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5 帝拉


  「喂,你可以放開了吧?」橘毛兔推了推諾亞,不是很耐煩的道。

  「再讓我多抱一下嘛────

  「……你知不知道一個大男人撒嬌是件很噁心的事?」強忍著揮拳過去的衝動,拉比伸出右手直接朝某大叔愈發接近的臉龐推去,成功的阻止了對方黏上來的舉動。

  「嗄……真無情,利用完人家就丟掉……」帝奇喃喃的抱怨,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開對方,因為橘髮少年的手已經在大槌小槌上頭,完全是蓄勢待發的狀態,他要是再不識相點可能要來個二度空中飛諾亞了。

  「放心,我會把你拿去回收再利用的。」對於方才顯露脆弱的自己感到羞赧,少年意圖掩飾的撇過頭選擇忽視,一方面還不忘調侃對方。

  和綠寶石相較之下更為動人的雙眸微歛,藉著這細微的動作牢牢地將某樣東西沉入心湖,回歸應有的平靜。

  成熟稻穗般的金黃搖曳著綿綿不絕的深情,瞥見拉比有些泛紅的耳根恍然大悟的勾起了嘴邊的弧度。

  原來是因為剛剛坦白而不好意思啊……真是隻彆扭的小兔子。

  「帝奇───」少年的呼喊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更是為其中音調的起伏而動容。

────原來,名諱有了情感作陪襯,是那樣令人陶醉而悸動的一件事,尤其又是從戀慕對象的口中而出,更是讓帝奇怦然心動。

  簡短的音節宛如輕盈的羽毛點綴在胸臆之中,一點一滴的滲透至靈魂,形成一波又一波連綿不絕的鼓動,深切地撥動男人的心弦。

  纖細而白皙的手撫上帝奇的臉龐,諾亞眨了眨眼眸,帶點輕佻的調笑:「小兔子,你幾時這麼主動了?」

  橘髮少年以白眼作為回覆,令帝奇悶笑。

  掌心順著男人好看的面頰來到耳廓,順著弧線停在下方飽滿的耳垂,上頭點綴著一只小巧的黑色圓型耳環,食指輕輕地自上頭滑過,感受到的是屬於寶石的光滑。

  「這耳環是你買的?」

  「蘿特心情好突然丟給我要我帶上的。」記得當時他家小妹還很強硬的威脅他,要是敢拿下來就要他好看……

  「怎麼了?」瞧見拉比欲言又止的模樣,男人追問。

  「……沒什麼,其他人呢?」隱晦了墨綠,拉比淡淡地移開視線,手掌離開的同時生生地被帝奇捉住。

  「別騙我,你有事情想轉移的時候都會撇開視線。」琥珀緩緩地瞇了起來,碧綠對上昏黃的剎那拉比淺淺一笑,一抹讓帝奇的心隨之糾結的笑。

  「你還真了解我啊。」少年的語句夾雜絲絲的苦澀。

  幾乎快比他還要瞭解自己了。

  帝奇攫起眉,握住拉比的手收緊了些,磁性的嗓音有著難隱的懇求:「有什麼事直接告訴我,雖然我在某些部分看得很深,但也僅此於如此,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你說出來,而不是全數藏在心裡。」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在那雙耀眼的祖母綠背後瞧見悲傷,天曉得那抹悲傷是經過多久的壓抑與沉澱,直到少年承受不了之際才悄悄地洩露而出,然後被他發覺。

  要是可以,他多希望能將那抹黯淡掃除,儘管兼具堅強與脆弱的小兔子很吸引人,可他更傾心的是毫無憂慮的燦爛笑靨。

  「就說沒什麼了,既然是蘿特送的那就算了……喂!」使勁想抽開手,帝奇卻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直到少年催促性的喊了聲才放開,然後做出讓拉比瞠大眼眸的舉動。

  只見修長的大手毫不遲疑的將右耳的耳環取下,接著是左耳。

  「就算被蘿特打也無所謂,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將耳環握在手中,諾亞拋給對方玩票中蘊有認真的笑。

  一顆顆說不清感覺的泡泡從拉比的胸腔升至喉嚨。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出這種會讓他動搖的行為?明明坦白了自己的立場,明明、明明告訴過他自己無法回應了────

  胸口被震震鈍痛感充斥,悶重溫熱的近乎讓少年的理智逼近邊緣,即使如此,拉比仍舊硬生生的將燒灼的熱流給嚥了回去。

  少年神色複雜的笑罵:「當心蘿特趁你睡覺的時候惡整你。」

  「那你可要好好保護我啊,畢竟你是我的抱枕,要遭殃會一起遭殃哦!」輕鬆的嗓音含笑,愜意的語調間接地渲染了拉比,讓少年恢復了以往的從容與調皮。

────儘管,無法明辨這份從容的真偽。

  「想得美,……真的沒問題?」後面那句是問拿下耳環這件事。

  「放心啦,蘿特不會跟你計較的。」諾亞一臉安啦的表情,只是說出來的話讓拉比很送他兩粒白果。

  意思就是責任是在自己身上就是了。

  這心機的黑木炭──────

  「……你該不會在內心偷偷罵我吧?」諾亞懷疑的挑眉。

  聞言,拉比面色不改的回以異常陽光的笑容:「沒有啊!」

  小兔子笑得這麼燦爛一定有鬼……

  「反正蘿特要是找我我就跟她說是你自己要拿下來的。」

  「咦────

  帝奇生動的反應讓拉比笑了開,見狀,昏黃也染上相同的笑意。

  「吶,過來一點。」拉比朝帝奇招招手,後者很聽話的靠近,少年示意對方傾身,接著將右耳的紅色耳環取下,慎重地戴在帝奇相同的耳朵上,指尖壓抑著滾燙的情感慢慢地自上頭離開。

  「我無法給你什麼,你就拿這個將就一下吧。」

  帝奇摸上耳環,冰冷的觸感散在手心卻意外的炙熱。

  諾亞垂下頭,微微地顫抖著肩膀。

  不是吧……帝奇這變態也有多愁善感的時候?該不會感動到哭了吧────

  橘毛兔本來打算伸手拍拍對方的肩膀安慰一下,下一秒帝奇直接把人圈進懷裡惹得前者驚呼。

  「唔哇!」

  「我好開心────!」

  「你很開心不需要身體力行啦!放─────────!」後頭的三個字拉比咬得特別用力,────當一個人邊出力加上說話的結果就是這樣。

  「肢體語言是最有誠意的啊!小兔子你就大方的接受我的謝意吧!」大手甚至囂張的在火紅的髮上亂磋。

  「這是哪門子的鬼誠意啊────!還有不要弄我的頭髮!」明知他最痛恨別人這樣搓他頭還弄!真是欠打!

  還有他一點也不想要變態的誠意啦─────

  兩人正扯得難分難捨,一道滑稽而熟悉的嗓音在兩人的腦海中響起。

  『帝帝、小兔子,有緊急狀況唷快點過來會合───♥

  諾亞和兔子疑惑的對視。

  「什麼緊急狀況?」拉比問。

  男人聳聳肩,「不曉得,有可能是舊方舟那裡出了點問題吧。」

  拉比還想問些什麼,下一瞬兩人的腳下出現印著數字的光門,雙雙被扯了下去。




……要死了,他現在還被變態給抱在懷裡啊─────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