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10 帝拉


  勾完指頭,拉比本想掏出槌子直接走人,思緒流轉才猛然想起自己遺漏了非常重要的一點,翠綠的眸子瞇起,接而瞪大,跟著非常孩子氣的指著帝奇道。

  「你不可以使用能力喔!」開玩笑要是帝奇用那奇怪的能力,他還賭個什麼東西啊!?

  「什麼?我用什麼能力?」男人很刻意的提高音量,一邊優雅的朝小鎮邁進,那模樣在拉比眼中就只有兩個字欠扁。

  「你這傢伙!不要想蒙混過去!」少年一邊嚷著一邊追上男人的腳步,不遠處還能聽見兩人的爭吵,或者說是少年單方面的爭論要來得恰當。

  踏入小鎮,墨綠稍稍的環顧四周,放眼望去盡是很普通的建築,街道上的人並不多,卻也稱得上熱鬧,是個非常平凡的城鎮。

  「反正你不準用能力。」七分強勢三分請求的口吻讓男人是挑高眉尾,琥珀的眼眸中有著惡作劇。

  「為什麼?你都可以用槌子,那麼我用能力也不為過啊~不能耍賴唷,小兔子──」末了帝奇還很頑劣的拍了拍拉比的頭,氣的對方差點沒用槌子擊飛他。

  「你!這樣不公平───」這男人真是太可惡啦竟然還擺出一副這也不是我願意的模樣!

  「公平?小兔子,你剛剛在勾手指頭的時候有說我不能使用能力嗎?」

  「是沒有,不過───

  「那麼你現在才叫我遵守這額外的規定,怎麼想都是我吃虧不是嗎?」

  「但是你可以隨心所欲的到這到那,對我而言也很吃虧啊!」他的槌子又沒有帝奇移動的快,要是有他幹麻還要跟他討價還價?

  「嘛,也是有道理啦──不過我這樣做有什麼好處?不就等於是間接讓你贏?」帝奇環住胸,臉上仍是那副迷死人不償命的紳士微笑,可惜在現在的拉比眼中看來根本是邪惡到一個極致。

  雖然帝奇說的也有道理,這樣一來就等於是他在讓自己,沒有事先約法三章是自己的疏忽,他才不想因為這樣而獲勝,一點成就感也沒有,可是

  想來想去還是對自己很不利。

能不能重新打一次勾勾?這樣算不算違約啊?他可不想吞下那麼多惡魔,況且等級1的惡魔又那麼多刺,一個不好搞不好會卡到喉嚨也說不定

  不過他好像也吞不下去喔?───不對,現在不是思考怎麼樣吞惡魔才好吞,重要的是帝奇的能力對這場賭注真是太威脅了!

  不曉得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帝奇妥協?

  瞧見拉比困擾萬分又變化多端的表情讓帝奇悶笑,這小兔子的想法真太好捉摸了,什麼事情都寫在臉上哪,真是可愛。

  鹰眸精光一閃,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弧度。「要我答應也是可以──

  「真的!?」一聽到帝奇有可能答應自己的要求,小巧的五官立刻為之一亮,祖母綠的雙瞳更是有如天上的星辰,閃耀而明媚,那艷麗的神情讓帝奇有那麼一瞬間失去神智,心頭更是掀起漣漪,一波波的撞擊著平靜的心湖,悸動難當。

  「───那麼你也要答應我不用槌子,這樣一來夠公平了吧?」

  拉比皺了皺眉,又看了看手中的大槌小槌,內心相當掙扎。

  不用槌子帝奇就會用能力,但是用槌子自己贏帝奇的機率就更渺茫了

  少年甩了甩腦袋瓜,翡翠洋溢著男人眷戀的自信光彩,與放手一搏。「好!我答應你。」大不了靠雙腳而已,不管怎樣自己一定要比帝奇先找到聖潔!

  帝奇跟著勾起一抹笑。「要是沒有任何一方找到就屬平手,只要有一方取得聖潔就算贏,如何?」

  拉比點了點頭,沒有異議,見狀男人拿起高腳帽,大手隨意而灑脫的朝空中一拋,墨黑的禮帽與高空彼此相應,磁性的嗓音隨之落下。

  「賭注,───開始!」

  一黑一橘的身影一前一後的消失在人潮中,分別尋找同樣的目標。




  巷弄中,一名清秀的少年正皺著一張小臉,像隻無頭蒼蠅漫無目的的遊蕩。

  拉比在與帝奇分開後遇到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

───他根本完全不曉得INNOCENCE長的是圓是扁,這是要他從何找起嗄?

  真是太失策了!

  正當少年一邊哀怨的思索著該怎麼找聖潔,以及考慮要不要乾脆叫那些惡魔一起來找,一道慘烈的求救聲就這麼劃入拉比的耳膜。

  「救、救命啊──!」

  可以說是立即,拉比一個傾身快速的來到聲音的來源點,周圍的景色也從林立的建築物轉為森綠的樹木,在一棵和其他樹相較之下顯得特別粗狀而高大的樹蔭下,拉比瞧見等級1的惡魔以槍口對準一名青年,看到這畫面讓拉比想起了和帝奇的約定,二度懷疑這東西是不是真的有可能被吞下去。

  不曉得把這傢伙切成小塊一點會不會比較好吞?

  然而那名青年好不容易瞧見有人發現自己,還以為終於得救,豈料那名少年只是對著自己發呆,而惡魔的槍口已經做好發射的準備,嚇得青年是顧不得尊嚴拼命朝橘髮少年求救。

  「拜託你,救救我───!」他不想被這種奇怪的生物給殺害啊!

