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7 帝拉


  諾亞握著手中的黑白槌子,發出了驚訝的單音節:「啊?」他剛剛是不是聽到小兔子說啥要毀掉之類的話?

  「你沒聽錯,我的確是要你毀掉它,───你手中的INNOCENCE,我的大槌小槌。」難得瞧見帝奇如此驚訝的模樣不由得令拉比莞爾,茵綠的雙眸滿是肯定與說不出意味的意圖。

  「憑我這半調子的能力無法摧毀啊!快────!」少年最後的催促幾乎夾帶著霸道。

  他怕那男人會察覺他的用意所在……

  下一秒克勞斯出乎眾人預料之外朝位於方舟中央的高聳建築───同時也是伯爵等人佇立的地方衝了去。

  此舉無非揭開了殺戮序幕,微弱的平衡在這瞬間被摧毀殆盡。

  司金直衝神田的方向,如鋼鐵般的手臂與六幻接觸的剎那發出刺耳的鏗鏘聲,雙胞胎則是朝柯洛利與亞連那頭迎去,伯爵則是攻向克勞斯,書人則置身世外的佇立於一旁,完全不受戰局影響,嘴裏喃喃唸著某種語言。

  『方舟的隱藏文字、第14號的出現以及時之破壞者,融合了DarkmatterInnocence並未出現降咎……心的去向恐怕就是────

  「
(on)
a (abata)u (ura)m (rakatomasa),導式解印────腦魁儡!」紅髮男人俐落的踏著白色建築,身形快速的穿梭其中,同時發動了能力,目標是握著拉比聖潔的諾亞。

  克勞斯語落的瞬間帝奇的身軀頓時一陣,手指不受控制的放開了手中的聖潔,克勞斯原先是控制帝奇將聖潔朝第14號的方向丟去,可惜諾亞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強大的精神抵抗下僅僅讓前者鬆開雙手,蘿特看準時機連忙接住掉落的槌子,儘管腦海還殘存疑慮,依舊依照拉比的指示破壞聖潔。

  刺眼的紫光乍現的同時,克勞斯趁擋下伯爵攻擊的空檔連忙大喊:「阻止她!」

  語落的剎那,意外的第14號有了動作。

  只見微胖的黑色人形拉開了雙臂,蘿特只覺身上的能力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給全數抽去,眼看著大槌小槌的顏色逐漸轉淡,拉比穩住蘿特有些搖晃的身軀,雙唇跟著低喃。

  「第二解放,判、火────劫火灰燼,火判!」裝備型的拉比完全不受INNOCENCE的限制,即便不需前者作為媒介照樣能發動能力,這點讓在場的驅魔師無不詫異,書人更是歛起了眸,卻絲毫沒有加入戰局的意思。

  現在的書人,是徹底的旁觀角色,堅守自己的職責將關鍵的部份仔細的記錄下來。

  巨大的火柱化成魄力十足的火龍,張開火紅的大嘴朝第14號咬去,此時握在蘿特手中的槌子也恢復了原先的黑白兩色。

  「哎呀呀我們有好幾年沒有像這樣正面交鋒了」千年伯爵揮舞著黑十字大刀,砍向克勞斯。

  「這麼久不見你一點都沒變,還是一樣胖啊。」紅髮男人握住斷罪者,一連朝伯爵射了三發子彈,千年伯爵張開肥胖的手,掌心出現吞噬神戶的黑色圓球,朝克勞斯納一帶,圓球與子彈接觸的瞬間炸出轟然巨響,更是掀起陣陣煙霧阻礙了視線。

