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鏡花水月 11 完 帝拉


  對於戀人突如其來的告白感到訝然,更多的是不需言語的溫暖悸動,帝奇小心翼翼的捧起拉比圓潤的臉龐,低音大提琴般的渾厚嗓音帶點眷戀的嘶唖,以及滑潤的濃情密意。

  「難得你這麼坦白啊真是讓我太開心了。」

  玩笑的口吻有著淺顯的寵溺,碎吻在少年溫暖的臉頰化成絲絲扣人心弦的愛意,由光滑的額頭一路來到柔軟的唇瓣,淺柔地、深情地、呵護地自啃咬到輕啄,讓彼此的氣息毫無保留的融為一體,沉浸在難得可貴的美好───碰觸摯愛的美好之中。

  拉比用掌心,捧起駿逸的臉頰,在帝奇的預料之外落下了令男人心疼不已的淚痕。

  「怎麼一段時間不見,小兔子成了愛哭鬼了?」拇指拭去令自己胸口緊悶的透明液體,無奈的調侃道。

  拉比搖搖頭,橘紅的髮絲隨著動作左右擺盪,動作間是更多的晶瑩落下,這反常的行為僵硬了帝奇的身軀,思緒閃過先前瞥見的沙漏,金黃的眸望去,恰巧是沙漏漸漸崩毀的景象。

  「難道拉比,你────」本該是親暱的叫喚音節混了顫音後,變得極為恐慌。

  「對不起……」給了對方和歉意搭不上邊的燦爛笑顏,失去光采的翡翠映出的是難隱的哀傷,以及說不出的心滿意足。

  少年的身軀漸漸變得透明,餘暉的細眸迥然瞠大。

  雙手帶有獨佔以及憤怒環抱而上,牢牢地將戀人的身軀擁入懷中,明顯能感覺到男人的肩項似在強忍些什麼不能自己地顫抖,字裡行間更是淒苦難當。

  「……你明知我寧願你好好的活下去,也不願意你用這種方式作為代價───!」

  散落的音節無疑是赤裸的控訴。

  拉比淡淡一笑,有著滿滿的成就。「當時,你來不及說出口的我幫你說了,……我愛你,帝奇。」

  儘管圈住拉比的臂膀緊得令他難受,少年還是回擁男人,指尖嵌進柔軟的布料,細微地、澀澀地發顫。

  他知道,他明白,因為他體會過那種胸口被撕裂的苦痛,所以他不介意對方此時略微粗暴的對待,畢竟這份令他落淚的溫暖,是那麼的令人寬慰。

  「為什麼為什麼呢?沒有你的世界,我回來有何意義?想要我心痛,很簡單,只要你一個悲傷的眼神便已足夠,而沒有了你────」灼熱自胸腔蔓延至喉嚨深處,強烈的燒灼吞去了男人的下文,泛紅的眼眶濕潤了琥珀,破碎的嗓音夾帶哽咽,那是拉比不曾聽聞的脆弱。

  其實,他很喜歡讓帝奇依賴的感覺,那讓他感到他是被需要的,但是並不代表他喜歡對方現在含著撕心裂肺的絕望,那令他非常難過。

  「我也一樣,沒有你的世界,我也沒有留戀的必要但是,我更希望你能永遠的將我映在你心中,讓它伴隨著你永不離去────帝奇,看著我的眼睛。」

  聞言,男人稍微放鬆了手臂的力道,拉比仰首與帝奇俯下的臉龐對視,墨綠的星眸映出帝奇的倒影,原本滿懷其中的孤寂現在已被幸福取代。

  幾滴溫熱的液體落在少年的眼瞼上。

  拉比愣了愣,接著溫柔的撫過帝奇的眼窩,帶著憐惜與堅定以及淡淡的安慰。「永遠也不要忘記現在的感受,不管是對我的深深情迷,或是令人發狂的滾燙痛苦,經過時間的洗鍊,這些都會變成你內心最穩當的支柱。」

  他嚐過帝奇正在嚐的痛,也切身經歷過曾以為不會有結果的漫長等待,全憑著能再度感受戀人溫暖的信念,即使渺茫,他還是不曾放棄,咬著牙堅持過來,因此他更能從中領會,分離、相聚,再次的分離也意味著下一度的相聚。

  「你比我還自私啊小兔子────」悽愴的嗓音在玩笑的掩飾下更發苦澀,這時的帝奇,才真正的體認到,當時的自己要求拉比給自己傾心笑顏時,需要多大的勇氣去面對,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

