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23 帝拉


  過長的煙灰由於主人思考的關係顯得搖搖欲墜,男人很沒有氣質的抽了抽嘴角,一邊審視著自己的牌一邊計算贏面,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到剛才為止局勢還是由他們掌握,怎麼下一秒鐘卻來個三百六十度大逆轉,呈現一面倒的狀態。

  ────從那名白髮少年來了之後,就節節敗退,說是完全居於下風也不為過,他們的技倆在那名少年面前不過是兒戲。

  宰了那麼多肥羊,這還是頭一次輸的這麼慘烈哪嘖。

  煙頭在男人一個抿嘴的動作下不爭氣的掉落,視線往下,包括帝奇在內三名大男人全輸到只剩下一件內褲蔽體,那光景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同花大順────」白髮少年喜孜孜的攤開手中的牌,一旁的科洛利則是用閃亮到能擠出水光的大眼表示對少年的崇拜。

  「什麼───!?」三人難以置信的驚叫。

  高音量的吶喊讓在睡夢中的人兒不大情願的清醒,懷中的依茲則是從頭到尾將帝奇他們的糗樣收盡眼底,一雙靈動的眼眸看不太出來內心的想法。

  秉持著在賭桌上就有不敗自信的亞連,對於出老千這回事可說是得心應手,駕輕就熟、愈發熟捻那黑暗的程度甚至都能瞧見背後燃燒的熊熊焰火,使得科洛利打從心底同情起亞連悲哀的學徒時光,更是不禁疑惑到底是怎樣的環境讓亞連黑暗成這樣。

  雪眸注意到椅墊邊緣露出的豔紅髮絲,一雙清澈的大眼頓時閃動了下。

  會是他嗎

  「啊糟糕,剛才叫得太大聲了。」他們家的小兔子是不至於有起床氣,但剛從周公身旁被召回來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清醒,那酣傻的模樣每次都讓他有想把人摟在懷裡的衝動。

  重點是,他現在的模樣實在是沒什麼形象可言雖然在小兔子的腦海裡他的形象也散落的差不多了,可總得矜持一下吧?

  「看來那小傢伙要醒過來還要一段時間哪。」妹妹頭的男人習以為常的瞥了拉比一眼,本來還期待他能幫他們扳回一成,可不等到小傢伙完全將瞌睡蟲趕走恐怕不大可能。

  「唔」顯然的,小傢伙對於正好眠被吵醒有些不悅,顯長的瀏海即使將墨綠藏匿了起來,帝奇還是能輕易的捕捉小傢伙的情緒。

  哎呀有點不開心了呢,像這種時候就要派出滅火小組────

  帝奇彈了彈手指。「依茲,交給你了。」

  依茲眨眨眼眸,拿下口罩,白嫩的小手撫上拉比的兩頰,小小的頭顱跟著靠過去摩蹭。

  或許是聞到孩子身上特有的氣息,拉比茫茫然的凝視了依茲幾秒,最後在孩子如此可愛的動作下完全將方才被人擾清夢的怒氣給丟到九霄雲外,開心的對依茲笑了笑,也跟著摩蹭,像只撒嬌的貓兒滿足的道。「軟軟的,好舒服。」

  柔軟的髮絲接觸到男孩敏感的頸子,讓依茲不停地咯咯直笑,接著少年馬上發現孩子的口罩並沒有在它該在的地方,手一伸溫柔的替孩子戴上,清澈的嗓音有著明顯的關心。

  「感冒了就要乖乖戴著,不然更嚴重會很難受的。」加上他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又是空氣不佳的礦山,更要照顧好身體才行。

  由於角度的關係銀髮少年並不曉得裡頭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那名被吵醒的同伴似乎沒有像方才那樣生氣,瞧那些人鬆口氣的模樣就能知道了。

  讓他在意的是,捲髮男子這名同伴,和他一直尋找的人非常相像。

  注意到同伴的不對勁,科洛利湊到亞連耳旁憂心的問。「亞連?你還好吧?怎麼臉色那麼凝重

  亞連只是對科洛利一笑,似乎下定決心,朝著橘髮少年的方向開口。「你是拉比嗎?」

  此話一出,除了科洛利一臉不知所以然,頭上閃爍著大問號以外,在場的人都頓了一下。

  小兔子幾時認識驅魔師了?他知道小傢伙老喜歡穿著那套衣服亂晃,但不至於就這樣和驅魔師打上交道吧?雖然這樣也挺有趣的

  厚重鏡片下的琥珀燃起了興致,其他兩名同伴則是訝異這名出老千少年會認識拉比。

  聽見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少年將頭探出椅背,透過幾縷橘絲拉比一眼就認出眼前的人,是之前和蘿特在玩遊戲時遇到的正港驅魔師。