  伯爵猛然從克勞斯的身後橫砍過來,警覺性極高的男人驚險的閃過了對方的攻擊,不甘示弱的回了一記子彈,直接自伯爵高大的禮帽旁擦了過去。

  「這麼久不見你還是一樣討人厭,小克勞斯」那可是他最心愛的一頂帽子呀……♥

  和伯爵對峙的過程,克勞斯眼角餘光不著痕跡的瞥向拉比那頭,思緒飛快的流轉著。

  紅髮男人自拉比出現就一直暗暗的觀察著少年的一舉一動。

  基本上,INNOCENCE是不可能與諾亞和平共處的。

INNOCENCE的某種物質會誘發諾亞嗜血的一面,就算可以壓抑也無法真正的遏止那種渴望,待理性鬆動的那刻便會毫無忌憚的掠奪對方的生命。

────可拉比完全沒有這層顧慮,甚至還融合了半個諾亞因子……

  隨意違抗INNOCENCE或是不懂得使用術的傢伙強行對其改造都會引發「降咎」,這名少年卻一反禁制的與其和平共處。

────不尋常的特例、有別於一般INNOCENCE的限制,橘髮少年的INNOCENCE極有可能是「心」。

  先不論這份假設成不成立,但若對方的聖潔真是心的話,一但被摧毀後果將不堪設想……

  千年伯爵反手將大刀揮去,滑稽的嗓音饒富深意,「你似乎很在意我家小兔子的INNOCENCE♥為什麼呢───♥

  「我來這裡可不是和你閒扯的。」避開伯爵的問句,雙方再度展開令人眼花撩亂的交鋒。

  苦悶的緊窒感讓蘿特呼吸有些困難,小手一揮,神田的身旁頓時出現無數的鮮豔蠟燭,由蠟燭尖銳的底部看來絕對不會是單純的裝飾,黑髮少年不耐的切的一聲,腳步一踏轉了半圈,將六幻上肩。

  「六幻,災厄招來────界蟲一幻!」刀光流轉間殺出的異蟲將那些蠟燭全數毀去,司金也在此時襲向神田。

  「喂───!出老千少年留給我。」瞥見雙胞胎將兩名驅魔師打入建築物內,帝奇腳步一點湊了上去,蘿特眼尖的注意到帝奇的耳垂上掛著她沒見過的耳環。

  情況稍微好轉的女孩第一個念頭就是對自家家人算帳:「帝帝!你竟然把耳環給拿下來了!」

  某諾亞的身形頓時一震,爾後直接洋裝沒聽到殺進了毀壞的白色建築內,讓橘毛兔竊笑。

  「竟然無視我!────回去我一定要宰了他!」女孩用力的握住手中的搥身,發現失去的力量一點一滴的回到身上後洩憤似的一捏,小巧的掌心跟著爆出刺眼的紫光,接著是某種物品清脆的破裂聲。

  幾乎在這瞬間,世界各地的驅魔師內心猛地一跳,包含了方舟內廝殺的等人與拉比自身,然後是強而有力的心臟派動傳入眾人耳裡。

  耀眼的白光自女孩收手的地面直搗方舟頂端,竟衝破了方舟的限制直入外頭的夜空,位於斷樑下的狄耶特等人紛紛盯著這怪異的光芒,自身的聖潔更是騷動起來。

  最先出現異狀的是持刀的黑髮少年。

  神田因為胸口突如其來的劇痛踉蹌了身子,立即吃上司金結實的一拳,狠狠地撞上後頭的白色牆身跌至地面。

  握在神田手中的六幻與地面接觸的瞬間竟硬聲而碎,零散的刀身化作細長的光芒直撲那到詭異的光柱,與其融為一體。

  黑眸驚駭的瞠大,慵懶的嗓音清晰的傳至每個人耳中。

  「來不及了啊……」佇立於克勞斯身旁的瑪莉亞,依依不捨的捧著克勞斯的雙頰,男人寬大的掌輕撫著女人的面龐,前者與斷罪者一同化作白光,和神田的情形一樣,往那抹刺眼的光柱而去。

  連鎖效應似的,和帝奇對峙到一半的亞連,左手表面化成了細沙,墜落至地面之前也變成白光朝光柱集中,恢復了正常的手臂。

  克洛利的尖牙則是掉落一地,同樣的成了白光回歸光芒之中,嘴裡剩下的是再正常不過的牙齒。

  書人指尖的尖套也是相同情況。

  所有人都還處於震驚之際,一只黑白交雜的石箱劃破空間而入,這次換伯爵的臉上浮現訝異的情緒。

  那是伯爵深藏於新的方舟內的「箱」,也是為了拼湊那些文字的重要容器,竟然突破他的術出現於此。

  緊接著所有人包含諾亞只覺眼前畫面一個扭曲,全數被轉換至方舟外,墨黑的天空壟罩一片亮眼的白光,光芒散去後,只見一只擁有心型的聖潔散發悠悠的綠光,上方飄著黑白相間的「箱」,箱的周圍環繞著灰色不明物體,兩旁不知何時懸著一黑一白的巨大方塊物體。

