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反逆的真相 07 帝拉


  難得的家族會議順利結束,露露貝爾幾乎是在伯爵宣布結束後起身,臨走前多看了拉比幾眼,少年也迎上前者的視線,翠綠的眼眸有著天真的笑意,使得露露貝爾勾起淺淺的弧度,優美的身形隱沒於長廊。

  賈絲黛洛雖然很想更靠近拉比一點,卻被大衛一把拉住往門外走去,最後還不望探頭指著拉比喊。「下次!下次我們再比一次!」隨後架著賈斯黛洛離開。

  所以到頭來還是要再打呀唉。

  司金也很難得的往拉比的方向靠近,龐大的身軀頓時讓拉比相當有壓迫感,小臉落下一滴冷汗,只見司金大手一伸拉比跟著像隻受驚嚇的小動物一震,蘿特見狀非常不客氣的大笑起來,帝奇則是托著腮觀賞著拉比有趣的反應。

  比自己大上三倍有餘的灰色大手停駐在眼前。

  難道他是要───

  跟著伸出白皙的手,攤開,一個閃著金光的物體落到掌心,拉比定眼一瞧,是一個包裝精美的糖果,心情落差的讓他有點反應不過來,怎麼也沒辦法將眼前的大塊頭和甜食連在一塊,可愛的臉龐呆愣了一下,隨即不好意思的說聲謝謝。

  司金點了點頭,金屬般低沉的嗓音道。「你很像。」

  「啊?」這次他真的沒有辦法了解司金的意思,賴在自個兒身上的女孩是笑到翻過去。「什麼啦!蘿特你不要顧著笑,翻譯一下啦!」

  「司金的意思是,你跟甜食很像。」帝奇帶有笑意的替蘿特回答。嘖嘖,他家的小兔子還真是魅力無法擋,露露貝爾就算了,怎麼連司金都對小兔子很有好感?真不知該替小兔子和自家家人相處融洽感到開心還是擔憂,說實話,他不是很喜歡家人對於小兔子太親密蘿特那孩子是例外中的例外。

  「嗄!?我?跟甜食很像?」他可不記得自己身上有帶什麼糖果餅乾之類的,還是說這是屬於諾亞式的冷笑話?

  「小兔子好笨~司金的意思是,你跟甜食很像,也就是他很喜歡你的意思啦!」蘿特在一旁咯咯直笑,一臉曖昧的看著拉比。

  「喔~原來如此那還真是我的榮幸。」至少他以後在諾亞的日子還不算討人厭就好啦!

  某方面相當單蠢的拉比完全聽不出蘿特的隱喻,同時也讓帝奇知道,在將來要擄獲小兔子一定要相當直接明白,否則他絕對會以為只是普通的喜歡甚至還很開心的接受,這可不是帝奇所希望的哪。

  「唉唉~也難怪帝帝會這麼不放心你。」根本是一拐就走嘛。

  「沒錯沒錯」男人跟著點頭稱是,邪邪一笑,看的拉比是從頭冷到尾,不由得往反方向靠過去些。

  司金看了看帝奇,又看了看蘿特,最後面無表情的將視線落在拉比身上,摸了摸橘紅的髮走出大廳,行為怪異的讓一向聰明的拉比也思考不出個所以然。

  「帝帝,小兔子,我有任務要給你們唷~」方才一直保持沉默的伯爵終於找到機會插話,細長的眸子透露著不懷好意及試探意味。

  「咦~~那我呢~~我也要一起去啦~~~」蘿特不滿的嘟嘴。

  「蘿特乖,你今天不是還要上課?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呢~」伯爵指了指時鐘的方向,正巧七點半整。

  「唔我可以請假啊!我要跟小兔子一起去啦───!」不甘願的搖著拉比的手臂,很乾脆的任性起來。

  要知道,他們家大小姐一鬧起脾氣是很難收拾的,雖然蘿特不大會反抗千年公的意見,可這次卻異常堅決。

  拉比笑了笑,抱起蘿特注視著不滿的眸子。「我知道你很想跟,可是你如果不去學校那我們之前幫你趕作業就沒有意義了,我會幫你帶很多很多你沒見過的糖果,好嗎?」

  「唔~~可是、可是───」他還是比較想跟小兔子一起去的說,比較好玩。

  見狀,拉比靠近蘿特耳畔,以只有兩人才聽的到的音量說了幾句話,下一秒女孩的大眼裡寫滿了雀躍與絲絲期待。

  「真的!?小兔子不能騙我喔!」

  「當然,我說到做到絕不食言!所以,你的決定是?」嘿嘿,這樣回來後就不會無聊啦!

