又有些捨不得,───那種讓他腦袋一片空白的感覺。

  奧村生澀的嫵媚模樣讓志摩的下腹一陣緊繃,就連偷看黃色書刊他也沒這麼興奮過。

───奧村的每個反應、每聲喘息都不停刺激著他的感官神經。

  志摩難以忍耐的退去自己的上衣,正當準備壓過去的時候,視野內突然出現一抹黑黑的物體。

  方才被志摩甩到牆角的蜘蛛現在正吐著蜘蛛絲垂在志摩眼前,───還是超級清晰特寫的那種。 

  同時,志摩的表情由心花朵朵開瞬間轉成孟克的吶喊。  

  「噫啊啊啊────!」

  「───發生什麼事?」

  正在準備教學教材的雪男恰好經過,聽見無人使用的空教室內傳來了志摩淒厲的慘叫聲,隱約的還捕捉到自家哥哥的嗓音,雪男二話不說的壓下門把。

  一進門反射在雪男鏡片上的便是衣衫不整的哥哥正安慰光著上半身哭得厲害的志摩。

───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像自家哥哥對志摩做了什麼不可挽回的事。

  可惜在雪男的腦海裡沒有哥哥壓別人的選項,只有哥哥被人吃豆腐的可能。

  雪男一個箭步火速地拉開兩人,志摩只覺額頭一涼,這次出現在志摩眼中的不是駭人的蜘蛛,而是一個黑壓壓的手槍槍口。

  雖然手槍沒有蜘蛛那麼恐怖,但是被抵在腦袋上還是很嚇人啊……

  「志摩同學,你為什麼光著上半身和我家哥哥(而且還衣衫不整)待在無人使用的教室呢?務必、請你好好的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這個是有很多原因的……」志摩下意識的將雙手舉在胸前慌張的解釋。

  那些解釋不外乎是「因為被奧村追著追著就跑到這裡了,絕對不是故意挑這裡的」、「會光著上半身是因為太熱所以才會脫掉」、「至於奧村為什麼衣衫不整是因為他也很熱他很好心的幫他一起脫」諸如此類等等。

  志摩不解釋還好,一解釋完雪男已經扣下手槍的保險栓了。

  「噫───冷靜阿奧村老師───」他發誓他真的沒有對奧村怎樣啊!───只不過親了幾口摸了幾下而已!

  是說……教師可以隨隨便便的將槍指在學生頭上嗎?

  「我現在不是以教師的身分問你,而是以奧村燐的弟弟奧村雪男的身分問的。」雪男推著眼鏡,臉上掛著標準的營業用笑容,皮笑肉不笑的道。

  「喂!雪男!不要拿槍指著人很危險耶!」奧村直接擋在志摩面前替前者說話,「再說會跑到這間教室是我拿著蜘蛛追著志摩跑的,不甘他的事!」

  「奧、奧村~~~」不愧是他打定主意要娶回家的人啊───太有義氣了!

  志摩感激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手也很自然的搭到了奧村的肩上,只是那動作讓本來就已經很不爽的雪男黑化指數更是高了好幾十%

───三人的動作乍看下還真有幾分像老鷹抓小雞會有的標準動作,差別在於那隻老鷹用得是手槍不是爪子。

  僵持了半迥,敵不過哥哥的雪男率先敗下陣,放下槍口。

  「───哥哥你……」無奈的還想說些什麼,雪男眼尖的瞧見燐脖子的紅點,瞬間理智什麼的通通炸了開。

  志摩下意識的抖了抖搓起光溜溜的手臂,「奇怪~怎麼感覺有點冷啊……

  「欸?有嗎?應該是你沒穿衣服的關係吧?」他倒是沒什麼感覺。

  「───哥哥,你脖子上的是什麼?」

  雪男話一出口志摩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腦海裡甚至光速的盤算著該怎麼逃離現場,但很快的便打消念頭。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除非他不想來上課了。

  「啊?脖子?」

  奧村一臉不明所以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沒受傷也沒東西的,指尖碰到剛才被志摩舔的地方,想起志摩剛才告訴他的事情燐換上了一副相當興奮的表情,看上去就和知道新知識急著炫燿的小孩一般閃亮的很。

  「───啊!對了!雪男我告訴你~剛才我才知道原來動物互相舔對方是表示安慰耶!」後頭的尾巴更是驕傲的左右擺動了起來。

  志摩連忙捂住燐的嘴巴慌張的道:「那、那是只有動物才會做的,對不對阿奧村?」

  同時志摩在雪男看不見的角度拼命的向奧村眨眼,可惜前者根本沒和志摩搭上線。

  奧村輕鬆的拉下志摩的手一臉奇怪的道:「可是你不是說人也是動物?剛剛我也那樣安慰你啊!」

……拜託你不要再講了奧村,前面的眼鏡都快要射出火了啊───

  說到這裡奧村才發現有地方不太對勁,「奇怪,通常不是安慰的那個舔別人嗎?不過剛才好像是你舔我耶!哎呀~動物好像都會互相舔的所以好像也沒差哈哈哈~」

  被奧村的自問自答給弄得滿頭大汗,志摩除了乾笑還是乾笑,拼命游移眼神盡量不要和雪男對到。

───志摩廉造活到這麼大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希望可以看見討厭的昆蟲,昏過去總比在這面對憤怒指數破表但臉上依舊平靜的雪男還要好。

  「志摩同學,前幾天的考試你考得不太理想吧?剛好我今天下午沒有課,可以好好的、仔細的替你輔導一下。」雪男刻意的在「好好的、仔細的」字眼上加重了語調,爾後一把勾過志摩的脖子朝門口前進,「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吧。」

  只是那笑容那氣場看得志摩很想搖頭說不要,拼命用眼神向奧村示意希望他可以救他。

  儘管剛才的眉目傳情失敗了,但他相信奧村這次一定可以理解的!───拜託你一定要看出來阿奧村───

  可惜天生就是個笨蛋的燐根本不可能察覺志摩的暗號,甚至還很開心的給了志摩一個燦爛到無害的笑,朝志摩揮了揮手。

  「加油志摩!雪男的斯巴達教育很恐怖喔───」恐怖到連他只要一想起來就忍不住發抖。

  不要緊!他相信志摩一定可以安然度過的!

  重點不是這個阿───

  志摩欲哭無淚。

  關上門前雪男還不忘朝燐囑咐,「你也聽到了哥哥,今天我會比較晚回去,記得把作業寫完,我會看進度的!」

  「咦咦───!等等、雪男───!」

  本來以為可以就這樣逃過作業一劫的燐震驚的嚷著,沮喪的垂下頭後發現了地上相當眼熟的衣服。

  「欸?這不是志摩的衣服嗎?喂───!志摩───

  一踏出空教室,剩下的是空無一人的長廊。

  燐愣愣的眨了眨眼。

  會不會走得太快了啊雪男那傢伙?

  沒辦法,只好再找時間拿去還給志摩了───

  是說他今天又多學到了一種安慰人的方法耶~每天的自己都有進步真是太好了!

  突然,奧村靈光一閃,開心的嘿嘿了兩聲直奔某個目的地。

  這次用這個一定可以治好志摩怕蟲的毛病的!

  唔哦~好期待啊!

  志摩並不曉得,當他好不容易從雪男那活著回來要面對的是更驚悚的蟲蟲大考驗───



Fin.



theme : 青之驅魔師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青之驅魔師 志摩燐 青驅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