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2 帝拉


  回到了方舟內的臥房,將不醒人事的少年抱上床,幫小傢伙蓋好棉被後,修長的大手寵溺的撫著對方躺在兩頰的橘絲,拉比安穩的睡顏讓帝奇的心頭湧出絲絲熟悉又陌生的感觸。

  上等威士忌釀出的琥珀盪漾著濃醇的情深,僅為眼前的人兒散發淳厚的意動。

  「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呢……」磁石般的嗓音帶點無奈以及少許的放縱,低迴的聲線飽含了令人心醉神迷的韻味。

  輕撥開遮去了少年面容的豔紅,腦海閃過不久前千年公公丟給他們的一段話。

  「方舟的下載程式就快完成了舊的東西既然不需要,那麼就一並把那些礙眼的小老鼠們丟進去吧但是,為了預防萬一你們還是要去會會那些小老鼠呦你們是不會受到舊方舟下載影響的所以可以盡情的跟他們玩───♥

  本來千年公是打算讓自己拿出口的鑰匙作為誘餌和驅魔師打個照面,不過看在小兔子昏迷的情況上改由蘿特去,司金是負責守第一間房,雙胞胎第二間,若那些驅魔師很幸運的可以抵達頂層,到時候不管小兔子有沒有清醒自己都必須過去和蘿特會合。

  嘖……真是麻煩,一次做掉最快。

  與其和那些驅魔師浪費時間,他還比較想待在小兔子身邊,可千年公的命令違抗不得,加上那些驅魔師各個難纏的跟什麼一樣,讓帝奇真有衝動想用拖鞋一次拍死那些老鼠,不過要真是有這麼好拍那他們也就不用這麼大費周章了。

  再者,他也想弄清楚那名出老千少年與小兔子到底是怎樣的關係,還有當時那奇怪的黑霧造成小傢伙異常的原因。

  當下看見那團黑霧望向拉比時,他的心臟很不爭氣的抽了下。

  強烈的危機感由四面八方襲向他的胸口,近乎窒息的不安讓他忍不住屏住氣息,只能牢牢的將小傢伙套在懷中,深怕一個不注意拉比就會因此離他遠去。

  他從來就不懂什麼是所謂的失去,當一個人根本沒有在乎的事物,哪裡還談得上失去?

  直到那一天遇見這名變化無常的橘髮少年,從一開始的打趣,轉變成對少年的好奇,漸漸的他迷上捉弄這只橘毛兔,小傢伙每次的反應都可愛的讓他很想大力的搓亂那頭橘絲,然後再緊緊地將人抱進懷中,坦率的讓他怎樣都不嫌無趣。

  隨著時間的推移,帝奇發現他愛上了拉比那雙清澈中卻又帶了一股透徹的靈動綠眸,那變幻多端的祖母綠次次都讓他移不開目光,有時候甚至會映出彷彿要將他靈魂吞噬一般的幽深,────悸動難當。

  甚至,在某些時候無意間的一瞥,他隱約能從那茵綠的眼眸中看出深埋背後的孤獨。

  明明平常總是無憂無慮的小傢伙,為何會露出如此令人心疼的淒涼?若不是自己的目光都停佇在小兔子身上,不然他也無法發現那抹灰暗,那短暫的疑惑就這麼在帝奇的腦海中紮根,接著以驚人的速度蔓延開,到後來他更是無法克制自己想了解對方的渴望。

  某大叔哀怨的嘆了口氣,掌心支著下顎靠在床緣,凝視著拉比的睡容,俊秀而邪氣的臉龐軟化了線條更是出落的迷人。

  啊……小兔子似乎還沒洗澡?

  雖然他是不介意小傢伙直接睡啦,但是難得可以一飽自己眼福的絕佳機會他豈能放過?

────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好一段時間沒有碰到小兔子好抱的身軀,幾乎讓帝奇快捨棄殘存不多的形象開始流起口水……

  拿了毛巾沾了溫水,和小臉盆放在一旁的椅面上,某大叔非常主動的開始寬衣解帶……寬小兔子的衣解小兔子的帶。

  食指輕輕一勾,唰的一聲原本繫在胸口處的領帶應聲而散,曖昧的聲響無不脈動著帝奇的感官,難耐的滾動喉嚨,大手探入背心與襯衫之間,由少年的胸膛往肩膀一帶,除去鈕扣的背心在外力的推送下躺在拉比的肩膀兩側,隨著男人的舉動輕鬆的脫去。

  少了領帶與背心的束縛帝奇可以清晰的瞧見細白的頸項,沿著微微隆起的喉結來到鎖骨,由上而下埋藏於襯衫領口的線條非常引人遐想,琥珀的色澤轉為耀眼的金黃,異常灼熱。

  男人不疾不徐的解開白鈕釦,隨著手指所到之處吹彈可破的肌膚漸漸裸露在空氣之中,厚實的大手撫上少年的胸口,正當男人陶醉在滑順肌里的觸感時,敏銳的察覺不對勁的地方。

────小兔子的心跳好像有些奇怪?

  男人毫不猶豫的將耳朵貼向少年赤裸的胸口,那種不協調的鼓動更是愈發明顯,帝奇並沒有發現,在他將臉貼到拉比胸前的同時,少年的眼罩浮現了幾個奇異的白色文字,很快的便又消失。

  某諾亞畢竟不是醫生,要是讓他隨便聽都可以聽出結果那那些醫生也不用混了,帝奇聽了半天除了覺得奇怪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準備抬頭時一道嗓音冷冷地落了下來,作賊心虛的諾亞琥珀的眼眸直接撐成了貓眼。

  「……你扒了我衣服就算了,竟然還不要臉的做出這麼變態的事─────

  某人很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雙手直接環過小傢伙的腰將人撲倒在床,說什麼也要把這塊甜美的豆腐給吃到底。「我們好久沒見面了耶小兔子,我好想念我的抱枕────

  「別以為轉移焦點有用!你這死變態大叔給我去死吧───!」從抄起鎚子到轉動最後來到打擊出去,少年的動作一氣呵成絲毫不拖泥帶水,那動作之熟捻哪……

  某大叔就這麼成了天邊的一顆星,少年的綠眸波光流轉,清秀的臉龐有著令人退卻的漠然,翠綠的眼眸更是隱去了平常的光采,只剩下書人一族應有的淡漠,淡然而空洞,空洞而淡然。

────毀壞的歷史,已經全數回歸到他的紀錄之眼。

  「書人一族的制約……是不能違背的────」少年低喃,聲線中夾帶著難隱的苦澀。

  剛從遠方爬回來的帝奇瞧見了失輝的綠眸,昏黃慢慢地凜了起來,拉比發現了男人立即換上了往常的模樣,還想多罵對方幾句,下一秒卻撞進了柔軟卻令人安心的胸膛。

  「────如果不想鬧就不要鬧,那些面具對我不管用。」帝奇的口吻淡淡的,字字卻深切的觸動到拉比的心坎,幾乎快卸下少年多年以來築起的心房。

  拉比沒有說話,可回抱的雙手已說明了一切。




  如果可以重來,即便是喜歡挖掘真相的他,也寧願不要知曉這個秘密……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