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30 帝拉


  一幢很普通的日式建築,面對庭院的長廊上坐了一名高大的男人,男人的臉大半部份掩蓋在奇異的面具之下,使人瞧不清面容。

  儘管現在的情勢絲毫不能以悠哉來形容,可男人還是慢條斯里的吞吐著煙圈,吸了最後一口,緩緩讓白煙消散在空中,男人起身。

  一陣夾帶慌亂與不安的夜風,散亂了男人的紅髮,火紅的顏色飄盪在空中增添了背影的深不可測。

  「那傢伙似乎醒來了……看來我的動作也要加快了啊────

  該是作了結的時候了,────和那名諾亞一起。

  這次就連他也無法判斷這麼做會不會再次導致黑暗三日來臨,男人瞞不在乎的一笑。

  會又如何,不會又如何?

  他的這條命,早在當時就該賠上,現在不過是到了償還的時刻罷了,偶爾來場轟轟烈烈的壯舉也是挺不錯的────

  修長的身影隱沒於夜色,空盪的房舍在風的吹拂下只剩落葉與地面交錯的沙沙聲,以及幾只公雞的鳴叫。

───夜,很不寧靜。




  克勞斯部隊在諾亞以及大型惡魔猛烈的攻勢下可以說是連連敗退,儘管從諾亞的口中得知亞連活著的消息,他們卻連能不能堅持見到亞連的那刻都無從肯定,在一陣轟然巨響後書人等人狠狠撞破了某棟建築的屋頂,一行人摔得七暈八素。

  還來不及關心同伴的傷勢,身兼紳士風範以及死神殘酷的諾亞單手扣住了利娜莉的下顎,米蘭達也因為能力使用過度的關係氣若游絲的倒在下方。

  「唷~第一次見到女驅魔師耶,嘖嘖……我實在是很不想傷害女人哪────

  諾亞的動作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強大的手勁剝奪了女孩呼吸的權利,漸漸乾涸的氧氣使得少女的肺葉灼熱異常,先前的傷勢都沒恢復的女孩除了掙扎以外還是掙扎。

  「這個女人的能力真是麻煩……」帝奇毫不留情的踏著米蘭達的頭顱,另一手隨著電擊的吱吱聲爆出詭譎的紫光,眼看著就要逼向米蘭達的身軀,在千均一髮之際銳利的刀芒宛若鬼魅一般無聲無息的自男人下方竄出,只要諾亞再慢上一些,看到的就會是完美無缺的兩半身軀。

  「嗚哇───嚇死人!」帝奇連連閃避著一刀又一刀猛烈的攻勢,那速度之快讓一旁的克洛利只能捕捉到刀光殘影。

  來了一個棘手的傢伙啊……

  下一瞬,男人牽起一抹抱歉的笑:「抱歉啦,小姐。」接著將利娜莉拋向神田,後者驚訝的同時順手接住,趁著對方閃神的空檔毫不留情的襲向神田,由於顧忌著懷中的同伴,神田的動作顯得遲鈍了許多,一陣紫光閃爍,迎向神田的當下一只巨大的黑白槌子神出鬼沒的自另一邊殺出來,準確的格擋諾亞的攻擊。

  琥珀閃爍,瞧見小兔子興奮難當的翡翠讓諾亞的心情好上了幾分,由於方才擋下的攻擊產生強勁的風旋,兩人順著風勢輕巧的落在另一旁的屋頂上,而諾亞也退了回去。

  位於下方的書人敏銳的察覺不該出現在這裡的徒弟。

  這小兔崽子……竟然光明正大的當起間諜了。

  不過現在的情勢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屬於惡魔刺耳的慘叫聲引起了眾人的注意,映入每個人眼中的是方才讓書人等人相當頭痛又堅硬的大型惡魔現在以非常……詭異的姿勢被束縛在原地,惡魔龐大的四肢以匪夷所思的角度扭曲著,讓拉比抖了三抖。

  「這是怎麼回事?」寫著一副囧字臉的橘毛兔望著遠方的大型惡魔發問。

───難道惡魔也有所謂的瑜珈?不得不說……真是亂噁心一把的。

  「被瑪利的弦捉住了啊。」神田以非常理所當然的口吻答到,漆黑如墨的瞳彷彿看穿了拉比的心思,接著非常不屑的嗤了一聲。

────死神田,連嘲笑人都那麼可惡。

  瑪利所演奏的音樂,對惡魔來說是最強烈的劇毒,藉由瑪利將惡魔束縛住的同時,神田隨手將利娜莉拋給拉比,跟著揮舞六幻,腳步一點,如同箭矢一般的衝出。

  「阿優,小心一點───!」某只兔子很習慣成自然的提醒已經衝出去的黑髮少年。

  「六幻,災厄招來───二幻刃!」神田握住六幻的手在半空中畫出了半弧,另一隻原本空盪的手心頓時出現了白光,隨即有了刀刃的輪廓,黑髮少年俐落的踏著瑪利交幟而成的弦,半迥便出現在那名惡魔面前,一擊就斬了方才不論柯洛利怎麼咬也無法傷及半分,甚至能反彈書人的黑針堅硬異常的巨大惡魔。

  「神田這小子……技術又更好了。」書人打從內心感嘆。

  遠在一邊的帝奇視線落在小傢伙抱住女驅魔師的景象,一度後悔為何剛才沒有滅了那個女人,現在才讓她有機會和他的小兔子作親密接觸。

  某兔子很敏感的接收到某大叔的黑暗電波,目光一抬瞥見遠處某大叔吃味的表情,與昏黃接觸的剎那橘毛兔很沒良心的移開目光,讓原本就相當哀怨的諾亞更是鬱卒了幾分,強忍著上前將人抓回來的衝動,帶著白手套的大手漸漸收緊。