  被青年的呼救聲給拉回現實,翠綠望向青年的方向,跟著從容的向前,舉止間有著少年的俏皮與高深莫測的懾人魄力。

  儘管等級1的惡魔還不能完全了解拉比的意圖,可生物的求生本能告訴它眼前的人違抗不得,隨著少年的腳步逼近,那只惡魔的動作有那麼一瞬間定格住,甚至還可以瞧見背後冒著冷汗,就在那名青年以為自己得救而鬆口氣,感謝的話都尚未說出口,只見少年悠哉的晃過兩人身邊,走向那棵大樹。

  而不遠處的樹枝上佇立了一抹身影,昏黃的眼眸將一切盡收眼底,深邃的眼眸隱著些許思緒,冰冷的面容沒有任何感情起伏,宛若一只伺機行動的獵豹,高貴而不失膽寒,深幽的眸子有著更深一層的評斷。

  青年非常不可置信的望著拉比,有些張狂而著急的口吻能得知青年的失措。「你繞過去幹麻!我在這裡,你沒看到這個怪物用詭異的東西對著我嗎──!」

  然而拉比只是別過頭,給了對方燦爛的笑,跟著將視線擺在惡魔身上,完全不搭裡對方的叫罵,蒼翠的眸子沒有絲毫溫度。「我還正在考慮是不是要把你切一切,看看會不會比較好吞的說───真是,你沒事長的那樣大隻做啥?攜帶不方便又擋路。」

  惡魔因為拉比的第一句話而頻頻發顫,可聽到後來又從恐懼轉為錯愕,最後甚至還晃了晃圓滾龐大的身軀以示不平,過程中還不忘將槍口對準那名人類,根本是完全貼在青年的額頭上,青年是緊張到連個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加上看見少年和威脅他生命安全的怪物對話,更是直接拔高嗓音不分青紅皂白的罵到。

  「你這該死的傢伙,是不是你命令他來的!還不快點把他弄走!」

  「晃也沒用,你又不會變小隻───」橘髮少年依舊對青年的叫喚充耳不聞,甚至有當耳邊風的嫌疑,拉比攤攤手,擺明了要惡魔不要做無謂的舉動,胖是已定的事實就別再否認了。

  「所以呢,既然你這麼胖,就該好好的做運動,減肥一下,你說是不是───?」綠眸僅僅掃了青年一眼,跟著沁骨的寒意自青年的背脊油然而生,說不出的懼意不斷侵蝕著青年的感官,驚恐到連一個字也吐不出,原本氣焰高漲的眼神頓時消散。

  惡魔扭過頭顱瞧了瞧笑的天真的橘髮少年,再轉回去面向青年,跟著是響亮的碰一聲,伴隨著青年的慘叫以及驚慌而到處飛竄的鳥類翅膀拍擊聲,拉比看都不看對方一眼,將手掌貼在大樹的樹幹上,專心的思考起來。

  奇怪,他就是覺得這棵樹和其他棵樹不太一樣,偏偏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真要說的話,就是這棵樹所發出的能量很不尋常

  聰穎的少年立刻聯想到一個可能性,能改變這棵樹和其他棵樹的關鍵點。

  聖潔!

  念頭一閃過腦海,拉比跟著退後幾步,纖細的右手一抬跟著是驚天動地的雷聲從天而降,硬生生的將這顆起碼有三十尺高,直徑三尺長的大樹給劈成兩半,而且還劈得相當均勻,在樹幹的中間有一顆被綠色光芒包圍的物質,拉比知道賦予這棵樹如此異常的能量就是這東西。

  看來這就是聖潔吧?嘿,這賭注是他贏啦!

  正開心,小手準備將聖潔取出時有一抹影子比他更快,眨眼間聖潔已落入那人手裡,對方還非常挑釁的將聖潔放在手中一上一下的拋著,炫燿著不軌的勝利。

  「啊───!!你、你你犯規啊───!!」不算不算嗄!這傢伙怎麼可以憑空出現搶了自己發現的東西!那是他先找到的耶!

  話一說完拉比下個反應就是搶回聖潔,偏偏無論怎麼抓怎麼拿就是奪不到,氣得小傢伙只能憤恨地瞪著男人,心頭怎麼樣也無法平衡。

  「我可沒犯規唷,說好先拿到的就是贏家吧?誰叫小兔子你動作太慢───」某人還非常理直氣壯的和拉比解釋起來,氣得對方是直接抄出槌子朝帝奇揮過去。

  「你這卑鄙的傢伙!!明明就是我先找到的───!」

  「可是是我先拿到的啊~小兔子不能耍賴~~」男人輕巧地躲過對方不停逼近的槌身,眼神很是無辜。

  「誰耍賴啊!明明就是你、是你」拉比氣到連握著槌子的手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不停在內心罵自己為什麼不快點把聖潔拿起來,竟然讓那傢伙有機可趁真是太可恨了──

  「當初說好拿到聖潔的人就贏了,不是嗎?」帝奇一針見血的導出重點,笑的很是邪惡。「願賭福輸哦,小兔子。」

  「你你你你你────!!」他不甘心啦!!!

  帝奇拿下不知何時已物歸原主的高腳帽,輕挑地戴在拉比頭上,宣布了拉比今後的坎坷抱枕命運。「所以~小兔子,從今天開始你就成了我的抱枕嚕!」跟著大手一環將人抱個滿懷。

  「咿───!放開我阿你這死變態───!!」

  難道從今天開始自己真的要每天晚上都和帝奇睡同一張床嗎?




  嗚咽他不要啦────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驅魔 緹拉 帝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