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27 帝拉


  一抹人影在街道中不停地穿梭,後頭窮追不捨的是物體高速移動的風聲,經過一連串的左彎右拐,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即使如此,危機仍是沒有解除。

  那人努力的平息著紊亂的氣息,條理分明的將先前映入眼眸中的驚人事實毫無保留的記錄下來。

  那東西的存在過於龐大,超乎常理的力量只會帶來災厄,當平衡不再平衡之時,世界將脫離原有的秩序,最後步向滅亡。

  必須,盡快告知他。

  明知自己這樣的行為會惹來殺身之禍,他也不在乎,他答應了那人的事情便會盡其所能的完成。

  他,是唯一不在乎彼此的身分而接納真正的自己的人。

  冷汗自那人額際順著臉龐的弧度滑落,隨著殺意的靠近心臟不爭氣的加快跳動,慶幸的是,對方似乎沒有察覺,巡視了一圈便繼續朝另一處找尋。

  倘若,讓****掌握了背後的秘密,那後果不堪設想,無論如何他也要死守這個秘密。

  甚至是……賭上他的性命。

  下一秒,畫面如同螢幕洗頻般跳至一處灰暗的空間,微亮帶點熱度的火把成了唯一的照明光源,隱約能窺探有兩抹身影正在商談著某件嚴肅的事。

  「他……****獵捕了。」較為高大的人影低沉的嗓音含著遺憾與難以察覺的憤怒。

  另一名全身罩著黑色斗逢的身影,以平板的語調道。「他臨死之前已將所有的準備完善,裡頭的文字只有我能解讀,而我────

  那人的尾音漸漸模糊,接著眼前的景象恍若幻影一般完全消失無蹤,剩下的是一只詫異的茵綠眸子。

─────剛剛的記憶是什麼?

  方才少年只覺右眼深處被一股刺骨的寒意包覆,那冰涼的感覺直接襲向腦海,接著腦海裡便湧入那些奇怪的影像,須臾間卻又蕩然消散,這詭異的情形他不曾感受過。

  且畫面中似乎有某個人名被刻意抹滅,無論他如何回想就是想不起那個人是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段記憶不是紀錄之眼所擁有,更不是自己的經歷,反倒像囂張的侵入者強行的灌入他腦海。

  眉宇輕觸。難道這零散的畫面和他所追查的裡歷史有關?

  「拉比?」疑惑的嗓音喚回了少年的注意力。

  「咦?啊───抱歉抱歉,你剛剛說了什麼?」少年不好意思的傻笑。

  「原來你根本沒在聽啊我說我要先把資料送去別處,不久前還是幾天前,啊三天沒闔眼了腦袋有些不靈活,總之室長說你有空去找他一下。」瑞巴頂著兩個熊貓眼向拉比交代。

  即使拉比是新調派來的驅魔師,對他而言,多一位家人無非是好事,加上最近教團內折損了百名同伴,很需要安定的依靠。

  而拉比的笑容,有那份味道。

  「快去吧!若那傢伙睡死的話就用那招────」瑞巴拋給拉比一個邪惡的眼神。

  「嘿嘿~我一直很想嚐試看看,竟然要用這種方法才叫得起來。」

  兩人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笑,各自朝目的處前進。

  翠綠的眼眸,在經過轉角的同時閃過一絲高深莫測的光芒。

  拉比藉由北美分部調派過來的驅魔師身分,混入教團已有一星期,這段時間他得到不少好用的情報,包括教團讓驅魔師分批護衛元帥,亞連等人負責尋找克勞斯元帥的下落,惟獨千年公想要得知的部分無法從其他團員身上打聽到,那麼,唯一可能掌握的便只剩科學班最大的執行者。

  老實說,科學班裡的人都很好相處啊,有許多有趣的事情讓他怎樣都不會膩,儘管每次見到科學班的人員沒有一個是精神狀況良好的時刻像瑞巴那副巴不得往床上躺平再也不願起來的神情就讓他相當同情。

