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1 帝拉


  冷不防的刺痛使得拉比原本打算揮動槌身擋下帝奇紫光的動作一滯,少年擋出去的手一個不慎偏了角,和帝奇的攻擊相擦而過,眼看著攻擊就要襲向拉比的胸口,少年一個靈巧的側身往後方一跳,漂亮的拉開了彼此間的距離,那有如貓兒一般輕靈的動作讓帝奇讚賞的吹了聲口哨。

  要不是右眼竄起奇怪的疼痛,不然拉比當下真的很想罵帝奇,你這傢伙變態就算了怎麼就連行為模式也愈來愈像個死大叔,真是愈活愈活去、愈活愈變態了……

  很快的,右眼的異狀淡了去,疼痛有如曇花一現般,來的快去的也倉促。

  拉比疑惑的摸著眼罩,翠綠的眸難得凝重了幾分。

  耳邊傳來熟識的嗓音,打斷了少年的思緒,「拉比!你怎麼會在這裡?」亞連抱著女孩來到少年的身旁,原先稚氣的臉龐此刻染上了堅定的成熟,夾雜在稚嫩與穩重之間的神情更是吸引人。

  「我是臨時被調派過來的,現在跟著狄耶特元帥。」拉比簡單的帶過,同時給了銀髮少年一抹燦爛的笑,敏銳的察覺了亞連與之前的不同之處。

  小亞連對INNOCENCE的掌握更完全了啊────

  當翠綠近距離的對上亞連的左眼,拉比的心跳陡然加快,視野更是被奇怪的畫面取代,眼前的景象宛若舊螢幕洗頻般,黑白交雜出的雜訊讓人瞧不清景象,隨著畫面的洗動,拉比隱約能瞧見雜訊中有一抹背影,畫面洗刷,人影轉成了正面,再次的洗刷,放大數倍的黑色人象剎然充斥視野,嚇了少年瞪大了單眸。

  那是────

  刺耳的鏗鏘聲落下,方才的畫面也煙消雲散,拉比猛然回過神便瞧見亞連正以神丑擋住了帝奇的攻擊,利娜莉則是被安置在一旁的地面上,拉比瞥見躺在一群驅魔師之中的書人,翡冷翠般的寶石隱隱閃動。

  老頭啊……我好像在不知不覺當中發現了其中的關鍵耶─────

  那些沒根據的幻覺、千年伯爵對第14號的執著、被譽為「時之破壞者」的少年、受詛咒的左眼以及自己不該有任何反應的右眼產生的劇痛,無數的線索在拉比的腦海中條列分明的展開,然後逐一的拼湊出之間的關聯,表面上看似無關的個體,卻按著特定的規律接連下去。

  一環又一環,看似無關卻又緊緊相扣,無意間的察覺恰巧成為觸發某個關鍵點的要素。

  千年伯爵撐著咧囉於的夜空中俯瞰著,細長的臉龐很少有地沉了下去,圓鏡背後的眸子顯得異常凜冽。

  這小老鼠身上,散發著自己很懷念的氣息啊───♥懷念又熟悉,熟悉得令人憤怒……♥

  拉比抱起利娜莉,神田在交鋒的過程中注意到了拉比的行為,腦中隱隱有個不好的預感……

  神田避過司金的攻擊,將對方轟退了幾步突然朝瑪利大喊:「別讓他把利娜莉帶走──!」

  瑪利還來不及消化神田的意思,只見橘髮少年揚起了他們再熟悉不過的笑容,只是這抹笑帶了冷酷,抱起了不醒人事的女孩,腳一蹬,凌空踏上了一名等級3的手掌,來到了千年伯爵身旁。

  帝奇一橫手將銀髮少年給掃了出去,退到了伯爵身邊,司金也在同一時間跟進。

  眾人驚訝的望著身為「夥伴」的拉比,狄耶特也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的部屬,其中,亞連更是無法理解的望著橘髮少年,清澈的嗓音除了不解還是不解:「拉比?你───?」

  「可以的話,我也想繼續跟你們玩下去,可是────

  隨著話語落下,橘髮少年身上的衣物慢慢的煙化,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套與諾亞們同款的黑白西裝,額頭也刻著和諾亞等人相同的聖痕,只不過少年的聖痕只有在額心部分。

