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鏡花水月 08 帝拉


  眼廉,緩緩顫動,隨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象。

  「醒啦?看來你這幾天睡得不是很好嘛?」清澈的聲線點燃了熄滅在男人內心的火花,一發不可收拾。

  「喂,怎麼沒反───

  才覺得男人怎麼都沒啥動靜,接著少年撞進一副寬大的胸膛,肌膚感受到的是對方溫暖的體溫,鼻間則是充斥著屬於男人的菸草味氣息。

  明明不是什麼很好聞的氣味,卻勾起了被層層覆蓋的記憶。

  繃帶後的眼眸蒙上一層灰暗的光芒,隨後不著痕跡的平穩情緒,任由對方將自己摟在懷中。

  「我以為,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你了────」磁性的聲線有著難以察覺的顫抖,沁出淺顯的害怕。

  「聽你這樣說你似乎巴不得想見到我?」

  「是啊,這三天我可是茶不思飯不想的滿腦子只有小兔子你!」

  很快的,帝奇又恢復了以往打哈哈的口吻,甚至還變本加厲的將小傢伙的身軀更摟了近,結果換來對方的白眼。

  「夠了喔!給我拿開你的狼爪!」不留情的拍開摸到自己腰際的毛毛手,接著將男人推開。

  真是一點都大意不得

  牽起一抹放心的笑容,寬大的手掌撫上少年的臉龐,在繃帶的邊緣輕輕婆娑。

  「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某兔子驚訝。

  「什麼話啊!我對於小兔子的事可都是很尊重的。」大叔有些受傷的哀怨道。

  「你還是先說是什麼請求好了。」

  要是繼續在這個點打轉勢必要爭上好一段時間了。

  「───你願意讓我看看你的雙眼嗎?當然,如果不願意的話也不要勉強。」

  帝奇的問句不像正常的人那樣充滿好奇,而是帶著心疼與些許的惋惜。

  拉比沒有回答對方,只是低下頭,帝奇以為小傢伙是在猶豫,本想開口說聲不要緊,畢竟他也不想勉強小兔子做這種事,將尚未痊癒的傷口暴露出來絕對是相當難受的,尤其是表面已經痊癒,但深處卻繼續泛疼的創傷,更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去面對的。

  然而,出乎帝奇預料之外的,拉比緩緩的拆起繃帶,一圈又一圈,握著繃帶的手有些不穩,讓帝奇有衝動想阻止拉比的舉動,卻又不容許自己詆毀小傢伙拿出來面對的勇氣,只能戰戰兢兢的望著漸漸清晰的面容。

────拉比的五官很清秀。這是帝奇第一眼看見小傢伙真正面貌的第一個想法。

  濃密的眼簾慢慢的睜開,映入昏黃眼眸的是非常漂亮的祖母綠。

───他一直有種感覺,拉比的眼眸絕對是很動人的墨綠色,現在,更是證實了自己沒由來的篤定。

  對於自己直覺的算準對方的眸色感到沾沾自喜,同時讓他的內心脹滿了暖意,下一刻,卻像火被水澆熄那漾充滿了灰煙,自肺部到胸口,讓他忍不住屏住氣習。

  蒼翠的眼眸毫無焦距,看著這副模樣讓帝奇的喉間硬生生的竄上一股悶意,難掩的疼痛。

  「這樣,你滿意了?」和以往不同的冰冷音調,敲的帝奇霎時失去語言能力,只是再度將人攬進懷裡,少年明顯的感受到帝奇的肩膀不停地顫動。

───他做了什麼?

  因為自己急切的探究而深深的傷到眼前的少年,不該是這樣的───

  「────你失去的部份,由我來補回,若你看不見,我來代替你看,若你感到寂寞,我來讓你遺忘,若你感到悲傷,我來替你承擔,若你早已忘了該怎麼哭泣

  「我來替你哭……」尾音甚至帶有強烈的顫音,以及濃濃的不甘。

  最後一句話,幾乎快將拉比臉上的面具卸下,不知忘了多久早已不再掀起漣漪的情緒不能自己的捲起狂潮,但淌血的心滴滴都是警惕,他只能硬生生的將對方毫無保留的付出給摧殘殆盡

  少年不發一語,只是很輕、很輕的將兩人的距離拉了開。

  翡翠的眸染上很深刻的悲戚,透過月光的渲染更是飄邈的不安。

  「若你沒有那種意思,就不要對我太溫柔我不需要你的憐憫。」伸手,朝帝奇的身子一推,帝奇曾面對過這樣的情況,那是拉比強制將自己送回去的動作。

  他不會讓小傢伙再度將自己和他畫出界線。

  一次的痛心,便已足夠讓他清醒────

  下一秒,帝奇強硬的拉過拉比探出的手,在墨綠的驚訝下用力的將人禁錮在懷中,深情的嗓音在少年耳際迴盪。




  「我還沒有遲鈍到分不清憐憫的情緒,小兔子────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驅魔 緹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