  這兩個小鬼到底是說了什麼事情可以那麼開心,比較令他好奇的是,可以使被寵壞的蘿特點頭答應的條件會是什麼,一定相當的有誘惑力。

  「我去!不過,為了表示你的誠意,這個───」蘿特指指自己的右臉,意思很明顯。

  「什麼!?」帝奇驚愕的叫到,蘿特這傢伙就這種時候腦筋轉的最快!他的小兔子的初吻哪───要不是自己還有把柄在她手上,說什麼也不會讓這孩子得逞!

  「收到!」拉比完全忽視帝奇的反對,在蘿特臉頰印下一吻,開心的笑了笑。「快去吧,我們很快就回來。」

  女孩示威性的狡猾一瞥,像是在對帝奇宣告著「你看,小兔子有親我哦,帝帝你閃邊去吧」看的某人是恨得牙癢癢卻又不能吭一聲。

  這還是自己有史以來心頭最不平衡的一次─────

  「啊!對了,回來後我有東西要給你呦!」女孩故意將目光移到帝奇身上,後者雖然有些吃味,還是給了前者一個「拜託你了」的眼神。

  「東西?好,我也會帶糖果回來給你的。」一心還在計畫他們的大事業,拉比沒有注意到兩人不尋常的舉動,目送蘿特一跳一跳的離開大廳,猛然發現隔壁的男人笑的異常溫柔的望著自己,讓拉比當下真有衝動掏出槌子往他身上敲下去。

  伯爵清了清喉嚨,兩人立刻專注於前者。

  「這次的劇本,相信你們也相當了解,在義大利南部有一座城鎮發現有INNOCENCE,去把它破壞掉,至於遇到驅魔師的話就看你們囉~」雖然伯爵的語氣和平時沒兩樣,卻隱約給人無形的冷冽感。

  「有時間限制嗎?」帝奇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一手摟近拉比的身軀絲毫不顧前者的掙扎。

  「當然是愈快愈好啦~帝帝,別玩的太過火唷──

  「放心吧,千年公。」昏黃的眸子閃過幾許危險的光芒,彼此心知肚明。

  「我我我──我不知道要怎麼破壞那東西耶?」拉比像個好學的學生舉起右手對伯爵發問,可愛的行為讓伯爵心情大好。

  「哎呀,至於這個嘛,我這裡也沒有實體讓你試試看呢,到時候再跟帝帝說一聲,看要怎麼破壞~」

  「知道了──!」仍舊是孩子般的燦爛笑顏,不過翡翠的眼眸多了分狡猾與暗藏的光芒。

  「那我們走了。」帝奇一把抱起拉比,後者被突然懸空下意識的環住男人的頸子,而後氣急敗壞的叫到。

  「放我下來啦───!我可以自己走!」相處下來,他發現帝奇很喜歡做讓自己感到難為情的事情,而且還相當樂在其中,可惡啊───

──不過每次自己好像都沒有反抗到最後?

  或許內心深處的他並不討厭帝奇這樣的行為。

  「路上小心~~」伯爵坐在大廳內對著漸行漸遠的兩人揮著手帕,外加咧囉的目送。



  「我說小兔子,你跟蘿特到底說了些什麼?」男人在步出邸宅後忍不住問。

  而拉比只是一臉神秘,跟著勾起頑皮的笑。「想知道嗎?」

  在帝奇點頭的剎那────

  「不告訴你咧!」每次都是這傢伙玩弄自己,這次總算可以扳回一成了!

  得意的抬起下顎,像只驕傲的小兔子,令帝奇不由得發笑。

  「你笑什麼?」怎麼這傢伙無論自己說什麼都可以笑的那樣開心?害他一點成就感也沒有

  其實,他有那麼一點點喜歡帝奇笑的樣子當然賊笑除外。

  只見帝奇慢慢拉進彼此的距離,而後一個字一個字清晰地說。「不.告.訴.你。」

  「你───!」



  然後是一記很沒有氣質的爆笑聲傳出。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驅魔 緹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