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8 帝拉


  「畢竟……這些文字本就不該存在。」拉比歛下眼眸,右手附上右眼的眼罩,嘴裡喃喃唸著某種特殊的語言,隨著音調起伏眼罩底下發出微弱的白光,光芒與言語勾勒出奇妙的波動與灰色字體相互應和,第14號一個合掌,雙眸直盯前方的聖潔,心因為前者的動作減弱了脈動聲,千年伯爵見狀微胖的身軀一逝,下一秒肥胖的大手捉住了拉比的頸子奪去前者的呼吸。

  既然連術都無法傷害虛體化的第14號,伯爵自然朝能觸碰到的實體對象下手。

  頸間的鈴鐺因為伯爵粗暴的舉動而墜落,與地面接觸的同時發出破碎的叮噹聲。

  帝奇幾乎在鈴鐺聲響起的瞬間衝了上去,卻在出手阻止的那刻被千年伯爵寒冷的眼神止在半空,修長的身軀因為巨大的精神壓制不由自主地冒冷汗。

────深植體內的諾亞因子,讓他無法違抗千年伯爵的命令。

  「帝帝~你知道背叛諾亞一族的下場的加上小兔子又融合了諾亞因子,更是罪加一等唷」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伯爵掛著笑的臉龐駭人的令人心生恐懼。

  橘髮少年難受的捉著脖子上的大手,被剝奪空氣的肺葉痛苦地張合著,因窒息而微瞇的眼眸捕捉到了帝奇魯莽的舉動,明明是如此危急的時刻,少年卻勾起了一抹笑。

  一抹志在必得,卻帶有無奈的弧度。

  早在伯爵的手掐上來的瞬間,拉比的目的也於千鈞一髮之際完成了。

  眾人只見排列於夜空的灰色字體與心之聖潔發出嗡嗡的共鳴聲,強烈的共鳴引發了空氣不尋常的振動,兩旁的黑白方舟被震的頻頻搖晃,隨著心表面的光芒黯淡,那些文字灰色的表層也漸進剝落,最後,心之聖潔停止了脈動,文字也在此時發出強烈的綠光,心之聖潔則像是被人抽盡了光芒,變成暗淡的灰黑色,最後兩辦中央出現細小的裂痕,隨著裂痕的肆虐而崩毀。

  「這樣……我分內的、職責……就完成了─────」拉比使盡全身的力量擠出這段話,抽出殘存不多的力氣將手臂抬起由上朝下一揮,一本有著金色滾邊的赭紅色書籍剎然而現,封面以黑色線條勾勒出的眼睛由緊閉的模樣轉成半開,接著宛若擁有自我意識一般的往書人的方向飛去,書人細瘦的手準確的接住書籍,年邁的嗓音非常不悅。

  「你這死小鬼……一定要用這種方式完成嗎?」語落的同時手中書籍的眼球轉成圓睜的模樣,接著從其射出書人記錄歷史所使用的文字圍繞而成的黑色環狀物,穿過伯爵的身軀由拉比的頭頂套至腳下,同時也從書人的髮尾蓋至全身,覆蓋完圓環也跟著消散。

  接著千年伯爵只覺手心一空,拉比的身軀彷彿失去實體一般脫離了伯爵的禁錮,緩緩立於伯爵眼前。

  「嘛,一旦紀錄地的歷史完整,我就不受其中的歷史影響了唷────」橘髮少年打著哈哈,笑瞇瞇的望著伯爵怒意凜然的笑臉,冷凝的翠眸探不著任何原有的溫度,宛若一只空洞的玻璃珠,既迷人卻又是如此虛幻。

  餘輝的金黃將對方的神情一絲不漏的收進眼底,因為千年伯爵的關係帝奇只能僵直著身軀,連開口說話的力氣也找不著半分。

  雙胞胎對視,先是驚訝小兔子的叛變,聒噪的嗓音在蘿特殺人眼神射過去的同時雙雙禁聲,女孩的臉龐完全找不著分毫笑意。

  伯爵欲開口,第14號的身軀猛然一頓,只見散發悠悠綠光的文字被墨色的斑點染黑,這奇異的景象讓拉比若有所思的歛眸。

  基本上,他的職責只到喚醒文字的部份,剩下是由14號經由「無」的能力將其毀滅,那些文字必須經過解讀才會誘發其中的力量,將這些力量引出後的一小段緩衝時間是唯一能將文獻摧毀的時刻,然而,理當破碎的文獻竟染上如此不祥的色澤……

  儘管他隱約有推敲到這點,但沒料到會產生這樣的結果─────,或者,只是他內心的某部分不願去承認罷了……

  『……心似乎發生變異,那股被封印的力量開始失控了……────14號沉重的道。

  融合了Darkmatter的心,裡頭的某些物質也跟著起了變化。

  「封印的……力量?」亞連不解的問向克勞斯。

  「就是那份文獻隱藏的秘密……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那股力量絕對是大到難以想像的。」紅髮男人攏起眉,回應。