  拉比敲了敲門,預料中的裡頭沒有一丁點的反應。

  推開門順手帶上,滿地的資料讓行走都有些困難,辦公桌上堆著小山一樣高的資料埋沒了裡頭的人影。

  「科穆伊~我來找你了。」試探性的發問,裡頭的人僅是以鼾聲回應。

  唇線,勾起一抹笑,那是預謀的弧度。

  「還真得睡得不醒人事。」不過,這倒也讓他省略了某項步驟就是了。

  拉比走至睡死在桌上的科穆伊身旁,右手輕輕放在科穆伊的肩上,基本條件,已經成立。

  飄邈清澈的嗓音帶有魔力一般的探入科穆伊的耳際直達意識深處。

  「『時針表示過去,分針刻畫未來,藉由紀錄之眼重現該時刻的完整面貌────』」

  隨著字句落下,拉比被眼罩覆蓋的眼眸發出淡淡的光芒,接著化成一圈又一圈白色的光環環住科穆伊的身軀,光圈快速地轉動,殘影間依稀能瞧見光環內部似乎有某些影像。

  「來,把你所知道的一切告訴我吧……

  沒有人能違背,拉比因緣際會自書人一族中繼承下來,紀錄之眼失傳已久的特殊能力。



  「咦?拉比你在啊?」托普抱著一整疊文件進門就發現一臉懷疑的拉比站在科穆伊旁邊沉思,將文件往那一堆小山疊了上去,疑惑的問。

  少年給了對方一抹笑。「啊,科穆伊這傢伙叫我有空來找他的,結果人竟然睡死了,不管怎麼捏他打他踹他都叫不醒耶───!」

  「沒用啦~我們之前連連環巴掌都用過,還有什麼噪音啊之類的,結果該醒的沒醒,反而是醒的被噪音震得頭痛欲裂,只有一個辦法可以叫醒室長。」托普一臉無奈的搖頭。

  「不會吧?原來那句話的威力這麼大……」他之前還以為是開玩笑的說。

  「所以啦~室長!快點起來,這裡有一大堆文件等你審核蓋章……」接著托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喊道。「利娜莉要背著你跟人結婚了───!」

  「啊───!托普!你怎麼可以搶我的台詞,我本來想試試看的說!」橘毛兔哀怨的嚷著。

  幾乎是立刻,方才昏睡的科穆伊抄出不曉得哪來的鑽洞機,大有將那名拐走他心愛妹妹的傢伙大卸八塊的氣勢及覺悟。

  「好啦,那我就先去忙了,還有一堆工作還沒處理完啊!室長,這些文件麻煩你一個小時內審核完畢。」最後那句托普近乎挾帶著威脅。

  「咦──?你說什麼?我剛睡醒來腦袋還沒清醒所以聽不到────

  「室長────!」托普的聲音被不知何時瞬移至門前的科穆伊給隔絕在司令室門外。

  「拉比,關於護衛元帥的任務需要你去支援。」接著科穆伊又恢復正常模樣,和拉比說明這次找他來的目的。

  「護衛元帥?」

  「嗯,由於每個小隊最少都會有3名驅魔師隨扈,以防重蹈葉格元帥的悲劇,狄耶特元帥先前因為諾亞的襲擊失去了一名同伴所以要麻煩你和他們會合,會合地點稍後確定後會告知你。」

  接著,男人似乎是想到什麼停頓了一下,接著扯出一抹溫柔的笑。「請千萬小心,我們還沒有為你舉辦歡迎會呢!」

  拉比訝異的眨了眨眼眸。

────歡迎會……嗎?

  「我很期待。」如果到時候我們還有機會相見的話。

  千年公要的情報,已經全數收集完畢。

  接下來,就是他的自由時間了。




  竹林中飄散著令人做噁的鐵鏽味,一隻隻豔麗的黑蝶翩翩起舞,構成一幅邪美而詭譎的景緻。

  「真是的小兔子到底是看上出老千少年的哪一點啊?」男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皺了皺眉,望著手中刻有AllenWalker的銀質鈕扣,這下子給依茲的銀子又多了一個。

  琥珀的眼眸發覺放置在少年衣內的物品,那是當時小傢伙作為回禮的撲克牌。

  男人拿起撲克牌,有如弔念似的撒落在漸漸失去氣息的銀髮少年身上。




  「可惜啊祝你有個好夢,───少年。」冰冷而磁性的嗓音,成了最好的安魂曲。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