  真是太巧了───

  少年將左眼的橘髮往上撩了撩,一只不比寶石遜色的翠眸含著波光,有如大孩子找到好友一般的光彩。「亞連?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

  看向亞連的同時拉比猛然發現帝奇他們幾乎是一絲不掛的坐在那裡,敏銳的察覺自家的行李都在亞連身後立刻搞清楚了大概,卻還是不改惡作劇的本性,一臉難以置信的瞧著帝奇。

  「雖然之前就知道你很變態,但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有在別人面前裸露的嗜好還有你們也被帝奇給帶壞了。」後面那一句是對妹妹頭男人和毛線帽男人說的。

  隨後佔有性的摟了摟依茲,萬分認真的叮嚀。「你絕對、絕對不可以變成像他們那樣的人喔!」

  而依茲也很配合的點點頭。

  「依茲你不是從頭看到尾!怎麼還附和那小鬼!」毛線帽男人抱不平。

  妹妹頭男人以豁達的口吻對同伴說。「你也知道,我們家的小依茲在小傢伙來的時候就完全被拐走了

  「不對,明明就是我家的被你家的拐了。」帝奇跟著加入混戰。

  記得剛開始讓小兔子和他這群同伴認識時,一天到頭依茲長依茲短的,走到哪只要看到依茲就會找到小兔子的身影,老實說,他心裡頭還挺不是滋味的。

  不過久了也慢慢習慣,甚至變得有閒情逸致去欣賞小兔子和依茲相處各種生動的表情,那並不是可愛兩字足以形容哪

  「不好意思,我家的同伴沒什麼家教。」拉比攤了攤手,以家長管教頑劣孩子惡作劇時的口吻道。

  「呵呵,他們都很有趣,我正要和同伴會面,幸好你沒事,當時你被抓走我」雪白的雙眸更讓拉比瞭解,這名人兒的純白無暇,那份強烈的關心與擔憂要他不發現也很難。

  「不說這個了,你們是要去哪呢?」能再度看到拉比溫暖的笑容就好,雖然他和拉比只有相處短短的一段時間,但他不曉得為什麼就是很喜歡對方。

  「我們正要去礦山,讓你擔心了。」有些抱歉的笑了笑,手掌撫上亞連的腦袋慢慢撫摸,帶著些許的歉意以及絲絲的寵愛,讓亞連瞠大了雙瞳,下一瞬間雪眸充斥了歡喜和淡淡的羞澀。

  「哪裡不過你沒有帶魔偶,要找到你真的好難。」

  「找我?」

  亞連點點頭,開心的從箱子內拿出一條橘色圍巾。「這給你。」

  拉比有些受寵若驚的望著亞連,打從內心的給了亞連真摯的笑,笑容夾帶著宜人的春風,拂過亞連的心坎讓前者內心暖洋洋的。

  「謝謝,可是我沒有準備什麼」真可惜,這麼好相處的孩子竟然是他的敵人

  「沒關係的,這是我自己要送你,在這種天氣裡你的同伴穿那樣會很冷吧?我只要拿回我同伴的衣服就好,那些行李我不會拿走的。」

───而且還很貼心哪。

  恰好火車也到了站,一行被剝光的男人快手快腳的套好衣物下了火車,帝奇率先道。

  「謝啦,要是沒了這些衣物我們可就麻煩了。」

  「不會,如果不是預見你們我也不可能遇到拉比,反而是我要和你們道謝。」

  拉比笑了笑,隨手將橘色的圍巾繞在脖子上,動作間牽引了鈴鐺響動,清靈的聲音搭配拉比開朗的笑靨,都讓送禮的人感到無比雀躍。

  火車發出了鳴笛聲,提醒著乘客即將行駛。

  「我很喜歡這條圍巾,這給你───!」在火車緩緩加速的同時拉比拋了一副撲克牌給亞連,朝著對方揮手。「東西別吃太多,不然你又會被神田罵了!」

  亞連眨眨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開心的對拉比揮手。「我知道!下次會記得毀屍滅跡的,再見───!」

  直到火車行過隧道,拉比才收回視線,跟著帝奇一同往目的地前進。

  回到科洛利身邊的亞連,滿足的牽起櫻唇。

  那條圍巾,真的很適合拉比戴呢───,不過,拉比怎麼沒有穿團服呢?