  鏡的天空宛若毀壞的玻璃般漸漸剝落,落下的碎片幻成潔白的雪花在空氣中化為虛無,此時的拉比已經很難瞧見應有的形體,僅能依稀的捕捉輪廓。

  「沒錯,我很自私所以,如果我們能再相遇,你是不是也會像當時一樣自私的將我據為己有?」就如同當時身為諾亞的他,義無反顧的擄獲他的心那般……

  「就算你不願意,我也會這麼做!」帝奇不容置喙的扯開嗓音喊著,參雜了不願說出的疼痛,唇瓣開了又闔,抿了抿,最後勾起了溫柔以及掩飾不了的憮然的笑容。

  即便拉比無法瞧見這抹笑,這抹讓他深受吸引的笑靨,帝奇依舊為眼前的人兒綻放,儘管當中沒了男人原先的狂放不羈,多了分看盡一切的滄桑。

  少年心有靈犀的牽起一抹動人的笑,清秀的臉蛋寫著無悔與滿足。

  「小兔子我愛你我也絕對會再次找到你,到時候就算你不願意也不准你逃離我身邊。」他,從不輕易許下承諾,無論是諾亞的他,亦或是這世的他,畢竟期待是比任何謊言都要來得鋒利的雙面刃,稍一不慎便會遍體鱗傷,而此刻的誓言帝奇僅獻給自己靈魂中最緊密的羈絆,也代表他會不顧一切的兌現諾言。

  透明的手掌滑過男人早已被淚水浸濕的臉龐。

  「我等你,我等你來找我帝奇────

  我的心,永遠允許你搶奪,納為己有。

  早在踏上這條路的時候,就有了分別的覺悟。

  在最後的時刻還能得到戀人的擁抱,已經相當奢求。

  他知道,不論歲月如何變遷,外貌經過再大的改變,帝奇一定可以在茫茫人海中認出他。

  心靈的契合,只需要一個眼神就足夠確認。

  男人無法感受到臉頰上屬於少年的溫度,大手覆上拉比的手背,還來不及緊握,下一瞬,掌心的觸感頓時消散,懷中的軀體化成無數光點,散落在空中,彷彿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一樣,寬大的手掌下只剩自己皮膚的溫度,如此悲哀的溫度。

  帝奇垂下眼簾,望著空中最後的小光點慢慢消逝,接著放任身軀往後一仰,任憑黑暗吞沒。

  不管要花多久的時間,甚至是一輩子,永生永世,我也會找到你……

  你用淚水、思念以及生命換來的,我用我的生生世世來償還給你,知道這場考驗是沒有終點的苦痛,我依舊張開雙手接下它、歡迎它。

  只要,我們能再次陪伴彼此─────




  女孩強忍著在眼框中打轉的淚水,將男人難得的手寫稿整了整,抽起了放在一旁的面紙將淚水擦去。「沒想到你也能寫出這種故事,而且裡面的主角似乎並不只是單純和老師你同名而已。」

  根本就像現實的寫照,令人驚訝的是主角兩人擁有相同的性別,儘管同性相愛在這時代已經不稀奇,但是要眾人都接受這樣的作品實在很困難,可帝奇的作品卻有別於那些一般的文情,那是更深一個層面的描述。

  單純為愛的分別感到思念與苦澀,以及相處時的甜蜜和淡淡的愁緒,都生動得讓利娜莉沉浸在故事之中,胸口甚至隨著故事人物跟著緊悶、發疼,到最後根本忘了其實兩人都身為男性的事實,單純的因為人物的開心而開心,悲傷而悲傷,再三回味也不嫌膩。

  「───是啊,不會有下一本了。」男人吐了吐白霧,細長的眼眸望著煙絲飄散於空氣中。

  除了這本,他不打算寫其他任何有關愛的故事。

  畢竟,這就是他的全部,那是他用盡靈魂去愛的人。

  「光是這部作品就相當驚人了,我看這次出版以後老師你還有得忙了。」她幾乎能預想到這本書上市引起的軒然大波。

  男人只是勾起一抹笑,不打算做任何回應。

  利娜莉知道對方的意思,笑了笑,將原稿收進資料袋中,起身離去。

  「啊,對了,裡頭似乎沒有書名?」她從頭看到尾就是沒看到任何像是書名的備註。

  「書名啊……」帝奇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煙,緩緩吐出。「───就叫『鏡花水月』。」

  虛幻而不真實的邂逅,卻又真切的存在你我心中。




  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你的。

  然後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再把這本書推到你面前,炫耀著我對你的愛有多深切、多強烈、多苦悶────



  印刷出來的書籍,最後一頁頁尾有帝奇親手寫的一段話。






  小兔子,只要我靈魂還在,哪怕是無止盡的追尋,我都不會放棄,找到你以後我要親口告訴你……

────我愛你。







END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驅魔 緹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