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鏡花水月 07 帝拉


  湖畔中央,一名橘髮少年違背地心引力似的穩穩地佇立於湖面上,被繃帶纏繞的雙眼靜靜的望著從他來到鏡以來不曾變過的滿月,卻在自己找到帝奇的那一刻起有了陰晴圓缺,現在的月正是接近望的時刻,更是提醒著自己所擁有的時限已經不多。

  已經有三天沒有將夢連繫到帝奇身上了。

  他很明白這短暫的中斷聯繫是為了沉澱自己逐日來受到動搖的心,愈和帝奇相處,就愈是沉浸在對方給予的溫暖中,同時另外一面的他便會冷冷的告誡自己,一切的一切不過是逢場作戲,他若是認真了,那先前的努力就白費了。

───真的很殘忍。

  天天面對著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耳畔充斥的是對方笑鬧中帶有寵溺的嗓音,每一樣每一樣都是自己再熟識不過的,偏偏卻被禁止不能再往前跨越,只能戰戰兢兢的佇立於那條界線以外,期盼著可能降臨在身上的奇蹟。

  每天的相處,宛若上等的毒品,虛幻而折磨,隨著時光交替,讓他差一點就這麼沉溺於美好的假象中,無法自拔。

  他曾經是名書人,觀察力絕對比一般人要來得敏銳,這些天來男人對自己的態度已經相當明顯,差的就只是那臨門一腳。

  深深地吸了口氣,少年跪立於湖畔上,動作間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漣漪,透過繃帶少年望著的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所沉睡的地方。

  探出右手抵在湖面上,彷彿這樣做就可以捉住失去的時光,面對著緊迫的時間追趕,他更要沉下心,引領對方一步步的跳入自己精心設置的陷阱,那名為愛的深淵……

  「────是時候了。」

  三天的緩衝期已經足夠,就差最後一步他就可以拋開這副面具……

  不論最後結局是好是壞,他能做的,他便會盡力挽回────




  男人略顯煩躁的用指腹扒了扒卷髮,對於接下來的作品別說是構想了,根本連一點心思都沒放在上頭,滿腦子只有同樣的困惑。

────已經三天了。

  這三天他沒有作任何夢,而是安穩的一覺到天亮,照理來說沒有了夢對精神上的幫助是正面的,應該要更有朝氣才是,然而帝奇的臉彷彿別人欠了他好幾百萬似的,陰沉的連小孩都可以嚇哭。

  就在他好不容易察覺了拉比對自己的重要性以後,才發現自己與對方唯一的羈絆被毫不留情的斬斷,起初還以為是自己神經質,說不定隔天就能再度見到對方開朗的臉龐,沒想到一連過了三天,完全沒有任何消息。

  這讓他感到相當無力與焦躁。

  也因此才讓他更加看清,原來小傢伙早已在自己的內心占下不小的位置

  將桌上捻了一堆煙屁股的菸灰缸倒入垃圾桶以後,自家的門鈴正好在此時響起。

  男人不是很愉快的跺至玄關,拉開門,映入琥珀的是許久未見的友人,很難得的柔和了平常總是顯的冷淡的目光。

  善於隱藏自己心思的帝奇很快的調整好情緒,打著哈哈的問。「真稀奇,是什麼風把你們吹來的?───神田、亞連?」




  「你覺得帝奇聽得進我的勸嗎?」亞連吃著手中第42串糯米丸子,有些拿不準的問著身旁的戀人。

  「該做的你都做了,剩下的是看他自己。」神田手中抱著自家豆芽說是要當成點心的8盒(12串裝)丸子,有些冷淡的答。

  「也是,希望他真的能聽進去。」

  只是,很多時候當一個人認定了一件事,即便對或錯,就算旁人如何苦口婆心也是徒勞無功的。

  只希望,在帝奇面對抉擇時可以想起自己曾經叮嚀過的事情,這樣,這一趟就不虛此行了。

────當然可以吃到各種口味的糯米丸子也是不錯的體驗。




  夜幕低垂,男人靜臥在柔軟的床鋪上,腦海裡迴盪的是今早友人帶來的口信。

  他知道,亞連的占卜一向沒有出錯過,這次想必是發現了對自己影響重大的事情才會千里迢迢的趕過來,親自告知他。

  「請記得,近期出現在你身旁任何不切實際的人物,都要抱有一定的距離與懷疑──

  「踏錯了一步,換來的是永遠也彌補不了的缺口。」

  這是亞連臨走前,給帝奇的忠告。



  琥珀的眼眸緩緩闔上,堅定了內心的決定。



theme : D.Gray-man★
genre : 漫畫卡通

tag : 驅魔少年 帝拉 驅魔 緹拉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自我介紹

MORI森實

Author:MORI森實
我是森森XD

喜歡的CP有
驅魔少年:帝拉(主打)、迪拉(雙拉)、神拉、ALL拉(咦)、神亞(目前愛火已熄滅||)
青之驅魔師:志摩燐(主打)、ALL燐、志摩兄弟(廉受、柔金)、惡魔兄弟、藤梅、子貓(?)
夏目友人帳:名夏、ALL夏
神鑰(聿暘著):冷朔

歡迎同好交流!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類別
三不管地帶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