  可能是拿去修補之類的吧,隨便找個理由搪塞了下,亞連不打算繼續思考下去。



  就在幾人經過車站附設的話筒時,刺耳的鈴聲猛然響起。

  而帝奇看了看話筒,走過去接了起來。

  聽了對方說了一些話以後,原本嚴肅的臉龐迥然一變,換上小花開的三八模樣對著妹妹頭說。「哎呀~有別的工作進來了耶───

  「啊?你們最近怎麼都這樣?」

  「對啊,又是那個秘密兼差?」毛線帽男人問。

  「不好意思啦───你們先去,不然晚到又會被工頭罵了。」帝奇騷了騷後腦說著,而拉比則是蹲下身,在依茲的額頭親吻了下。

  「有沒有什麼想要我們帶回來的?」

  依茲想了想。「可以再帶銀子回來嗎?」

  帝奇揉了揉依茲的髮絲。「包在我們身上。」

  隨著三人的身影漸行漸遠,掛在依茲脖子上的圓狀物體因為陽光照射的關係閃著光芒,背面似乎刻著幾個英文字母────Kevin Yeegar」。



  脆耳帶點掩蓋的鈴鐺聲不規律的彈跳著,叮噹、叮噹,因為有物體遮蔽的關係減少了清脆。

  一抹龐大的身影佇立於橋樑陰影後。

  「小兔子,你怎麼會認識那個耍老千的少年?」

  「你說亞連啊?他是我之前和蘿特玩遊戲時認識的,很可愛的一個人吧?」標緻的臉蛋很是開心。

  「感情好到會送東西?」帝奇觸起眉頭。

  「怎麼?你忌妒了?」少年調笑。

  「沒錯。」男人扯過拉比的圍巾,拉下纏繞在脖子的部分。「───讓鈴鐺聲變小了。」

  「放心,我只有在玩遊戲時才會圍。」言下之意,彼此心知肚明。

  「啊,千年公!」注意到橋樑下的人影,橘髮少年喚著跟著踏入陰影,帝奇則是將手插在口袋跟上前。

  「好久不見,小兔子、帝帝~」

  「出發之前能不能讓我先吃個東西?快餓死了───」男人一面抽著煙,隨著腳步前進身上的衣服漸漸染黑,原本俗氣的眼鏡也化成煙,最後踏出陰影處時已經著好一身西裝,白皙的膚色變為黝黑,額頭上整齊的排列著黑色十字。

  「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用詞,帝帝~」千年伯爵無奈的歎口氣,怎麼他家的小孩會這麼沒氣質?

  「帝奇不是本來就這樣?千年公你就別計較了。」而跟在帝奇身旁的拉比見怪不怪的安慰著,原本寬鬆的米色衣服在踏出陰影時化為白色襯衫以及黑色背心,領口處繫著印著逆十字的黑色領帶顯得俏皮,脖子上的綠色鈴鐺由細長的黑色帶子綁著,下身是標準西裝褲,滑順的橘髮乖巧地躺在雙頰邊,右眼掛著眼罩。

────以及額心的單一黑色十字紋。

  千年公將黑色禮帽扔給帝奇,後者俐落的接住,順了順額前的髮戴至頭上。

  「什麼話啊,我也是很有形象的好不好───」某大叔不服氣。

  「有形象還會在別人面前光溜溜的?」某兔子不以為然。

  「哎呀?帝帝你幾時在別人面前光溜溜了?羞羞臉───

  「對嘛,羞羞臉────」拉比跟著千年伯爵一搭一唱可樂的。

  「什麼光溜溜,我還有穿褲子好嗎!」

  「是啊,四角褲嘛────

  「………

  接著是拉比和千年公的爆笑聲回盪。




  下次的會面,或許就是戰場了,────亞連。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