  那兩個巨大方塊黑的是伯爵新造的方舟,白的則是第14號先前駕馭的方舟。

  仔細一瞧,那些環繞著箱的灰色物體似乎是某種文字,────只有拉比才能解讀的文字。

  隨著拉比的低喃灰色文字從箱的周圍條列分明的排序在空中,失去了INNOCENCE的克勞斯等人僅能眼睜睜的望著拉比的舉動,絲毫沒有阻止的能力。

  卸去了INNOCENCE,他們就只是普通的人類,即便想阻止也力不從心。

  「這就是……被隱藏起來的文獻啊────♥

  伯爵讚嘆的同時,蒼翠的眼眸閃動,恰好帝奇捕捉到了拉比這短暫的變化,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諾亞的心頭。

  「蘿特!阻止小兔子!」捲髮諾亞的嗓音有些驚慌,過於突然的命令讓女孩霎時反應不過來。

  「咦?」

  蘿特停頓的瞬間,鈴鐺聲響起的同時艷紅的橘絲自前者的視野中消逝,閃身的剎那翡冷翠的眼眸深處晃過一抹帝奇再揪心不過的晦暗。

  那名男人……總是能察覺自己的心思。

────可這次,或許他再也無法回應那抹昏黃了。

  橘髮少年現身於心之聖潔前方,完全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佇立於半空。

  「是文獻沒錯,只不過────」拉比帶起一抹笑,右手一揚,火柱出現的同時,一張與馬那極為相似的臉龐緩緩自火舌中顯現,然後是修長的身軀。

  「他似乎不太想讓千年公知道的樣子。」

  來人身穿與諾亞相同款式的黑白西裝,白皙的額頭嵌著對稱的黑色十字紋,略長的黑髮束在腦後,那是千年伯爵再熟捻不過的面孔。

  一旁的克勞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抱怨:「還以為失敗了……你這傢伙還是和之前一樣,不到最後一刻不現身的這點真該改一改。」

14號只是瞥了克勞斯一眼,一貫的沉默,倒是一邊的亞連等人震驚到連話都說不出,只能愣愣的杵在原地。

  千年伯爵瞇起了圓鏡後的眸,弄清事情的始末後渾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意,蘿特可愛的臉龐寫滿了震驚與絲絲的擔憂,接著敏銳的發現小兔子左耳的耳環和帝奇的是一對的。

  「帝帝,你跟小兔子────

  帝奇舉起套著白手套的手,給了蘿特一個笑容,示意對方不要開口。

─────這是蘿特第一次瞧見帝奇的笑參雜了她說不出的情緒,儘管無法分辨那抹笑的意思,但蘿特知道她不會喜歡裡頭的涵義。

  「哎呀呀……小兔子,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竟然和對方聯手不乖的小孩要懲罰唷

  眨了眨綠眸,淡然的臉龐掛上了書人應有的漠然,漠然中又一如往常的隨性:「畢竟……我是書人嘛,有些制約是必須遵守的────

  完美隱藏在字句背後的沉痛,只有一人洞澈,交融靈魂深處的羈絆,即便偽裝的再完美也是無法瞞騙的。

  裹著手套的大手撫上右耳的耳環。

  既冰冷,卻又是如此灼熱。

────小兔子,雖然你說你很自私,但我還是不這麼認為。

  若是自私,就不會將這只耳環交給他。

  若是自私,那抹譚綠就不會映出如此令他心疼的哀傷。

  若是自私……就不會為了守護某樣事物而不惜讓自己遍體鱗傷,甚至是為此掛上拒一切事物於千里之外的面具。

  你一點也自私不起來啊……小兔子─────

  『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知道它的內容,千年公。』第14號冷冷的嗓音,飽含絕對的自信與壓抑已久的瘋狂。




─────閃動的眼神,是當時的書人與第14號之間的特殊暗示。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