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18 帝拉


  「等、等一下,帝奇───唔哇!」不給人兒抗拒的時間,帝奇略為粗暴的將拉比丟入柔軟的床鋪中,精壯的身軀跟著欺上前,居高臨下的俊容更是將帝奇霸道的一面展露無夷,原本總是帶點瀟灑溫柔的琥珀眸子冰冷地斂了起來。

  「你的傷是怎麼來的?」本來今晚想接小兔子一起去吃他期待已久的燒烤,另外一方面是為了避免蘿特那傢伙拉著自己的寶貝到處留痕跡,大鬧特鬧一翻,豈料他欲抵達見著的便是穿著驅魔師衣服的小傢伙,重點是,手臂上還多了幾道礙眼的紅痕,一並劃破了自己送給對方的白色襯衫的袖子。

  在他的觀點裡,能捉弄小兔子的只有自己,可以讓小兔子受傷的也只能是自己!───雖然自己不會忍心讓小兔子受傷,但只要一想到小兔子那潔白如瓷的肌膚上添了他人的烙印,不知怎麼地,心頭就是很不舒坦。

  名為怒火的情緒有如星火燎原般在帝奇的心田裡火速蔓延,一發不可收拾。

  且看這小傢伙玩得那樣盡興的模樣,八成將自己對他做的深情告白給忘的一乾二淨,很好,既然如此那他也不需要再那麼扭扭捏捏了。

  推翻先前願意耐心等待拉比察覺自己心意的想法,帝奇勾起一抹冷笑,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今天,他會讓小兔子徹底明白,成為他的人這句話代表的是什麼!

  即使橘髮少年清楚瞧見男人眼中的怒火,卻怎麼也無法明白男人為何生氣,不過受一點皮肉傷而已就讓他急成這樣,萬一哪天自己斷了骨頭帝奇不就要把房子給掀了?

  「和蘿特玩遊戲時不小心受傷的,舔一舔就可以」還是說自己將他送的衣服給弄破所以他才不高興?

  「舔一舔就會好是吧?小兔子,看來你真的不曉得我氣的是什麼───」金眸映出危險冷冽的精光,帝奇揚起唇線,一個極具危險的弧度。「還有,你似乎認為我之前對你講的不過是玩笑話,小兔子,我是認真的。」

  二度的表白宣言在拉比的腦袋中炸出火花,腦子還來不及消化帝奇的語言隨即被更大的刺激佔據了思考線路。

  「我會讓你成為我的人。」

  下一秒拉比只覺眼前一暗,接著唇上被柔軟的物體覆蓋,祖母綠的寶石愕然的瞠大再瞠大,接著大手如蛇一般的滑入銀白的外衣內,隔著質感頗佳的白襯衫男人還是輕而易舉的捕捉到小巧的果實並放肆的揉捏起來,少年立刻敏感地一顫,甜美的呻吟傾瀉而出。

  「啊!」趁著拉比鬆口之際帝奇很有技巧的闖入柔軟的口腔內,帶著絲絲霸氣與淺顯易見的溫柔極具技巧的挑逗著丁香小舌,宛若品嘗珍饈一般的吸吮、啃咬,甚至連脆弱的內壁也不放過,讓拉比的雙手頓時失去抵擋的力量,只能無力的靠在男人肩膀上稍作模樣。

  綿密深情的吻連帶著點燃了帝奇壓抑已久的慾火,更是混亂了拉比所有思考能力,只能不停地吸取著新鮮氧氣,盈著動人水光的眸更是顯得人兒的嬌豔欲滴,眼神每一個流轉間都有說不出的誘惑,儘管當事人完全沒那個意思。

  拇指輕輕撫過少年晶瑩的粉唇,垂下的細眸有著認真與邪氣。「小兔子,你知道男人送對方衣服,除了禮物這個意義外還有其他意思嗎?」

  拉比有些茫茫然的望了對方好一會,隨後在男人意料中搖了搖頭。

  不就是禮物嗎?還能代表什麼?

  帝奇勾起魅人的笑,接著側過頸子煽情的舔去拉比手臂上點點鮮紅,如針一般的刺痛夾雜著些微的快感猛然竄至少年的大腦,更是模糊了少年神智幾分,染上情慾色彩的墨綠幽深妖嬈,那盪漾的光彩使得帝奇的心頭狠狠震盪,讓身為諾亞的男人的血液有如脫韁野馬般的破欄而出,金黃色的眸轉淡,低沉性感的聲線落下。

  「───就是為了脫掉它。」




  這次你可逃不了了,小兔子。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