  然後伯爵等人就瞧見烏雲開始在帝奇的頭頂纏繞纏繞纏繞……

  那怨念之深就好比深閨怨夫在哀嘆娘子的背棄。

  「小兔子耶?那不是小兔子嗎?」賈絲黛洛瞧見熟悉的橘毛非常沒有神經的喊著。

  「啊哈哈!帝奇你真沒用!連小兔子都不用正眼瞧你────」這是大衛不怕死的發言。

  在帝奇殺氣騰騰轉過頭的同時,伯爵開口了。

  「大衛、賈絲黛洛~我有點在意克勞斯的動向,你們去幫我監視他」他一直覺得那個男人會有什麼驚人的舉動……♥不看看不放心啊

  他們的大家長以非常巧妙的手段化解了家族內戰。

  雙胞胎儘管嘴上嚷嚷,還是乖乖的照伯爵的指示去監督。他們的公公發起火來比爆走的捲毛還要恐怖一百倍啊────

  就在巨大惡魔被神田劈成兩半的同時,回到原本佇立地點的神田惡狠狠的瞥向拉比:「誰准你叫我的名字了?」

  那好比修羅的神情嚇得某兔子皮皮挫。

  遠處飄浮在半空的建築,下方出現黑色的圓形物體,由原本的黑點漸漸擴大,仔細一瞧,千年伯爵正撐著咧囉處在其中,後方甚至還出現扭曲的惡魔形體,滑稽的嗓音含著威嚇十足的警告。

  「你們,太囂張了唷────♥」瞬間,黑色的圓圈伴隨著巨大的力量擴大,拉比還來不及提醒同伴,下一秒,整個江戶在圓圈散去的同時成為一片荒蕪。

  「哇……我要迷上你了,千年公。」帝奇臉頰滑落冷汗,望著方圓百里都成了一片空曠的黑暗,讚嘆到。

  眾驅魔師幾乎都承受不住伯爵這一擊,克勞斯部隊的人甚至全數昏迷,除了神田死命的以六幻支撐著受創頗深的身軀,瑪利也半跪在地面顫抖著,以及死撐著疲憊的身軀以刻盤保護了喬治等人的米蘭達。

  瑪利顫抖的嗓音寫著十足的憂心以及虛弱:「糟糕克勞斯部隊的心跳,非常微弱……幾乎只剩下最低維持生命的需求────

  然而,一個奇異的結晶突兀的立於空曠之中,結晶內傳來了利娜莉的的嗓音,女孩不斷的呼喊著同伴的名,屬於女孩的手印不停的拍打在結晶上,結晶一旁,佇立的是毫髮無傷的拉比。

  除了驚訝利娜莉INNOCENCE的異常外,眾人對於拉比絲毫不受影響的結果也非常訝然,而伯爵也發現了INNOCENCE的怪異之處。

  神田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為何拉比會完好如初,瑪利由狄耶特那得知伯爵盯上利娜莉,慌忙的朝神田喊到:「神田!小心!」

  接著出現在視野之中的是巨大的身軀:「你喜歡……甜食嗎?」威力好比巨砲的大手揮向神田,後者用盡全力以六幻擋下這一擊,接著淡淡的回道。

  「───最討厭了。」神田冷笑,剩下的,是眼花撩亂的攻擊。

  原本想衝上去幫忙的拉比被一陣紫光逼了回去。

  「小兔子,你怎麼可以丟下我和別人相親相愛呢?」帝奇的口吻非常不滿,手中的攻擊也不曾停止過。

  拉比用垂身擋下帝奇連綿不絕的攻勢,然後非常無奈的反駁:「誰丟下你跟別人相親相愛啊?」

  「那你剛剛為什麼要撇開視線?」讓他幼小的心靈極度受傷。

  「我才不要和變態四目交接。」冷靜的直敘句。

  「我到底哪裡變態了你說!」帝奇激動了。

  「你全身上下從裡到外就是不折不扣的死變態────!」橘毛兔也不甘示弱的回應。

  某大叔這次連到角落畫圈的衝動都有了。

  先不論這兩個能一邊拌嘴然後打得難分難捨,重點是那吵的內容會不會太奇妙了些?

  慶幸的是神田正專注於眼前的戰鬥,其他的則是失去意識,所以唯一聽進兩人吵架內容的只剩下本身聽力就非常好的瑪利,然後一臉不知所以然。

────原來拉比也可以跟諾亞吵架?不過這吵得內容好像有點不倫不類……

  和神田等人有一段距離的狄耶特則是發動聖潔,與方才伯爵放出的巨型惡魔對抗,趁著這個空隙,伯爵悠哉的晃至那個結晶前,忙於眼前對手的眾人根本沒有餘力阻止伯爵的行為,千年伯爵手中出現了適才摧毀江戶的黑色圓球,探入結晶之中。

  半迥,結晶射出刺眼的光芒,接著是金屬與金屬碰撞的聲響,一名身穿奇裝異服的銀髮少年自白光中竄出,兩方強大的力量接觸的瞬間猛然炸出一片白光。

  清澈的嗓音落下。

  「又見面了,伯爵────」亞連攬著利娜莉,左手擋住伯爵的大刀,朝著伯爵微笑。




  拉比朝聲音來源處望去,瞧見亞連左眼的同時,一股奇異的感覺竄上腦海,右眼更是泛起劇烈的疼痛……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