  風帶起了清脆的鈴鐺聲,空靈的聲音讓亞連聯想到當初在火車上也有聽到同樣的鈴鐺聲,本該是如此懷念安心的聲音,現在回盪在空盪的空氣中卻顯得異常陌生。

  握著對方送的橘色圍巾,反手一轉,圍巾也跟著少年之前的衣物化成煙消逝,垂下的眼簾流轉著可惜的波光,墨綠映著的是亞連不曾見過的冰冷玩味:「遊戲總有結束的時候,抱歉了,小亞連───

  「為什麼……?你、你是驅魔師不是嗎?我們……是朋友不是嗎?」銀髮少年的嗓音隱隱打顫,怎麼也無法接受那名有著令人安心笑容的橘髮少年會是他們的敵人,甚至是去幫助千年伯爵……

  一直以來認定的夥伴,理當是攜手對抗千年伯爵的戰友,原來只是一場……騙局?打從他們見面的那刻,自己就一直的被矇在鼓裡……

  不……他相信拉比不會的────

  「這是騙人的吧?拉比────」亞連難過的嗓音有那麼一絲動搖了拉比的內心,但也只是短暫的一瞬間,就像一顆小石子在心湖上掀起陣陣漣漪後,迅速的回歸平靜。

  難以抑制的哀傷自胸口衝到喉嚨,那份悲愴與腦海深處的意識產生強烈共鳴,在銀髮少年最後一句聲嘶力竭的呼喊下更是直接衝破了某種禁制,亞連的身旁捲起了黑色煙霧,煙霧漸漸形成人的輪廓與身型,只見那形體慢慢抬頭面對著千年伯爵,接著停在抱著女孩的橘髮少年身上,沒有任何情緒起伏的嗓音在拉比的腦中響起。

  終於等到這一刻了……

  繼承了真相的書人後繼者啊幫助我……毀、壞……─────

  一時間龐大的訊息一擁而上,幾乎快將他的頭塞爆,每一個腦細胞幾乎快被這些訊息佔滿,橘髮少年不停地冒著冷汗,最後終於抵擋不了如此劇烈的刺激失去意識,手中的女孩也跟著墜落,神田動作相當迅速的奪回同伴,一旁的帝奇眼明手快的抱住突然昏迷的拉比,昏黃的眼眸略過寒光。

  黑色煙霧在拉比昏迷後消去了人形,接著狂亂的旋轉起來,強勁的風括得每個人都睜不開眼,好不容易在風旋退去之後,銀髮少年不支倒地,神田二話不說的將利娜莉丟給了瑪利上前察看亞連的情況,狄耶特的一句話引起了神田等人的注意。

  「伯爵等人……都消失了。」望著週遭空蕩蕩的江戶,絲毫不見諾亞與伯爵的身影。

  將豆芽菜抱在懷中,神田很不甘心的切了聲。

  一旁毀壞建築,踏出了一抹身影。

  「竟然用這種方式覺醒了啊……」來人正是一臉嚴肅的克勞斯,語重心長的話語有著隱約的憂慮與難以掩飾的期待。




  「……吶,千年公,為什麼突然把我們帶回來?」方舟內,伯爵一手拖著司金,另一手拖著帝奇,帝奇的懷裡還抱著昏迷的小兔子。「那個女孩很有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心喔。」

  「哎呀,你們都長大了呢」伯爵四兩撥千金的避開了帝奇的問句。

  「說明,Please。」司金與帝奇異口同聲。

  帝奇現在的心情非常複雜。沒想到那個出老千少年真的沒死,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那名少年竟然動搖了小兔子的心。

────光想到這點就讓帝奇非常惱火。

  「距離剩下的時間只有4個小時了唷」伯爵似在提醒些什麼,察覺到家人的到來,接著開口:「蘿特辛苦你了

  只見蘿特趴在一旁的窗櫺,身上穿著非常簡單的白色連身裙,支著小腦袋要求:「我要一年份的棒棒糖。」

  「好好好」他比較在意,後來從沃克身上出現的黑色人形……♥那人形的闖入讓他有非常不妙的感覺───♥

  紫眸瞧見了躺在帝奇懷中的小兔子,完全不將地心引力這東西放在眼裡,飄到了帝奇上方疑惑的問:「帝帝,小兔子怎麼了?」

  「昏過去了。」很簡明扼要的給了自家妹妹答案。

  「啊?怎麼會昏過去?」

  「───不曉得。」觸起眉頭,琥珀望著懷中的清秀臉龐,細微的不安自內心竄了上來。




  他總覺得……小兔子的昏迷沒這麼簡單。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