  情況似乎很不樂觀……

  若這股力量失去平衡,後果將不堪設想─────

  伯爵偏了偏頭,口吻十分難以置信,「這就是你一直以來保護的東西?還不惜因此背叛諾亞?甚至還想殺了我───?」

  『……你永遠也不會明白我的想法,千年公。』對他而言,那份文獻背後,不僅僅是如此。

────更是因為這份文獻,奪走他重要的人的一切。

  第14號的眼中掠過沉痛的黑芒。

  擁有「無」之諾亞的他,所有諾亞一族外的生命與他接觸便會化為粉塵。

  他並不在意這種事,畢竟他壓根不會有與弱小的人類打交道的念頭。

  直到一次的萍水相逢。

  因為雙生弟弟的關係,他認識了紀錄裡歷史的書人。

─────那名讓他感受到原來人的體溫是如此溫暖的書人。

  那名不因為他的身份而對他投以異樣眼光的書人。

  甚至是因此全心全意接納他的書人。

  即便明白自己的存在會威脅到他性命,依舊到最後一刻都將他視為己出的書人。

  卻因為在偶然的情況下得知了這個該死的文獻,引來殺身之禍。

  而導致一切無法挽回局面的竟是自己無法違抗的人……

  為此,他毅然決然的背離了諾亞一族。

────甚至慘遭千年伯爵的捕殺。

  即便如此,書人臨去前交待自己的話,他都不曾忘過。

  『……我會將這份記錄留給具備我能力的後繼者……請你……一定要摧毀那份文獻……只有這件事……拜託你────』替我……完成。

  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掌握其中的力量,過於強大的能力只會毀壞原有的平衡,當平衡崩毀之時這世界也將走向盡頭。

  他知道自己絕對逃不過千年公的追緝,────背叛諾亞一族的代價就是以生命作為償還。

  為了守住那份承諾,他開始設下一連串的圈套。

  先是將石箱背後隱藏文字的消息透漏給伯爵得知,熟知千年伯爵性子的他,確信千年伯爵絕對會因為這點而再次降臨世界,為了自己不惜背叛他也要隱藏的秘密,再加上石箱又是導致千年那場大戰落敗的主要原因,就算伯爵對文獻沒有興趣,也會衝著這一點讓黑暗三日再度降臨於世間。

  石箱一天不毀壞,千年伯爵就一天不會放棄,他的目的也逐日的靠近。

  為了確保能保留完整的諾亞「無」之能力,他將自己的記憶分散在任何他想得到的關係者身上,並將主要的遺志託給自己的雙生兄弟───瑪那,由瑪那去選擇適合的宿主,將遺志寄託在其身上,成為他重生的媒介。

  直到千年伯爵再次來臨之時,同樣也是那位適任的書人後繼者出現之時,───就是他覺醒履行約定的時刻。

  裝飾大於實用的鏡片背後,細眸染上精沉的銳芒,「……我永遠也不明白你的想法嗎────♥」幾乎是諾亞中最了解千年公性子的蘿特,意外的在背後瞧見了微乎其微的陰鬱。

  帝奇的身子也在此時拿回了自主權,還來不及移至小兔子眼前,一陣天搖地動的異象驚動了眾人。

  原先散發耀眼綠芒的文字如今只剩絕望的黑,文字與文字的間距被怪異的黑色磁力相互拉扯,在一陣電擊似的轟然巨響下,文字漸漸溶解,黑色液體一滴滴如同腐蝕中樞神經那般侵入大地,眨眼間,109個文字全數銷融殆盡,每一滴落到地面的黑色物體紛紛朝同一點匯集,形成了巴掌大的圓狀面。

  眾人凝神的望著那團黑色物體,只見那個黑球慢慢於地面旋轉,夜空因為圓球的轉動匯聚巨大的漩渦狀雲層,由圓球引發的強烈磁場於空氣中發出刺耳的啪滋聲,只見圓狀物體愈擴愈大,隨著面積的加劇更是成倍的擴展了引力。

  強大的引力使眾人踉蹌了身軀,神田乾脆一把捉住亞連一個蹬腳立於半毀壞的橋樑上,避免被這奇異的東西捲入,克勞斯也拎起利娜莉跟上,幾乎是所有的驅魔師都來到斷橋上頭,書人則是安然無恙的佇立原地,觀察著異象。

  諾亞方面,伯爵以術製造隔絕的空間與第14號對視,雙胞胎則是掛在司金身上,蘿特身旁也有伯爵的術,帝奇則絲毫不為引力所動,閃身來到拉比面前注視著對方。

  「你早就知道……事態會發展成這樣,甚至────

  他不會漏看,在層層偽裝後的真實情緒。

─────那種一切被抹煞的憮然。

  那如此……令他心疼的瞭然。




  「────會更糟糕對吧?」帝奇淡淡的問句,席捲了眾人的思緒。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